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線驅動程式 1.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10 月 14 日的對話。

.

答覆我一句,聘請還是不聘請,並不是問題。最滋擾人的是,不置可否。

「究竟那間補習社會聘請我,我應該等待那份工作,還是立刻找其他呢?」

記住,大概而然:

需要對方行動的事情,對方「不置可否」這行動本身,就已代表了「否」,即婉拒。婉拒者,婉轉地拒絶也。例如,你向心上人表白,但她很長時間後,例如一星期,仍然沒有回覆。

需要你方主動的項目,對方「不置可否」這行動本身,就已代表了「可」,即默許。默許者,沉默地允許也。例如,你看到一枚戒指很美,問女朋友:「買給你好嗎?」她不出聲的話,就即是「要」。

這大原則未必準確,但亦所差無幾。

當然,最終我也只能,找其他工作。我在報紙中的招聘廣告中,找到這裡的一份數學助教工作。 我其實不是找「中學教師」的工作。我曾經立志,做中學教師。

我在中六預科,一堂純數學課中,覺得老師講得很好,心裡有感而發:「大個千萬不要做中學教師。」否則,在事業上,我將要花數十年的時間,循環同一年。

我當時找助教工作,只視作臨時的唯生措施。只不過到簽約時,校長問如果給三班給我教好不好。薪金高一節,我當然說好。

先教兩年中學,之後我才回去讀物理,都算是可取的人生軌跡。

— Me@2022-04-12 11:34:16 AM

.

.

2022.04.12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