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舊戲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

如果,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我當時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問:那亦可能只是你的誤會。按常理,程度較低的人不會知道,所謂「程度高的人或說話」的真假。

例如,如果你沒有學過物理,當一個物理學家,介紹核電廠如何運作時,其實,你並不會百分百肯定,他講的東西,是真還是假;除非,他的言論,明顯自相矛盾;那樣,你就可以立刻肯定,那是假的。)

所以,我只提及「可信度」,而沒有一口斷定「真假」。

其實,有更日常生活的例子:

我因為不是醫生,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有病時才會考慮去醫生。而正正是因為,我的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我並沒有能力,可以肯定一個醫生的建議是正確的。但是,我總不有能因為那樣,而任何情況下,都不去看醫生。

判斷一位醫生可不可信,唯有靠(他人或自己)的實證。

合理的做法是,如果一個醫生的建議,通常令你的病情舒緩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可信」。相反,如果一個醫生的治療,只是「間中」令你病情舒緩,而「間中」到一個程度,令你覺得那跟隨機沒有分別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不可信」。

——

當然,「瀕死經驗」並沒有所謂「實證」。你總不能叫我,刻意製造「瀕死經驗」,冒生命危險,去檢驗其真偽。

但是,留意,即使是剛才「判別醫生說話真偽」的例子,所講的「實證」,其實也只是,間接的實證。如果你要直接的實證,你就真的需要,先入醫學院,受訓成為醫生,才接近百分百地肯定,其他醫生的建議,是真還是假。

但是,那成本太高。在一般情況下,常人也不應那麼誇張。利用一個醫生的治療準繩度,來釐定其可信度,才是合理可行的方法。

——

同理,如果某人(甲)宣稱,經歷過「瀕死經驗」,而你又想「判別其真假」的話,你可以用以下的幾個方法。

(留意,這裡的「判別其真假」只是「評價其可信度」的簡寫。剛才你也提到,要百分百地證明,某些言論是真的,是沒有可能的。)

.

第一,甲所講的瀕死經驗,和其他曾經瀕死人士的講法,有何異同。

第二,會不會甲其實根本未曾有過瀕死經驗,只是道聽途說,人云亦云而已。

這一點非常難考證。以下的則比較容易觀察。

第三,瀕死經驗中,他所領悟到的道理,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一般道理的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 Me@2018-10-26 08:48:21 PM

.

.

2018.10.26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