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ource MindOS, 2.3

朋友同事 5.3 | 已婚單身 2.3 | Singles 2.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拍拖(談戀愛),是一個「互相改變」的過程。

無傷大雅的缺點,你可以選擇不改,因為更改太快太多,會十分煩厭。但對於事關重大的缺點,你不敢不改。

要發現和改正自己的缺點,往往需要一個,十分瞭解你的人,加以提醒和指導。而拍拖,就正正是那個「互相修正」和「互相創造」的過程。

M. C. Escher

Though this image is subject to copyright, its use is covered by the U.S. fair use laws because

1. It illustrates an educational article …
2. It is a low resolution image.
3. It is not replaceable with an uncopyrighted or freely copyrighted image of comparable educational value.

「不斷修正」和「不斷創造」的後果是,雙方各自也不斷重生成,新版本的自己。二人對於對方來說,也會不斷帶來新鮮感。那樣,愛情方能長久。

— Me@2014.07.14

2014.07.1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pen Source MindOS, 2.2

朋友同事 5.2 | 已婚單身 2.2 | Singles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有重大壞處的「缺點」,如果可以改但不願意改,就是「人格問題」。

例如,「我太矮,不適合做籃球運動員」是我的「缺點」,但不是「人格問題」,因為這「缺點」不可能改。

又例如,「我烹飪欠佳,不適合做廚師」是我的「缺點」,但不是「人格問題」,因為這「缺點」並沒有重大壞處,只要我不以廚師作我的職業就可以。

再例如,「我烹飪欠佳,但選擇以廚師作職業」既我的「缺點」,又是「人格問題」,因為,這「缺點」既有重大壞處,卻又明顯「可改」—— 要麼我進修廚藝,要麼我轉換職業。兩步也不肯做的話,我的人格就明顯有問題。

換句話說,一個人如果「受教可改」,就自然沒有「人格問題」。所以,我的其中一個擇偶條件是,她的心靈作業系統,是 open source 的。

(安:但是,有時有些「缺點」,自己不單願意,甚至非常想改,但偏偏改不到。那樣,那個「缺點」,還算不算是「人格問題」?)

並不可能有這種情形發生。如果想改,但自己改不到,你自然會求教於人。如果自己改不到,但卻不肯求教,那就不算是「想改」。

「缺點」有四大層次:

1. 你不知道自己有缺點;

2. 你知道自己有缺點,但不知道是什麼缺點;

3. 你知道自己有缺點,而且知道有什麼缺點,但偏偏不知道如何改正;

4. 你知道自己有缺點,而且知道有什麼缺點,再加上知道如何改正。

最後一種情形,很少會發生。而正正是因為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情況下,也不知如何改正,自己的缺點,「受教」才那麼重要。

拍拖(談戀愛),是一個「互相改變」的過程。

無傷大雅的缺點,你可以選擇不改,因為更改太快太多,會十分煩厭。但對於事關重大的缺點,你不敢不改。

要發現和改正自己的缺點,往往需要一個,十分瞭解你的人,加以提醒和指導。而拍拖,就正正是那個「互相修正」和「互相創造」的過程。

— Me@2014.06.30

M. C. Escher

Though this image is subject to copyright, its use is covered by the U.S. fair use laws because

1. It illustrates an educational article …
2. It is a low resolution image.
3. It is not replaceable with an uncopyrighted or freely copyrighted image of comparable educational value.

2014.07.08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pen Source MindOS, 2.1

朋友同事 5.1 | 已婚單身 2.1 | Singles 2.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所以,我的其中一個擇偶條件是,她的心靈作業系統,是 open source 的。換句話說,即是「受教可改」。受教可改,就自然沒有「人格問題」。

「人格問題」不同於「缺點」。人不會「沒有缺點」,但可以「沒有人格問題」,即是「人格完整」。「人格問題」和「缺點」的分別,之前已經講過,所以,現在不再詳述。

簡單而言,個別不足之處,為之「缺點」,可以避開,因為其害處是局部的;思考或處事模式之誤,為之「人格問題」,必會碰釘,因為其害處無所不在。我之前講法是:

例如,我的其中一個缺點是『不懂烹飪』,但那不算是我的『人格缺失』。但是,如果我在既『烹飪欠佳』,又『不肯學習』的情況下,仍然要別人吃,我所煮的菜色的話,這性格就是我的『人格問題』。

又例如,『間中遲到五分鐘』不算是『人格缺失』。但是,如果『遲到五分鐘』後,竟然沒有任何歉意,亦沒有絲毫改正的意圖的話,這態度就是『人格缺失』。

又或者,你其實是有歉意的,但是『遲到五分鐘』已經成了你的習慣,再不是個別事件,這習慣就是『人格問題』。

比喻說,一個人的「一般缺點」,就好比一部電腦「個別應用程式」的問題。你可以把「個別應用程式」暫時關閉,甚至移除,然後安裝替代程式;而電腦中的其他程式,期間可以如常運作,不受影響。

一個人的「人格問題」,則有如「作業系統程式」的毛病,其害處你想避也避不到,直至你修改了,那「作業系統程式」的問題部分為止。

(安:「人格」其實即是「習慣」。「人格問題」,又即是「思考」或「處事」上的「壞習慣」,所以,其害處會如你所講,無所不在。)

差不多,不過要「同情地理解」才可以,因為「人格」和「習慣」,不算是百分百的同義詞。例如,我穿鞋時,每次都是先穿左邊的那一隻。那是我的「習慣」,但和我的「人格好壞」無關。

但是,如果我每次穿鞋都要花十分鐘,那就不只是我的「習慣」,而且是我的「人格問題」,因為那是有系統地浪費時間。

(安:無好壞處的「習慣」,就和「人格」無關。但是,有明顯壞處的的習慣,即是「壞習慣」,就是「人格缺失」。)

可以那樣說。

人格

~ 性格

~ 系統

~ 習慣

人格

~ 性格系統

— Me@2014.06.30

2014.07.02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pen Source MindOS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安:我發覺我都有一個,大部人也沒有的優點。我這類性格的人,又真的很少。)

什麼優點?

(安:我比較容易受教。我舉一個例子:

有一次,我和朋友甲討論一個邏輯問題。我的心目中一直以為,因為「先決條件」和「充份條件」,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所以沒有關係。但是,甲指出「充份條件」其實即是,「所有先決條件」的總和。

經過他的解釋,我發覺原本「兩者沒有關係」的想法是錯的。我就自然立刻承認。我不單不會因為發現自己錯,有絲毫不高興;我反而會十分開心,因為,「發現自己原本錯」,其實就即是「發現了真正的答案」。

換句話說,「發現自己錯」的那一刻,正正是我知識增長,和智力提升的那一刻。)

那就即是話,你腦中的作業系統,是 Open Source 的 —— 容許別人修改。

(安:但是,我發覺大部分人,也不是那樣的。他們不單不會因為,發現「真正答案」而高興,甚至會全盤否定它,為的只是要「自己不會錯」。

這是我不能理解的。直到學到你的「心靈作業系統」理論,加上哲學家羅素的那一句,我才開始理解到,為何大部地球人,無論在過去、現在、將來,也「不可能有錯」。)

— Me@2014.06.26

A stupid man’s report of what a clever man says is never accurate, because he unconsciously translates what he hears into something that he can understand.

—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 Bertrand Russell

2014.06.27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Dream Decision

Sometimes, you may have already taken an action (or had feelings) before making the decision of that action. The illusion of deciding is created in order to “make up a story”.

Just like inside a dream, the dream story is based on the body feelings. The brain creates a story which is compatible to the body feelings, although it seems that what happen in the story create those feelings.

— Me@2011.03.30

— Me@2014.05.11

2014.05.11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Allow no exceptions 1.4

試前暑假 2.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6 月 29 日的對話。

當然辛苦。「Allow no exceptions」很困難。所以,你更加要對自己「絕」一點,才有機會做到。那怕當晚是電視劇大結局,還是世界盃總決賽 —— 荷蘭對巴西 —— 你都不要容許有例外。在新習慣固定之前,不要容許自己的工作時間表被打亂,一次也不可以。

當然,最理想的情況是,你在日間已經完成了,當日計劃以內的工作。那樣,你晚間就可以專心看電視。但是,萬一你在日間未能完成任務,你就唯有在晚間對自己「殘忍」一點,犧牲看電視的時間,以求保持當天的工作進度。

記住,你們現在距離明年的高考,只有大概二百七十日。每一天的進度也很重要。所以,你們更加要堅決執行「allow no exceptions」的政策。例如,她今天說因為在上個星期,尚未找到 past paper(歷屆試題),而導致沒有做。那樣,她在這科的進度,就慢了一個星期。那價值連城的二百七十日中,白白損失了七日。

這類錯誤,一定不可再犯。

— Me@2013.04.18

2013.04.1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Allow no exceptions 1.3

試前暑假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6 月 15 日的對話。

換而言之,你自暑期之初開始,就要養成「每科每星期做一份 past paper」的習慣。

每當你要培養一個新習慣時,你都可以用一個絕招,就是「allow no exceptions」,即是「不容有例外」,直到你的新習慣成功安裝為止。在那之前,無論如何,在每個星期當中,你都要堅持「每科做一份 past paper」,除非有超極端的事件,例如火警或入院。亦即是話,如果只有少許不舒服,你也要迫自己執行,事前決定要建構的新習慣。

(CYM:那好像很辛苦。)

當然辛苦。「Allow no exceptions」很困難。所以,你更加要對自己「絕」一點,才有機會做到。那怕當晚是電視劇大結局,還是世界盃總決賽 —— 荷蘭對巴西 —— 你都不要容許有例外。在新習慣固定之前,不要容許自己的工作時間表被打亂,一次也不可以。

— Me@2013.04.14

Allow no exceptions; make no excuses.

— Me@2013.04.09

2013.04.15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Backward compatibility, 5

To enjoy the past without limiting your life progress, install the past as virtual machines in the present. 

— Me@2013-02-24 2:50 am

The attraction of virtualizing older operating systems is that it throws off the eternal yoke of backwards compatibility. Instead of bending over backwards to make sure you never break any old APIs, you can build new systems free of the contortions and compromises inherent in guaranteeing that new versions of the operating system never break old applications.

— Has The Virtualization Future Arrived?

— April 26, 2009

— Coding Horror

— by Jeff Atwood

You cannot start a new chapter of your life if you keep re-reading the last one.

The past is a good place to visit but a bad place to stay.

2013.03.01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Factors

因子

factors = independent causes

因素 = 原因元素 = 原因粒子

product = the results of factors multiplying together

產品 = 積 = 因素成果

multiply

乘 = 騎 = 順勢 = 利用

— Me@2013-02-28 8:16 pm

2013.02.2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生疏荒廢

石頭永固 2

use it or lose it

不進則退 不用即棄

人的腦海之中,有一個「機會成本評價系統」,會自動刪除「沒有用」的才能,以節省記憶和時間資源。

「沒有用」既可以指「本身沒有用」,又可以指「本身有用 但不拿出來用」。對於「機會成本評價系統」而言,兩者沒有分別。

才幹以外,感情亦然。

— Me@2013-01-14 10:52:13 AM

2013.01.1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Jailbreak

iOS jailbreaking is the process of removing the limitations imposed by Apple on devices running the iOS operating system through the use of hardware/software exploits – such devices include the iPhone, iPod touch, iPad, and second generation Apple TV. Jailbreaking allows iOS users to gain root access to the operating system, allowing them to download additional applications, extensions, and themes that are unavailable through the official Apple App Store.

— Wikipedia on iOS jailbreaking

[You should also]

Jailbreak your life.

— Me@2011.12.10

2012.10.20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統治機器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3 月 27 日的對話。

我看了維基百科有關中國三十年代的文章。文章中說,1927 年至 1937 年間的那段時期,稱為「黃金十年」。那時,國民政府的「統治機器」,已經大致可以運作正常。

這裡「統治機器」的意思,其實就即是「作業系統(程式)」(operating system software)。表面上,「機器」是硬件。實際上,「機器」同時是軟件,而且軟件的「成份」多於硬件。試想想,當我們說「這裡有一部機器」時,並不是指「這裡有一堆金屬」,而是指「這裡有一堆金屬,以一個特別的方式來排列,繼而運作,有一個指定的用途。」

記住,「機器」是軟件。

— Me@2012.08.14

2012.08.14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流言終結者 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3 月 20 日的對話。

香港其實也有貌似《MythBusters》(流言終結者),這類探究傳說流言的節目。可惜,香港的版本,是偏重於「傳說流言」本身,而不是「傳說流言的真偽」。節目的主持人和製作人,很少會花大量的時間,去做 科學實驗 或者 歷史考究,以驗證傳說流言的虛實。描述了一個傳說流言以後,結論也往往只是「那仍然是一個謎」。它們至多只可以視作是,比較高級的娛樂節目,而算不上是什麼科學資訊節目。

「那仍然是一個謎」的思考態度,與《流言終結者》「求證求真」的科學精神,相去甚遠。但是,「那仍然是一個謎」的境界,已經遠高於一般的地球人,因為至起碼,它「不知為不知」:把不知道的東西,標籤為「未知」。

一般人的水平,差到不只是「先入為主」,甚至「先入為對」。他們的(不)思考系統,會自動將第一次聽到東西,視為真實當然。往後,如果有新的講法,與自己原本的背景「知識」有衝突,他們會堅持「己」見。這個現象,我戲稱為「第一次為真」定律。

— Me@2012.05.13 

2012.05.13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默契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3 月 20 日的對話。

現時的「大眾教育」模式是,在同一時間,一位教師對著一大班學生講課。那樣的教育成效,通常也不大。試想想,即使只對著一個人說話,要保證聽方明白,沒有誤解,就已經相當困難。

「對話」其實是一個互相 Model(建構思想模型)的過程。你我對話時,我是根據你的說話,推斷你的 思考結構 和 心理狀態 大概怎樣,從而將你的「思想模型」,安裝在我腦海中的一個「虛擬機器」之中。簡單一點講,我的腦海之中,會有一個「虛擬的你」,反之亦然。那樣,我就可以估計,下一句說話,應該對你講什麼。

隨著你我對話句子數目的增加,我腦中「虛擬的你」,就會越來越接近真實的你。而我所選擇的說話,亦會越來越令你共鳴。換句話說,你最終也會明白,我究竟在講什麼。

當我心中「虛擬的你」,非常接近真實的你,而你心中「虛擬的我」,又十分接近我的真身時,你我就為之「有默契」。

— Me@2012.05.03 

2012.05.03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