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巧管理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11 日的對話。

.

有時,你可能收集了,太多重要的讀書技巧,有吃不消的感覺。你可以這樣處理:

第一,你要意識到,讀書技巧夠用就可以。你並沒有必要,學懂或者執行,「所有」的讀書技巧。

第二,你試試每次,只針對一個問題,只執行一個讀書技巧,把它用到最盡為止。例如,我所講的「魔法筆記」技巧,並不只適用於數學科。你在其他科中,亦應大量使用。

到該個技巧自動運作時,你讀書上的下一個問題,自然會浮現出來。那時,你才考慮嘗試,下一個讀書技巧,針對該個新問題。

— Me@2015.06.29

.

.

2015.07.02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心靈報章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所以,我覺得我當年的目標是正確的。我年輕時,以為一生人有足夠時間,去學懂各門知識,所以企圖那樣做。所以,我當年大學選科時就想,如果我主修物理,我只會是一個在物理系中,一個「考不到第一」的學生。 

(安:為什麼呢?)

以我當時對自己的瞭解,在物理方面,我有足夠智力,去做物理系中,頭幾名的學生;但我尚未有足夠智力,去做物理系中,考第一的那一個。換句話說,在知識發展上,我只能做到一個,沒有什麼特別的物理學生。 

但是,如果我可以主修工程,副修物理的話,我就既是一個與別不同物理學生,又會是一個與別不同的工程學生。

(安:但是,要兼顧兩者,工作量自然大很多。)

無錯。但是,正正是因為困難,才會格外可貴。況且,大學時代再辛苦,也不及中學時代的高考時期吧?

雖然,最後我只能選修到,一科「量子力學」和一科「相對論」,不能得到一個完整的副修課程,但是,正正是因為那兩科,令我有足夠資歷,去報讀物理碩士。長遠來說,我的知識領域,大過一般的「物理畢業生」或「工程畢業生」很多。

— Me@2014.05.08

2014.05.09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學派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一生的時間很短暫,不足夠寫,所有寫得出,而又對人很有用的文章。所以,我正在思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可以解決,不算是什麼大問題。

(安:用李生的方法,先將最核心的東西寫出來。)

無錯。就是用這個方法。

(安:那樣,自然有後人,發展那些核心東西的技術細節。漸漸地,甚至演變成一個學派。)

然後,根據「假名定律」,你會發現,那個學派中的大部分意見,也不是我原本的學說。「失真」和「僭建」的情況,會十分嚴重。

— Me@2014.04.17

2014.04.19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量子力學 1.13.2 (外傳)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這個問題,可以用剛才討論的那個例子來理解:

那彷彿就好像,你中了彩票,獲得了一千億元的獎金,存入了你的銀行戶口。但是,銀行的職員跟你說,你每日最多只能從那個戶口中,提款一百元。你就立刻發覺,窮你一生,甚至是十世的時間,都不能用盡那一千億元。如果你的朋友問你:「你是否擁有一千億元?」

你就唯有無奈地答:「那要視乎你『擁有』的定義。擁有而不能用,還算不算是『擁有』呢?」

(安:但是,你又真的可以,從那一千億元的戶口之中,每天提取一百元去用。因為那些一百元,始終是來自那一千億元的,你不能說,那一千億元完全沒有用,完全不屬於你。)

無錯。

可信而不可用,還有資格叫做「可信」嗎?

那要視乎你「可信」的定義。

(安:等一等。其實這個例子很有趣,彷彿正在講述「個人潛能」似的。

每人出世時也有無限的希望,帶著價值一千億元的潛能。但是,每天可以提取的潛能不多,而一生人的生命卻又十分短促。平均而言,一生人大概只有,三萬至四萬日的時間。那樣,一生人就只能把自己,約略萬分之一的潛能,化成現實。)

無錯,那實在十分可惜。

不過,人類發展各門知識和發明各種科技,本身既是「化潛能為實在」的過程,同時又是逐步解決「人生苦短」這問題的手段。知識為人,節省很多無謂時間。機器為人,承受很多沉悶工序。

另外,釋放潛能,雖則極為重要,但也只是人生的其中一個意義,並非全部。

— Me@2013.09.28

You can do anything, but not everything.

– David Allen

2013.09.29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心懷混亂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I tell you: one must have chaos within oneself, to give birth to a dancing star.

– Friedrich Nietzsche

我覺得「種子論」這個名稱,翻譯得很好。「種子論」既沒有資料內容上的漏洞,亦沒有教學表達上的缺憾。

(安:李教授都時常用「種子」做比喻。例如,他會講「功夫種子」。有些做人道理,會因為你的年紀太小,學了也不完全明白。你只會知其大概,而不會立刻真切感受到,那些道理的深刻意思。但是,即使只知其大概,也應該不斷學,因為二十歲學了的道理,其實是「功夫種子」。假以時日,它們就會發芽。   

到二十八歲時,你會「突然」明白一些,意想不到的道理,令你想通了大部分人生問題,化解了大部分心靈死結。自此,你再不會時常心緒不寧。

那顯示了,你二十歲時,努力埋下的一大堆伏線,終於修成正果。那亦同時顯示了,在心理上,你年華已去,不再年青。你再不會像以往一樣,時常若有所思,激烈爆發創意。)

— Me@2012.12.12

人們必須在心中懷著混亂,為了能夠創造一個舞動的新星。

– 尼采

2012.12.12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A Word to the Wise

It turns out there is, and the key to the mystery is the old adage “a word to the wise is sufficient.” Because this phrase is not only overused, but overused in an indirect way (by prepending the subject to some advice), most people who’ve heard it don’t know what it means. What it means is that if someone is wise, all you have to do is say one word to them, and they’ll understand immediately. You don’t have to explain in detail; they’ll chase down all the implications.

— A Word to the Resourceful

— January 2012

— Paul Graham

2012.11.24 Saturday ACHK

機會率應試 1.5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6 月 8 日的對話。

(CYW:我思考機會率題目時,時常都會數漏了一些 cases(情況/事件的可能性)。那樣 … … 我不知如何問。)

不要緊,我大概估計到,你想問什麼。解決的方法是,你記錄下自己的錯誤,用以提醒將來的自己,不要再犯同一個錯誤。

(CYW:那我豈不是要記錄很多東西?)

無錯。你這個講法非常有見地。考試致勝之道是

always make new mistakes

(不斷犯新錯)

這兒有兩句。你看不看到有兩句?

第一句是「_always_ make new mistakes」。第二句是「always make _new_ mistakes」。要成功,一來要不斷不停地犯錯,二來要保證每個錯誤都是全新的。同一個錯誤,不可犯多過一次。留意,「全新」的意思是,不單是相對於自己來說,而且是相對於「全人類」來說。亦即是話,即使不是自己犯錯的運算錯誤,如果你已經見證過其他同學犯過,那對你來說,都是「舊錯誤」,不容再犯。

「為何那個同學,在考試時不會犯錯呢?」因為他在家裡大量做題目,把考試時人類所有可能犯的錯誤,都事先犯過一次,導致在考試時,對那些錯誤,都有免疫力。當然,他為了塑造一個「神人」的形象,通常也不會給你知道,家中溫習時的慘痛經歷。

情形就好像,「為什麼電視劇中的演員,說話十分暢順,從來沒有口吃的情況呢?」同一個場景,同一個「鏡頭」,同一句對白,電視台會不斷重複拍攝,直到「完成」為止。演員的說話暢順,只不過是電視台把所有「NG 鏡頭」都刪除罷了。

— Me@2012.11.02

2012.11.02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機會率應試 1.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6 月 8 日的對話。

「基礎類型」就好像是「積木方塊」;而「組合化身」就即是那堆「積木方塊」,所砌成的東西。「砌法」有很多,「積木」有很少。那如何令到自己,清晰看到那些「積木方塊」呢?

最理想是有理想的老師教你,直接給予你那些「積木方塊」。另外,你亦可以透過對比不同題目。例如,這題和那題的外表,雖然大大不同,但是,都同樣要用到「技巧甲」。那樣,「技巧甲」就是其中一塊「重要積木」。

我們之所以要有一雙眼,而不是一隻,是為了在任何時間,都可以在同一時刻,從同一個客觀環境中,接收到兩個稍為不同的主觀影像。從左右影像的差別,腦部可以判斷環境中,各個物件的深度,即是距離自己有多遠。兩隻眼看東西,才會有明顯的立體感。同理,透過對比同一個章節中的不同題目,你可以明確判斷,各個技巧的相對重要程度。亦即是話,哪些是核心?哪些是次要?哪些是技節?哪些是不相干?

你不用太擔心,因為那不算是額外的工作。我提議的「魔法筆記」系統,已經「內置」了「對比題目」的功能。如果你平日會做大量題目,而又習慣了每題收集重點的話,那些機會率題目的「基礎類型」,自然會盡收於你的「魔法筆記」之中。

— Me@2012.10.31

2012.10.31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機會率應試 1.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6 月 8 日的對話。

或者這樣,你試試不斷收集各種類型的機會率題目,於「魔法筆記」中。當你已經收集了四十類時,如果竟然再發現有第四十一類,你就應該退修這一科。

(CYW:退修這一科,豈不是會浪費了一年?)

浪費一年,總好過浪費兩年。

(HYC:Drop o左佢?!那樣,我會不夠科目升讀大學。)

那是最極端悲觀的情況,當然不易會發生。公開試中的機會率題目,大概不會有四十類那麼多吧。實情可能是有二十多類。如果只有二十多類,對年青人的頭腦來說,不會是困難,一定會記得到。

而且,我所講的「機會率題目類型」中的所謂「類型」,是指「基礎類型」。「基礎類型」即使不多,它們的組合可以千變萬化,可以有各式各樣的化身。換句話說,我要你收集的,是「基礎類型」,而不是它們的「組合化身」,除非是特別常見的「組合化身」。如果你發現往年的公開試中,機會率題目的類型,竟然有超過四十種的話,你大概是誤入歧途,不是真的在收集「基礎類型」。

— Me@2012.10.29

2012.10.29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Memory 5.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大明比小明聰明。小明在很多時候,處事能力沒有大明那麼高。所以,大部分情況下,大明的考試分數,都會比小明好。小明發覺沒有辦法,單憑智力去戰勝大明,長期心有不甘。於是,有一次,小明想暗算大明。但是,由於大明比小明足智多謀,他在事前就已經可以,化解了小明的詭計。

這篇文章,內廢而外不廢。

這篇文章,其實就好像「變形金剛」中的機械人。首先,原本只有一隻。然後,我把它複製成多四隻。接著,再把那五隻機械人,變成五種不同的形態。那樣,就可以把它們合體,變成一隻「大機械人」。

— Me@2012.10.12

2012.10.12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No reading

Many people don’t read nor listen because they don’t want other people minds “invade” theirs.

In short, they are dumb.

— Me@2012.08.07

ARIADNE
Why are they looking at me?

COBB
Because you’re changing things. My subconscious feels that someone else is creating the world. The more you change things, the quicker the projections converge on you.

ARIADNE
Converge?

COBB
They feel the foreign nature of the dreamer, and attack-like white blood cells fighting an infection.

ARIADNE
They’re going to attack us?

COBB
Just you, actually.

— Inception

2012.08.08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Lifeguards

If you want peace, prepare for war.

– Ancient Rome

Be always ready.

— 救生員格言

Studying academic knowledge is like constructing a dictionary. You will use only a little part of the dictionary. But the whole must be always ready there.

— Me@2011.10.17

2012.05.19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A Few Tricks

Every Mathematician Has Only a Few Tricks

A long time ago an older and well-known number theorist made some disparaging remarks about Paul Erdos’s work. You admire Erdos’s contributions to mathematics as much as I do, and I felt annoyed when the older mathematician flatly and definitively stated that all of Erdos’s work could be “reduced” to a few tricks which Erdos repeatedly relied on in his proofs.

What the number theorist did not realize is that other mathematicians, even the very best, also rely on a few tricks which they use over and over.

Take Hilbert. The second volume of Hilbert’s collected papers contains Hilbert’s papers in invariant theory. I have made a point of reading some of these papers with care. It is sad to note that some of Hilbert’s beautiful results have been completely forgotten. But on reading the proofs of Hilbert’s striking and deep theorems in invariant theory, it was surprising to verify that Hilbert’s proofs relied on the same few tricks. Even Hilbert had only a few tricks!

— Ten Lessons I Wish I Had Been Taught

— Gian-Carlo Rota

2012.05.13 Sunday ACHK

Collector 2

時間管理 4.2

After being as exhaustive as you can, you can be selective. As a beginner, you have to be exhaustive anyway: don’t think that other beginners can have any shortcuts. Remember, no one, even genius, can violate the principle of hardwork.

— Me@2008.10.28

2012.03.14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龍珠 2.2

種子意念 2.1.4 | 網誌時代 14.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3 月 20 日的對話。

「閱讀」會遇到類似的問題。以前年輕時,我會煩惱有太多書要閱讀。值得看的書實在有很多,不「全部」也閱讀的話,又好像有很大遺憾。每看少一本書,我就會損失一本書的知識和機遇。 

後來我發現,到了二十八歲左右,就開始沒有必要,去刻意閱讀一般的書籍。而我也再沒有那個動機。這個現象的原因是,閱讀越多,思考水平就會越高。相對於你來說,市面上書籍的水平就會降低。換句話說,閱讀越多,值得你看的書籍就會越少。

— Me@2012.02.18

2012.02.18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龍珠 2

種子意念 2.1.3 | 網誌時代 14.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3 月 20 日的對話。

寫作時,我應有的心態是,即使企圖傳授個人的全部知識,我亦沒有必要,把全部東西也寫出來。其實,只要把核心的東西齊集,我就毋須再寫其他。讀者有了「知識完備集合」以後,就可以隨時隨地,透過當中的「知識基礎向量」,去建構新知識,解決自己的問題。

情形就好像學習英文字母。讀者一日未學懂全部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一日的英文都會一頭霧水。但是,只要掌握了全部字母,他就可以開始學習任何英文生字詞語,而毋須再花時間,去學習新的英文字母。

— Me@2012.02.16

Give a man a fish and you feed him for a day.

Teach him how to fish and you feed him for a lifetime.

2012.02.16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種子意念 2.1.2

網誌時代 1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3 月 20 日的對話。

Every lecture should make only one main point.

The German philosopher G. W. F. Hegel wrote that any philosopher who uses the word “and” too often cannot be a good philosopher. I think he was right, at least insofar as lecturing goes. Every lecture should state one main point and repeat it over and over, like a theme with variations.

— Advice for the Young Scientist

— John Baez

與志同道合的人傾談時,我會在電光火石之間,同時爆發很多條思考線出來,令我「驚惶失措」,不知先講哪一樣比較好。

寫作時會有類似的問題。所以,我迫自己每日最多只寫一篇文章,而文章每篇最多只可以有一個(主要)新點子。那對我來說,有穩定思想、克制情緒的作用。

另外,寫作太多,其實沒有什麼大意思。一來,自己不會有那麼多的時間。二來,讀者亦不會全部閱讀。即使全部閱讀,他們也不會有足夠時間,去把學到的道理付諸實行。「道理」即是「方法」。方法,是用來解決問題的。不能實行,或者不實行的道理,是廢話廢字,不寫也罷。

寫一句讀者會確切執行的東西,勝過寫十篇看過就算的文章。真正重要的,不是我寫了什麼,而是讀者看到什麼、想到什麼 和 做到什麼。

— Me@2012.02.14

2012.02.14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知識完備集合 0

My theory of knowledge:

Collect a complete set of knowledge basis vectors. Then you can construct any knowledge vectors you like. That’s the “threshold” I mean.

When your reading amount has passed a threshold, you seldom need to read anymore.

— Me@2009.09.30

2011.12.14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