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報章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所以,我覺得我當年的目標是正確的。我年輕時,以為一生人有足夠時間,去學懂各門知識,所以企圖那樣做。所以,我當年大學選科時就想,如果我主修物理,我只會是一個在物理系中,一個「考不到第一」的學生。 

(安:為什麼呢?)

以我當時對自己的瞭解,在物理方面,我有足夠智力,去做物理系中,頭幾名的學生;但我尚未有足夠智力,去做物理系中,考第一的那一個。換句話說,在知識發展上,我只能做到一個,沒有什麼特別的物理學生。 

但是,如果我可以主修工程,副修物理的話,我就既是一個與別不同物理學生,又會是一個與別不同的工程學生。

(安:但是,要兼顧兩者,工作量自然大很多。)

無錯。但是,正正是因為困難,才會格外可貴。況且,大學時代再辛苦,也不及中學時代的高考時期吧?

雖然,最後我只能選修到,一科「量子力學」和一科「相對論」,不能得到一個完整的副修課程,但是,正正是因為那兩科,令我有足夠資歷,去報讀物理碩士。長遠來說,我的知識領域,大過一般的「物理畢業生」或「工程畢業生」很多。

— Me@2014.05.08

2014.05.09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