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決定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甚至,再有一個可能是,它們極端地兼容 — 其中一方直情建基於,另外一方。

前人提出過,如果沒有「注定」(物理等自然定律),人或其他生命體,就根本不可能有「自由意志」。

例如,你想拿起一隻茶杯。因為你有自由意志,所以可以由腦部下指令,訊號由神經線傳達到手部,拿起茶杯。手部正正是因為是「注定」的,即是受制於自然定律,才保證必會執行,腦部的指令。

試想想,如果手部未必根據自然定律來行事,它就不一定會執行,你心中的目標。那樣,你(腦部)反而就沒有自由意志,因為手部的動作根本是隨機的,不一定會把你(例如「拿起茶杯」)的意志,化成現實。

如果所有東西也是注定的,你就沒有自由。如果所有東西也是隨機(不注定)的,你也沒有自由。換句話說,「自由」是既建基於「注定」, 亦建基於「不注定」,缺一不可。

所以,「自由」和「注定」的關係是,「自由」建基於「注定」。

它們的關係,有點像「著佐權」(copyleft)和「著作權」(copyright)。

字面上,兩者相反 — 前者是「反版權」,後者是「版權」。實際上,「著佐權」不是「反版權」。「著佐權」建基於「著作權」。正如我在幾個星期之前所講:

Copyleft 的確切執行,建基於完善的 copyright 制度。

當一個地區的著作權(copyright)制度,尚未成熟時,著佐權(copyleft)不能有效發展。

— Me@2015-06-21

2015.06.23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