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部電腦 1.2

Windows, 3.2 | Copy Me, 4.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3 月 20 日的對話。

.

這就是重點是:那沒有一個,一定的標籤方法。那要視乎上文下理。相對於一個情境之下,哪一個標籤比較方便,就用那一個。

自我身份問題,有同樣的特性。如果我問「怎樣為之『同一個』自我」,雖然有一個,相對客觀的標籤方法,但都沒有一個,百份之一百,絕對客觀的標準答案。

例如,「十年前的我」和「今天的我」,外貌稍有不同,性格不盡相似,年齡天壤之別。那樣,他們還算不算是「同一個」自我呢?

除了「取最方便有用」的標籤方法以外,另一個可以使用的標準,是 DNA(遺傳基因)。「十年前的我」和「今天的我」,無論有多大不同,至起碼,「他們」的遺傳基因,會百份百相同。這就是我所指「相對客觀的標籤方法」。這亦大概可以說是,法律上的定義。

但是,孖生兄弟都可以「遺傳基因百份百相同」。但你總不可以把他們,定義為「同一個」人,因為他們根本是兩個人。或者說,他們可以同一刻時間,在兩個不同的地方出現。所以,即使用了遺傳基因的異同,來辨別「是否『同一個』人」,也未能給你「一個百份之一百,絕對客觀的標準答案」。

— Me@2012.04.29

.

.

2012.04.29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