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害取其輕 10.2

The least of all evils, 10.2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15 日的對話。

.

「眾害之最輕」有時可以零,有時不可以零。你只能客觀面對,不能主觀判斷。換句話說,「眾害之最輕」不一定「可以零」,亦不一定「不可以零」。

記住,主觀意願不成理據。任何人在,沒有足夠理據的情況下,認為某事選擇的「眾害之最輕」必為零,或者認為「眾害之最輕」必不為零,都是狂妄;要麼是蠢,要麼是壞,通常又蠢又壞。

.

不可為零的眾害之最輕,簡稱「必要之惡」。

愚善的人往往認為,任何情況下,任何人的任何痛苦,都可以驅除,或應該驅除。他們移除「必要之惡」時,引發「不必要之惡」,帶來更大的痛苦。例如,移除工作之痛,卻換來捱餓之苦。

又例如,任何學問,必有必須背誦的地方。但是,竟然有人提倡「背誦是苦,所以應該只需要理解,而毋須背誦」。我年輕時錯信這點,誤了學業。正確的取向是:

1. 理解後背誦

2. 有用的東西就背

3. 無用的東西就不背

.

愚賤之人的邪惡,則是另一個極端。他們認為,任何情況下,痛苦都無可避免。以「眾害取其輕」為名,把「不必要之惡」標籤為「必要之惡」,讓自己及他人承受著大量,不必要的痛苦。

例如,有一科目的考試,有大量零碎,而沒有用的東西要背誦。我向講師反映時,他卻說:「這科的性質是這樣的。」

我當時心想,這科考試考什麼,其實全由他設計;他有絕對權力,在那科之中,選擇有用的內容來出題。

.

又例如,工作固然是苦,但卻可分成,有用之苦(必要之惡)和無用之苦(額外之惡)。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辭職的原因往往不是,工作本質困難到,你承受不到;而是上司緣於個人的喜好或誤解,僭建了很多不相干的工序環節。而跟他反映時,他卻會覺得,工作有困難在所難免,年青人不要怕吃苦。

他不知道,那其實並非「必要之苦」,而是他在自製的災難。

— Me@2022-10-11 11:39:33 PM

.

.

2022.10.12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