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遇創生論 1.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你只能控制因,不能控制果。事情結果,除了受你的因以外,還受千百萬樣其他因素影響。所以,人生的大目標之中,很多也只有極細的成功機會率。

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透過嘗試掌握,最多的自然定律(道理)和具體資訊(世情/情報),去把成功的機會率,稍為提高一點。但記住,只可以提高一點,不會很多。

或者說,從來沒有必定成功的途徑,只有保證失敗的方法。而保證失敗的主要方法有:

  1. 不懂道理

  2. 懂道理但缺乏足夠情報

刪除必敗之道,就有成功之機。

這個大統一理論的成員,包括(但不止於):

精簡圖:

種子論
反白論
間書原理
完備知識論

自由決定論

它們可以大統一的成因,在於它們除了各個自成一國外,還可以合體理解和應用。

而道理和情報之中,較為常用的,有「反白論」和「間書原理」。

「反白論」的意思是,現時的地球人間,極多的情況下,名義與實情都是相反的。

反白論 ~ 名實時常相反論

例如,真正的有利健康的食品,例如蘋果,你不會刻意標籤它,為「健康食品」。市面上,刻意標籤為「健康食品」的,通常也是人工製品,營養價値不及水果高,有時甚至有害。

又例如,小學畢業和中學畢業時,紀念冊也會寫「友誼永固」,正正是友誼不會永固,通常。長大後,仍然有聯絡的兒時同學,極端接近零。從來沒有「石頭永固」的口號,因為,石頭本身就永固。

再例如,通常國家名越長,包含越多形容詞,那個國家就越危險。國名中的形容詞,往往正正就是,那個國家沒有的東西。

As a rule of thumb, the more qualifiers there are before the name of a country, the more corrupt the rulers. A country called The Socialist People’s Democratic Republic of X is probably the last place in the world you’d want to live.

–- Paul Graham

又再例如,為什麼結婚時會「山盟海誓」?

正正是因為愛情關係,可說是眾多感情關係中,最不可靠的一種;正正是因為誓詞中的承諾,很多人也不能達到。不信的話,你可以查看,離婚率的高低。

又再又例如,

我認為,對我們來說,一個人,一個黨,一個軍隊,或者一個學校,如若不被敵人反對,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敵人同流合污了。如若被敵人反對,那就好了,那就證明我們同敵人劃清界線了。如若敵人起勁地反對我們,把我們說得一塌糊塗,一無是處,那就更好了,那就證明我們不但同敵人劃清了界線,而且證明我們的工作是很有成績的了。

「反白論」的應用在於,掌握以後,大大減少了,你被世人欺騙得到的比例。

而更上一層樓話,你更可以反世人之言而行。例如,你選擇工作時,再不會為了一個職位的名氣大而選它,因為「名氣大」通常代表「收入少」或者「不快樂」。否則,為什麼一份工作需要用「名氣大」作賣點呢?

你不會再考慮,一份工作的名氣大小。反而,你會先考慮其短期收入和長遠收入,再考慮自己的興趣。

— Me@2020-03-19 09:34:39 PM

.

.

2020.03.21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機遇創生論 1.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你可以花一生的時間,去令到自己受歡迎;但是,你的喪禮將會有多少人出席,還要視乎當日的天氣。

.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時,就應該立刻離開,讓東風做事,不要阻礙東風。

亦即是話,一件事情的發展結果,受眾多因素影響。有些你控制得到,有些你控制不到。你既要盡力處理,你控制得到的部分,亦同時要盡力去忽略,你控制不到的部分。

千萬不要干涉,大自然的內政,因為,那只會弄巧反拙。

例如,如果你想受人歡迎,你可以做的,就是認真工作,善待自已,以誠待人等。最終會不會受歡迎,那不在你控制範圍。

試想想,如果你企圖保證,自己受歡迎的話,情形會怎樣?

情形就是,你會不斷地提醒他人,你自己的存在。那只會為他人,帶來極大的滋擾。那反而會令你討厭。

原理上,你就應該化成磁鐵,盡其在我地,增加自身的吸引力。重點是,你只可以吸引,而不能拉扯。

正如磁鐵一樣,它只能吸引磁性物質。其他東西,並不會受其吸引。

題外話:而更重要的問題是,為什麼要追求「受歡迎」呢?「受歡迎」的好處,真的大於壞處嗎?

而「不要干涉大自然的內政」,並不代表,「種子論」是「被動」、「消極」的。或者說,那是有意義的「被動」和有策略的「消極」。

那並不是負面意思下的被動消極,原因是「種子論」的行動三部曲,其實也相當上進積極。

第一部,要盡你自己的能力,獲取最多的情報,有關哪裡的土壤,最有機會讓農作物茁壯成長。然後,在那些範圍播種。沒有種子,就不可能有果實。 

第二部,有種子,亦不一定會果實。所以,你要積極不做事,積極去等待。除了定期的灌溉和施肥等工序外,並沒有任何行動,令你可以保證某單一棵植物,一定開花結果。

第三部,而要訓練到自已,習慣在適當的地方和時間,去「積極不做事,積極去等待」的技巧是,先做其他東西,同時在其他土壤播種。

而這正正回應了第一部:正正是因為,在某一指定地方有成果的機會極細,你要在最多的土壤,灑下最多的機遇種子;而底線是,不要多到自己管理不到。

.

一件事情的發展結果,受眾多因素影響。有些你控制得到,有些你控制不到。你既要盡力處理,你控制得到的部分,亦同時要盡力去忽略,你控制不到的部分。

While we are free to choose our actions, we are not free to choose the consequences of those actions. Consequences are governed by natural law.

— 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

— Stephen R. Covey

那只是理論比喻。執行「種子論」的真正難度在於,有時,在事情完結前,很難去分清該事件中的哪些部分,是「可控部分」,而哪些部分,卻是「不可控部分」。

亦即是話,「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之中,哪些部分而要由「你」去「謀」,而哪些地方是由「天」去「成」,事前不一定知道。

所以,那不會有公式答案,只能靠自己或他人的學術知識和實際經驗。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change,

and the wisdom to distinguish the two.

「經驗」的近義詞,是「錯誤」。它們不同義的地方,在於「經驗」可以累積,「錯誤」不一定可以累積。

「種子論」的重點,並不是給予你,一條必勝的方程式。

「種子論」的重點是,令你知道,無論如何,你也會遇到無數次的失敗;那是正常不過的事。「種子論」的重點是,令你不再害怕失敗,從而,你會勇於嘗試,敢於超大量地犯錯。

「種子論」的重點是,重複犯同一個錯誤本身,並不能提高成功的機會率。

「種子論」所要求的「不斷犯錯」是,每次也是「新的錯誤」。「新錯誤」的意思,並不只是相對於你來說是「新」,而是相對全人類來說,都是「新」。

別人犯過的錯誤,你也不可以再犯。

一千萬次的失敗,可以兌換一次的成功。

而一次的成功,卻可以兌換一千萬次的應用。

— Me@2020-02-24 10:52:08 PM

.

.

2020.02.2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Unitarity, 2

Just as in the definition of a function in mathematics, two x values can map to the same y value, but one x value cannot map to two y values; the future is unique in classical physics.

In quantum mechanics, the uniqueness is not of the measurement results, but of the set of probabilities of the results.

— Me@2018-02-03 11:29:18 AM

.

With respected to a known state, the future is unique in classical physics.

In quantum mechanics, the set of probabilities is encoded in the wave function.

— Me@2020-02-21 06:25:52 PM

.

.

2020.02.22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機遇創生論 1.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還有,「人生攻略理論」令人聯想到很多東西,而大部分也不是,我們那個合體大理論的內容。

.

「緣份攻略」都不行,因為感覺有點怪。

(安:那就不如叫做「緣份理論」。)

「理論」很空泛。不應把「理論」,視為名字的一部分。

.

不如就直接收做「機械人生論」啦,因為那個大統一理論,其實就即是「人生攻略」。

這個大統一理論的成員,包括(但不止於):

精簡圖:

種子論
反白論
完備知識論

自由決定論

它們可以大統一的成因,在於它們除了各個自成一國外,還可以合體理解和應用。

.

詳細圖:

種子論 可遇不可求

你只能控制因,不能控制果。事情結果,除了受你的因以外,還受千百萬樣其他因素影響。所以,人生的大目標之中,很多也只有極細的成功機會率。

第一方面,如果你很努力做事,事情仍不能如你所願的話,不要覺得很奇怪。

第二方面,做事時,不要過份用力之外,亦不要在不適當的地方用力。

比喻說,你向心儀示愛後,就只能等待她的答覆,讓她決定,接不接受你的愛意。

示愛以後,並沒有任何東西你可以做,從而控制到她去喜歡你,因為,那是她的自由。

你唯一可以做的是,遠在示愛之前,就積極提升自己的外貌和人格等,從而提高,她喜歡你的機會率。

在適當的地方用力以後,要懂得「放手」,讓事情自己發展。

把手緊握 什麼都沒有
把手放開 你得到一切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時,就應該立刻離開,讓東風做事,不要阻礙東風。

亦即是話,一件事情的發展結果,受眾多因素影響。有些你控制得到,有些你控制不到。你既要盡力處理,你控制得到的部分,亦同時要盡力去忽略,你控制不到的部分。

千萬不要干涉,大自然的內政,因為,那只會弄巧反拙。

— Me@2020-02-15 07:17:00 AM

.

.

2020.02.15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機遇創生論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如果要把,我們討論過的理論,例如,自由決定論、反白論 和 種子論 等,像合體機械人般的形式,砌成一個大理論的話,你覺得那個大理論,名字應該是什麼?

那個大理論,必須有一個正式名字,以後討論問題需要它時,才容易提及。

(安:除了創作那個大理論的名字外,還有什麼話題?)

你想到那個大理論名字後,自然會引起很多新話題。

.

不過,我們討論的東西,太過廣泛,很難用一個名字,統攝全部。

.

不如直接收做「機械人論」?

(安:不行。我都想過這個名字。但它非常誤導。「合體機械人」只是比喻。整個理論和機械人無關。)

好。我們再一次釐清,現在的問題:

我們討論過的「自由決定論」、「種子論」和「完備知識論」(亦可名「完備人生論」),可不可以用一個名字,就捕捉到它們的精粹?

「副作用機械人」?

(安:不如直接用你的名字,命名那個理論。)

唔得喎。我的名字,要留待用於,更加偉大的東西上。

可以可以叫做「果實理論」?

「種子論」是起點,「果實論」是終點。然後,每個果實內,其實又有很多新種子。

.

「緣份管理學」?

(安:我覺得「管理學」好像令個理論降級了一點,因為一般而言,「管理學」並不是,太高深的學問。)

那怎麼辦?

「緣份機械人」?

(安:叫做「人生攻略理論」?)

不行。雖然尚算準確,但是不夠精采。

還有,「人生攻略理論」令人聯想到很多東西,而大部分也不是,我們那個合體大理論的內容。

.

「緣份攻略」都不行,因為感覺有點怪。

(安:那就不如叫做「緣份理論」。)

「理論」很空泛。不應把「理論」,視為名字的一部分。

— Me@2020-01-29 12:23:38 AM

.

.

2020.01.30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Determined by what?

If you say “an event is determined”, in order to be meaningful, you have to specify, explicitly or by context, that the event is determined by whom.

Similarly, if you say something is free, you have to specify “free from what” or “free with respect to what”. 

free ~ independent of

Without a grammatical object, the phrase “independent of” is meaningless, unless the context has implied what that grammatical object is.

— Me@2015-05-23

free [without an object] ~ free from everything

is meaningless, because the word “everything” is meaningful only if it has a context.

— Me@2017-07-20

2017.07.29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馬後炮

注定外傳 2.3.4 | Can it be Otherwise? 2.3.4

或者說,到頭來,你也是要根據「有沒有道理」這個原則,去判別一個想法,是不是「神的旨意」。

如果沒有「神的旨意」,你就要靠自己,判斷是非明白,決定行事策略。如果有「神的旨意」,你也要靠自己,判斷哪些意念想法,真的是「神的旨意」,應該跟隨執行。

換言之,即使有「神的旨意」,你並不會在一件事發生之前,(在毋須自己判斷的情況下,)就知道那是不是「神的旨意」。

你至多只可以在,該件事件發生後,根據它的結果好壞,把它歸類為「神的旨意」或否。

但是,那又會令我們回到,今天討論的起點:

以往的事是注定的;未來之事不完全注定。

即使有些未來之事是注定的,你也不會在事前,百分之百肯定地知道,那注定的結果是,眾多可能性的哪一個。

既然就算有注定,你也不知注定為何;事情注定與否,對你又怎會有影響呢? 

— Me@2017-02-03 04:15:54 PM

2017.02.03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3.3

Can it be Otherwise? 2.3.3

對於未來之事,究竟注定與否,並不會指引到你,如何做決定。世事「必然」與否,對你的日常生活,不會構成影響。

彷彿是「神的旨意」一樣 — 即使有「神的旨意」,它並不能指引你,去做最佳的決定。

(問:為什麼呢?

如果知道「神的旨意」,而我又跟著「神的旨意」去行事的話,那不就是「最佳的決定」嗎?)

你試想想,你怎樣可以知道,「神的旨意」是什麼呢?

(問:如果有神明存在,神明可能透過我的靈感,去指引我。)

那樣,當你有靈機一觸的感覺時,你怎樣可能知道,那是真正的靈感(神的指示)、魔鬼的誤導、自己的創意,還是隨機的幻覺呢?

(問:如果有道理的,那就可能是「神的旨意」。

如果那些道理十分深刻,深刻到在自己在一般狀態下,也很難想到的,那就極有可能是「神的旨意」。

相反,那個所謂「靈感」,其實指示著我去做壞事,那就應視為「魔鬼的誤導」。)

在靈感有道理時,你怎樣知道,那是來自「神的指示」,還是「自己創意」呢?

依照你的講法,你是根據那個靈感想法,有沒有道理,去決定是否附諸實行,而不是那個靈感想法本身,是不是「神的旨意」;因為,你並不會在毋須任何判斷的情況下,就知道那個靈感,是不是「神的旨意」。

或者說,到頭來,你也是要根據「有沒有道理」這個原則,去判別一個想法,是不是「神的旨意」。

如果沒有「神的旨意」,你就要靠自己,判斷是非明白,決定行事策略。如果有「神的旨意」,你也要靠自己,判斷哪些意念想法,真的是「神的旨意」,應該跟隨執行。

— Me@2016-12-30 03:37:35 PM

2017.01.01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3.2

Can it be Otherwise? 2.3.2

在討論「自由決定」這問題時,必須先行釐清「有沒有自由意志」,究竟是什麼意思。「沒有自由意志」的意思,起碼有兩個可能。  

其中一個版本是,針對外在因素 — 有時,你想選擇一條路,但是,因為受制於外在因素,唯有違反原本意圖,改為選擇另一選項。多數人也會把這個情況,歸類為「沒有自由意志」。少數人會把這個情況,標籤為「仍然有自由意志」,因為你仍然可以思考,有自己的意向;你只是「沒有自由行動」,而不是「沒有自由意志」。

另一個版本,則針對內在因素 — 有時,連你那個選擇想法本身,根本也沒有自由;換句話說,你的原本意圖是什麼,其實也是受制於各項因素。 這個情況是,絕對的「沒有自由意志」。

如果在討論「自由決定」這問題時,沒有共識「沒有自由意志」是,用眾多可能意思的哪一個的話,討論不會有進展。

— Me@2016-10-15 06:10:12 AM

2016.10.15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4.0

Can it be Otherwise? 4.0

One of the major difficulties of free-will-VS-determinism problem is its “always-meta” nature.

— Me@2016-08-19 09:00:14 AM

You can will to act, but not will to will.

Man can do what he wants, but he cannot will what he wants.

You can do what you will, but in any given moment of your life you can will only one definite thing and absolutely nothing other than that one thing. 

— Schopenhauer

你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來決定和行動;但是,你不可以控制自己的意願。即使可以,你也不可以控制,自己意願的意願。

— Me@2016-01-06 06:50:56 PM

By definition, will is a first cause. So you cannot control it.

— Me@2016-01-06 06:55:13 PM

2016.08.22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3.0

Can it be Otherwise? 3.0

現在不如沿著另一個方向研究:

第一個可能,是「人有自由」。

第二和第三個可能,也是「人沒有自由」,只是原因不同(完全相反)。

有沒有自由,對你的生活有什麼影響?

還是,無論有沒有自由,你的生活其實沒有差別?

簡單起見,三個可能之中,我們暫時只討論頭兩個:

1. 人有自由;

2. 因為一切皆注定,人沒有自由。

(問:應該有差別吧?

如果我有自由,我就有機會透過自己的努力,去改善生活。那樣,我自然會積極一點。)

有很多人懶惰,並不是因為他們覺得,人沒有自由;而只是因為,(例如)他們不喜歡努力。

如果人有自由,自然有一部分人會利用其自由,選擇不努力。

留意,「覺得自己有自由」和「自己有自由」是兩回事。但是,無論是哪一回,都不一定會導致自己積極。

「積不積極」主要取決於性格和際遇;與「自己有沒有自由」,或者「覺得自己有沒有自由」,沒有什麼大關係。 

(問:如果「人沒有自由」呢?那大概不可能積極吧?

如果一切皆注定,我就沒有機會,改變任何事情的結果。那樣,我自然不會選擇,積極去做事,因為,積極來也沒有用。例不如,消極一點,以免浪費心機。)

既然一切皆注定,你又如何可以「選擇」消極呢?

如果一切皆注定,你積極還是消極,不在你控制。

如果一切皆注定,自然有些人注定積極,有些人注定消極。

無論你有什麼行動,或者有什麼態度 ,你既可以解釋成,因為「自己有自由」;亦可以解釋成,因為「一切皆注定」。

例如,當別人問你,為什麼做事那麼積極時,你可以答:「因為我有自由,我要提升我的人生」;你亦可以答:「命中注定我那麼積極,我也沒有辦法改變。」

又例如,當別人問你,為什麼做事那麼消極時,你可以答:「因為我有自由,那是我的選擇」;你亦可以答:「一切皆為注定,我沒有辦法改變,努力來也沒有意思。」

— Me@2016-07-04 11:21:49 PM

2016.07.0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7

Can it be Otherwise? 2.7

之前提過:

如果沒有『注定』(物理等自然定律),人或其他生命體,就根本不可能有『自由意志』。

例如,你想拿起一隻茶杯。因為你有自由意志,所以可以由腦部下指令,訊號由神經線傳達到手部,拿起茶杯。手部正正是因為是『注定』的,即是受制於自然定律,才保證必會執行,腦部的指令。

試想想,如果手部未必根據自然定律來行事,它就不一定會執行,你心中的目標。那樣,你(腦部)反而就沒有自由意志,因為手部的動作根本是隨機的,不一定會把你(例如『拿起茶杯』)的意志,化成現實。

如果所有東西也是注定的,你就沒有自由。如果所有東西也是隨機(不注定)的,你也沒有自由。

(問:那即是話,如果人或其他生命體有自由,現實就是部分注定、部分不注定。

另一個可能是,任誰也沒有自由,所有東西也是注定。)

其實還有第三個可能是,任誰也沒有自由,所有東西也是隨機的。

(問:那樣,現實是三者中的哪一個?)

之前已經討論過,不再詳談:

只要答到這個問題,你就會知道,某一件事件是否「注定」,或者「必然」。

但是,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相同」的意思;而兩個情境「是否相同」,又取決於「相對於哪個『觀測準確度』而言」。

換句話說,某一件事件是否「必然」,不會是絕對的;而是相對於某個「觀測準確度」而言。

現在不如沿著另一個方向研究:

第一個可能是「人有自由」。

第二和第三個可能也是「人沒有自由」,只是原因不同(完全相反)。

有沒有自由,對你的生活有什麼影響?

還是,無論有沒有自由,你的生活其實沒有差別?

— Me@2016-05-30 10:28:37 AM

2016.05.30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6

Can it be Otherwise? 2.6 | The Beginning of Time, 7.3

還有,「宇宙」這個詞語,其實分析下去,是不合法的,因為「宇宙」的意思,就是「所有事物」。

而「所有」這個詞語的意思,是相對的,因為「所有」,即是「百分之一百」。

在沒有一個基數時,講「百分之一百」,其實不會知道,是指多少數量。同理,在沒有上文下理時,講「所有」,其實不太知道,是指什麼意思。例如,「所有人」即是有「多少人」呢?

沒有明確的上文下理,「所有人」自然沒有明確的意思。

詳情請參閱,我以往有關「所有」的文章,例如:

相反,如果有明確的上文下理,就自然有明確的意思。例如,『三十元中的百分之一百』,就很明顯是指,那三十元。

又例如,『這間屋的所有人』,都有明確的意思,因為有明確的範圍;有範圍,就可點人數:

凡是在這間屋內遇到的人,包括你自己,你都記下名字,直到在這間屋,再不找到新的人為止。那樣,你就可以得到,有齊『這間屋所有人』的名單。

『所有』,就是『場所之有』。

沒有明確的場所,就不知所「有」何物。

— Me@2016-05-18 11:40:31 AM

2016.05.18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5

Can it be Otherwise? 2.5 | The Beginning of Time, 7.2

所以,討論任何問題,例如「某一件是否注定」時,即使有「推斷到時間起點」的企圖,也沒有可能做到,除非能夠把「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合體。

我們至多只能追溯到,「普朗克時間」完結的那一刻,然後講一句:「再之前的,沒有資料」。

4. 即使可以追溯到「時間的起點」(第一因),所謂的「可以」,只是宏觀而言,決不會細節到可以推斷到,你有沒有自由,明天七時起牀。

(問:如果因果環環緊扣,即使細節不完全知道,至少理論上,我們可以知道,如果「第一因」本身有自由,那其他個別事件,就有可能有(來自「第一因」的)自由;如果連「第一因」也沒有自由,那其他個別事件,都一律沒有自由。

這裡「因果環環緊扣」的意思是,不會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每一件事情,都被之前的原因所注定。)

那會引起一些,奇怪的句子。你不會知道,那些句子是,什麼意思。例如:

「第一因有自由。」

「第一因」根據定義,是沒有原因的。亦即是話,「時間的起點」,再沒有「之前」。而「有自由」,就即是「有其他可能性」。所以,「第一因有自由」的意思是,

「第一因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但是,既然「第一因」本身沒有原因,誰有那個自由呢?理論上,誰可以引發到,「第一因」的其他可能呢?

根本沒有誰,可以決定到「時間的起點」是怎樣的,因為,根本沒有誰,可以存在於,「時間起點」之前,因為,「時間的起點」,根本沒有「之前」。「時間起點之前」,就有如「北極點的北面」一樣,沒有意思。

考慮一件事有沒有自由,是要以該件事為「結果」,看看該件事的「原因」,然後,推論或驗證,有沒有可能,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

但是,「於時間起點發生的第一件事」(第一因),本身沒有原因。那樣,你就不能以「第一因」這件事為「結果」,看看它的「原因」,然後,推論或驗證,有沒有可能,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

所以,「第一因本身,有沒有自由」這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問:如果有「造物主」,祂不就是那個誰,可以從宇宙之初的不同可能性中,選擇一個去實現嗎?)  

那只是因為你,一時忘記了,「宇宙」這個詞語的意思是「所有東西」。所以,如果「造物主」存在,祂也是「宇宙」的一部分。

那樣,我們又要再討論,「造物主」有沒有自由。如果「造物主」就是「第一因」的話,根據剛才的解說,「造物主(第一因)本身,有沒有自由」這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再者,即使你故意忽略「第一因有沒有自由」這問題,我亦可以質疑,

「因果是否真的『環環緊扣』,有沒有可能,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

那要再詳細研究,而剛才我們已經討論過了,請回顧。

— Me@2016-03-15 08:43:58 AM

2016.03.31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4

Can it be Otherwise? 2.4 | The Beginning of Time, 7

因為沒有指定,追溯到哪一件事,或者哪一刻為止,所以討論會沒完沒了。

(問:不會沒完沒了呀。只會追溯到「時間的起點」。)

我們根本不知道,「時間的起點」(第一因)是怎樣的。那樣,我們又怎能夠,根據「時間的起點」,去判斷某一件事件,是不是注定的呢?

(問:可能可以。所謂「時間的起點」,其實就即是「宇宙的開端」。)

可以這樣說,因為「宇宙」這個詞語,就是指「所有事物」。所以,「時間起點」和「宇宙開端」,是同義詞。

(問:而物理學家知道,「字宙的開端」是「宇宙大爆炸」。所以我們知道,「時間的起點」,就是「宇宙大爆炸」。)

大概而言是。但是,嚴謹一點講:

1. 「宇宙大爆炸」是一件事件,有一個過程,並不是時間上的「一點」,所以不算是「起點」。「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才算是起點。

當然,「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太長太麻煩,可以用同義詞「宇宙開端」代替。但是,「宇宙開端」這四個字,太過空泛,沒有任何詳情。試想想,知道了「時間起點」就是「宇宙開端」,那又怎樣呢?

用「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起碼可以知道,「宇宙開端」那一刻,開始發生的第一件事,是「宇宙大爆炸」。所以,如果又要細節,又要精簡,把「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簡稱成「宇宙大爆炸」也無妨,只要上文下理足夠清晰,不會引起誤會就可以。

2. 物理學家根據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推斷,「宇宙開端」那一刻,開始發生的第一件事,是「宇宙大爆炸」。所以,如果「廣義相對論」不正確,「宇宙大爆炸」就未必為真。

3. 即使「廣義相對論」是可信的,普朗克時期(Planck epoch),即是開端後的頭\(10^{−43}\)秒之內,以現時的物理知識,是處理不到的。所以,物理學家推斷不到,那段時間內,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要知道「普朗克時期」內,宇宙演變的詳情,物理學家就要先把「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的矛盾化解。這個工序,學名是「把廣義相對論量子化」。

所以,討論任何問題,例如「某一件是否注定」時,即使有「推斷到時間起點」的企圖,也沒有可能做到,除非能夠把「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合體。

我們至多只能追溯到,「普朗克時間」完結的那一刻,然後講一句:「再之前的,沒有資料」。

— Me@2016-02-15 07:04:56 PM

2016.02.15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3

Can it be Otherwise? 2.3

如果沒有明確指出,那個『必然』,是相對於哪個『觀測準確度』(觀察者解像度)而言的話,問一件事是不是『必然』,是沒有意思的,因為,無論那一件事,是在過去還是未來,往往既可以解釋成『必然』,又可以解釋為『非必然』。

除此之外,剛才亦提到:

對於過去的事,例如,在剛才甲和乙『這次數學考試我不合格,是不是必然』的討論中,當一方說那件事是『必然』時,另一方可以立刻,走深一個層次, 到達下一個『觀測解像度』,把同一件事,說成是『偶然』的;然後,原方又可以再走到,再下一個層次,把那事說成是『必然』的;如此類推。

對於未來之事,都有類似的情形,例如:

甲:明早我可以選擇七時起床,亦可以選擇不七時起床。那就證明,我有自由。

乙:不一定。你沒有那樣的自由。例如,如果你之前一晚,深夜兩時才睡,你可以肯定,你想七時起床也起不來。

甲:我可以選擇,之前一晚早一點睡。所以,我還是有自由。

乙:未必。假設你有要事,例如,明早有畢業論文要交,但尚未完成;那樣,你也沒有自由,去選擇早一點睡。

甲:但是,在再早一點之前,我可以選擇,早一點開始寫論文,早一點完成。那就可以避免,趕工夜睡的情況。

然後,乙又可以指出,甲並不是想早一點開始寫論文,就一定可以早一點,因為,甲會受到其他事務的牽制;如此類推。

這是一個沒有意義的討論,因為沒有止境,不會有結論。

每當甲指出,做某一件事(事件一)有自由、有選擇時,乙總可以質疑,那件事會,受制於之前的事件,例如事件二。然後,甲再指出,之前的事(事件二)本身,其實甲有某程度上的自由,所以,間接來說,甲對事件一,都有選擇。但是,乙又可以再質疑,事件二都會,受再之前的事件(事件三)的影響,其實事件二,也不算是自由的。

因為沒有指定,追溯到哪一件事,或者哪一刻為止,所以討論會沒完沒了。

— Me@2016-01-06 03:17:54 PM

2016.01.06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2

Can it be Otherwise? 2.2

如果沒有明確指出,那個『必然』,是相對於哪個『觀測準確度』(觀察者解像度)而言的話,問一件事是不是『必然』,是沒有意思的,因為,無論那一件事,是在過去還是未來,往往既可以解釋成『必然』,又可以解釋為『非必然』。

對於未來之事,究竟注定與否,並不會指引到你,如何做決定。

例如,試想想,你下一次數學考試,成績是否注定,會怎樣影響你,現在的行動呢?

甲:如果並未注定,我就仍然有機會,透過努力來提升成績。那樣,我自然會選擇去溫習。如果已經注定,我溫不溫習,根本不會影響到成績。那樣,我自然會乾脆不溫習,節省時間。

乙:不可以是,注定你會溫習,從而成績大進嗎?

甲:都可以。但是,我不想溫習。

乙:那就即是話,你溫不溫習,是你的決定;跟成績是否注定,沒有關係。

「成績注定」和「主動溫習」,根本沒有矛盾。

如果你決定溫習,你可以說,那是因為你有自由,選擇溫習。亦可以說,那是因為命中注定,你會選擇溫習。

如果你決定不溫習,你可以說,那是因為成績如何,是命中注定的,溫習來也沒有影響。亦可以話,那是因為成績如何,不是必然的;即使我不溫習,也不代表成績一定差。

一方面,無論你的決定是哪一個,你總可以把,你決定的原因,講成「因為我覺得事情是注定的」;亦可以把,你決定的原因,說成「因為我覺得,我還有自由度,改進到事情的結果」,或者「因為我覺得,事情的結果,不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如果從外評論你的決定,總可以把你說成有自由,亦可以把你說成沒有自由。

如果你覺得,一切皆為注定,我可以說,因為那是事實,所以你注定有這個想法;亦可以話,你有自由意志,去相信「一切皆為注定」。

如果你覺得,你有自由意志,我可以說,因為那是事實,所以你自然有這個想法;亦可以話,你的命中注定,會相信「我有自由意志」。

— Me@2015-12-29 03:12:39 PM

2015.12.29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1.2

Can it be Otherwise? 2.1.2 | The problem of induction 2.2

甲總可以找到,事件「這次數學考試我不合格」的獨特之處。(至起碼,另一事件和原本事件,發生的時空不同。)

而乙則指出,一方面,正正是因為「總可以找到原本事件的獨特之處」,根本沒有和原本事件,「絕對相同」的另一件事件,可以給你判別,原本事件是否注定;至多只能與,「盡量相似」的事件比較,看看有沒有可能,有不同的結果。

另一方面,正正是因為,你「至多只能與,『盡量相似』的事件比較」:

1. 當你的「相似事件」和「原本事件」的結果相同時,你只可以知道「原本事件」,可能是注定;你並不可以肯定「原本事件」,一定是注定,因為,你並不能保證,下一件「相似事件」的結果,會不會仍然和「原本事件」相同。

你最多只能說,在尚未找到反例前,越多「相似事件」和「原本事件」的結果相同,就代表「原本事件是注定」這個猜想,越可信。

這個過程,學名叫做「印證」。「印證」不是「論證」,只能用來加強「猜想」的可信性;而可信性,並不會百分之一百(,除非那句「猜想」,根本是「重言句」)。

2. 當你的「相似事件」和「原本事件」的結果不同時,你亦不可以肯定「原本事件」,一定是偶然,因為,結果不同,可能只是由於「相似事件」和「原本事件」,不夠相似而已。

你並不能保證,在下一個層次,解像度再高一點時,「更相似事件」和「原本事件」的結果,會不會「必為相同」。

對於一件過去之事,總括而言,你並沒有方法,證明它是必然;亦沒有方法,證明它為偶然(,如果沒有相對於,一個指定「觀測解像度」來說的話)。

— Me@2015-11-17 02:02:03 PM
 

2015.11.26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