兩種天份

超凡的人(時常)會以為自己無困難的東西是理所當然地無困難的。他們以為其他人都和他們一樣,所以其他人並不需要特意向他們學習。有時,超凡的才能甚至成為了超凡的人潛意識的一部分。他們運用才能時,連想也不用想,導致他們運用了超凡的才能也不知道。

例如,我以前有一科的老師本身學科的知識學養很出眾。但是,很多時候,我問他問題時,他一開始答,就答(例如)第十二步的東西。他沒有講開頭的十一步,導致我很難理解他的答案。哪為什麼他不說之前的十一步?是不是他特意為難我呢?

不是。我估計原因是,他覺得頭十一步太明顯,不需要教。

(安:甚至他不知道有頭十一步。你的第十二步,其實是他的第一步。)

我以前教書時都有這個現象。所以教學經驗很重要。它可以令你知道其他人其實感受不到你以為很明顯的東西。教學天份和學術天份本身是兩樣東西。例如教物理,要教得好的話,是需要兩種天份合在一起,變成一種完整的 “教物理” 天份。我是教了一年書後,才可以有辦法知道你層次在哪裏、你在哪一步開始不明白、對你來說怎才算是 “一步”。然後,將那些步驟拆到足夠細小,適合你吸收為止。

(安:所以如果用這個準則在衡量老師的好壞,根據自然定律,好的老師是極少數。那是因為要一個人本身學養高,機會已經很小。而同時要他教學技巧好,機會就更小。)

我以前也向學生講過類似的說話。如果每一萬人有一個人物理好。而每一萬人有一個人教學好。那樣,教物理教得好的人,每一億人就只有一個。

— Me@2010.02.10

2010.02.10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