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博士(製作特輯)

那是我的「智力理論」。那時我寫的東西,現在的我未必同意。但是,我的「以專攻博論」,會有一些有趣的想法。

寫那幾篇文章的過程,是我對自己所做的一個「腦部實驗」。我不知道接著會寫什麼,仍然可以繼續寫。而最後的所得的整體,好像事前組織過一樣。

「我不知道接著會寫什麼」有兩個意思。

第一是宏觀方面。對於整個文章系列來說,我在寫那系列的任何一篇文章時,我都不知道寫完那一篇後,下一篇會寫什麼。我對該系列只有一個模糊的方向,而不是具體的內容。所以,當事後發現整個系列好像有故事結構時,我覺得很神奇。我發現人腦原來有這個能力:在事先沒有計劃的情況下,也可以寫出事後貌似有脈絡的文章。

第二是微觀方面。對於系列中的任何一篇文章來說,開始寫時我只有題目。寫完該篇之前,我也不知道我會寫什麼。每次寫,都會有突如奇來的新意念出來。而那些「新意念」,往往是對我自己有很大的幫助,為我解決了(寫該篇文章之前)原本還未解決的問題。

— Me@2010.04.28

I think it’s far more important to write well than most people realize. Writing doesn’t just communicate ideas; it generates them. If you’re bad at writing and don’t like to do it, you’ll miss out on most of the ideas writing would have generated.

— Paul Graham

2010.04.29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