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Chan 時光機 3.3

他答了我很久,阻礙了他的工作,十分抱歉,萬分感激。

.

他當時和我對話的最大作用是,在我在最無助時,舒緩了我的情緒。

至於在長遠上、實際上,讀書時所需的策略設計、時間編排 和 心態管理,則未有提供。

.

當然,要他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答了我物理問題後,再要完整設計一個,適合我溫習時間表,是沒有可能的。

.

那些所謂的「策略設計、時間編排 和 心態管理」,雖然當年不知道,但在之後讀預科、大學本科、研究院時,經過無數的撞板碰壁後,二十九歲時有所領悟。

(問:你研究院碩士畢業時,才二十四歲。為什麼要在二十九歲時,才有所領悟?)

當然,經驗是一年比一年多。

「二十九歲時才有所領悟」的意思是,我在那時才有一個,(我覺得)完整的讀書策略體系,適合大部分人使用。

如果有一個特級極超聰明的人,當然就毋須所謂「策略」。但是,不幸地,我並不是那類人。我相信,我提議的方法,適合那些像我一樣,不太聰明,智力正常的人。

(問:你又怎樣知道,你的讀書策略體系完整,適合大部分人使用?)

當然不會百分百肯定,亦不會有方法,可以去百分百的證實。但是,有一定證據,因為碩士後,我到過高中教書三年;發現了原來我當年,有關讀書的心理或情緒問題,竟然大部人也有。

What is most personal is most general.

— Carl Rogers

另外,之後我重回大學,讀第二個碩士。再做學生後,令我深層領會我那時(28歲)和當年(17歲)的讀書問題。

(問:那些是什麼問題?)

問題太多,不能盡錄。但願有一天,我有時間,把那些問題,一一詳述,令到其他人,毋須再犯。

而這正正是這個網站的作用。

.

如果可以用時光機,把那些讀書策略傳送到 16 歲時的自己,而又只能夠長話短說的話,我會提醒自己,

不要企圖去,違反「自然定律」。 

比喻說,如果你企圖把二公升的水,倒進只有一公升的杯中,悲劇注定會發生。

同理,如果有一件工作,正常人要花十小時,才能圓滿完成,而我企圖去,僅僅用五小時的話,質素必然會奇差。

— Me@2020-01-20 10:26:20 PM

.

.

2020.01.20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