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萬個小時 2.3

機遇創生論 1.6.5 | 十年 3.3

.

詳細而言,任何一門專業的知識,都有一部分,可以於其他行業中,循環再用,簡稱「可轉化部分」,或者「通用部分」;同時,亦有另一部分知識,不可以於其他行業中,循環再用,簡稱「不可轉化部分」,或者「專業部分」。例如,剛才的那位醫生,如果已下定了決心要,轉行做律行的話,他原本的部分才能是,可以循環再用的,例如良好的英文和細密的心思。

.

不記得從哪裡看到的文章,講述有研究員探討,「智力遊戲」可否提高智力。亦即是問,「益智遊戲」會否益智?

該文的結論是,「智力遊戲」可以提升,有關該個智力遊戲的智力;至於其他方面的智力,則沒有大幫忙。我猜想,那個「智力遊戲」甚至連,其他智力遊戲中,所需的智力,也未必能提升。

該文的結論,我不知真假。不過,我覺得那結論可信。

試想想,如果你不斷練習足球,你足球的技巧當然會提升。但是,你籃球的技巧則不會。

為什麼會這樣呢?

「專業」,是由「通用」發展出來的。

「專業」,就是「通用」的分支。

.

通用的極致,就是專業。而通用發展成極致的方法,有很多種。每種極致,就自成一門專業。通用是樹幹;專業是樹支。一支樹支的強壯與否,並不能保證,另一支樹支的健康。

那是否就代表,學生時代以後,就毋須再發展,通用知識或通用技能呢?

.

不是。

學生時代以後,仍然需要發展通用知識,以防原有的通用技能退化,因為不進則退。但是,發展通用知識的策略上,一定和學生時代時,有所不同。大人需要維生,沒有學生時代,那麼多的學習時間。

學生時代追求通用知識時,應有的態度,是「窮盡」——可以學的都學,從而發掘自己當時的興趣,尋找自己將來的專業。

工作時代追求通用知識時,應有的角度,是「選擇」——每一個時期,選擇一樣新的學問,去研究和實踐,從而維持自己的智能和體能。只選一兩樣,原因是工作時代的工餘時間有限。

.

情形就好像一個人在單身時,應該盡量識多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從而提高找到另一半的機會率。但是,有了另一半後,是否就毋須再見,任何其他朋友呢?

當然不是,因為,尋找另一半,並不是交朋友的唯一目的。有了另一半後,見朋友再不是為了尋找另一半,而是純粹為了,見那些朋友。

.

但是,因為有了另一半後,你自然會把,工餘時間中的大部分,花在他/她身上。所以,你可以見到朋友的機會,自然少了很多。

但是,一定要有。

一個人只有愛情,沒有友情,大慨不會快樂,反之亦然。

.

學生時代,每天上學,都會學到新事物。工作時代,每天上班,大概很少會學到新想法。

學生時代,每天上學,都會見到朋友。工作時代,每天上班,大概不會見到朋友。

那是否代表,永久生存於學生時代,是好事呢?

.

嬰兒的最可愛之處,在於他會長大,有著無限個未來;人們見到他時,會充滿希望。如果一個嬰兒不會長大,你再不會覺得可愛,而是覺得可惜和可悲。

學生時代的最精采之處,在於可以期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脫離學生時代。工作時代的恐怖之處,在於不能期望,在短時間內,可以跳出工作時代。

如果學生時代是永久的話,它就會有如,工作時代那麼恐怖。

— Me@2020-10-10 07:52:39 PM

.

.

2020.10.10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太極滅世戰 2.1

似水流年 2.2

.

還記得童年時不太開心,好像沒有太多事情,令我快樂。換句話說,即是過得沉悶。一方面喜歡讀書,另一方面卻緊張成績,終日惶恐。

近乎唯一娛樂就是看電視。那時,我還沒有電腦,更加沒有互聯網。那時,沒有什麼金錢買玩具。就算有新玩具,我有時會想:「怎麼辦呢? 很快又會厭倦。」

中二開始,發覺對數學幾有興趣。

中途又有些所謂的嗜好,例如集郵,其實沒有意義。相對沒有那麼無聊的,有電腦遊戲。我的摯愛有 Simcity 2000 和 Chrono Trigger 等。但那也只是暫時的快樂,仍未能為我生活,帶來意義;遊戲完結時,感到額外的空虛。

中四上物理時,不知何故,精神上,有一點清涼暢快的感覺。那就代表著,疑似喜歡物理。但是,不知何故,幾乎凡是需要物理思考的題目,我都不懂得做。

一九九六年,逛書店時,看到有一本書叫《時間簡史》。我同學說:「這書(內容)就是你最喜愛的那些東西。」那時,我尚未有觸動心靈的感覺,所以不以為意,沒有購買。

那年暑假,看了香港太空館天象廳的《輪椅中的宇宙》,十分震撼。我大概記得,那是我自己一個去看,沒有朋友一起。

dsc025651

從紀錄片中,我認識了霍金,知道了《時間簡史》的來源。不久之後,我買了《時間簡史》,企圖一口氣讀完它。過程中,我有惶恐不安的感覺。原因不是書中內容,而是我沒有閱讀的習慣。換句話說,《時間簡史》令我開始了,培養閱讀的習慣。

《輪椅中的宇宙》和《時間簡史》令我發現,我的人生目標是物理。

但是,我自中三開始,那些物理題目,真是不太懂做呀。空有目標,沒有執行之道。

其實,我那時沒有也辦法,因為,我日校物理教師,講物理講得十分有趣,而我又有留心聽講。如果在這個情況下,我仍然不懂的話,那大概是我的智力問題。

幸好,後來發現,那不是事實。至起碼,中五會考物理,並不需要高智力,也可以奪得 A 級成績。十多年後,在自己有足夠的讀書和教學經驗後,我發現,我當年不懂做題目,主因是日校物理教師,只談理論,不會教題目細節。甚至,有些課題,例如電學,連他自己也根本不太認識。

一九九六年的那個暑假,我開始參加 Ken Chan 的物理補習班,開始一步一步的,解決了「空有目標,沒有執行之道」這問題。

有了「做物理學家」這長遠目標後,我感到人生不再一樣,雖然,我讀書的日常生活,仍然十分混亂,

— Me@2020-07-27 07:33:45 AM

.

.

2020.08.03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Bus Stop 5

I am the first in the queue because I have missed the last bus.

— Me@2009.09.13

.

If you are the smartest person in the room, you are in the wrong room,

.

for you should have gone to a better room.

— Me@2019-12-21 07:11:21 PM

.

for you deserve a better room.

— Me@2020-01-25 04:47:13 PM

.

.

2020.01.25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andemonium, 2

Batman: You sold us out, Clark. You gave them the power that should have been ours. Just like your parents taught you. My parents taught me a different lesson… lying on this street… shaking in deep shock… dying for no reason at all. They showed me that the world only makes sense when you force it to.

— Batman

— The Dark Knight Returns

.

.

2019.12.21 Saturday ACHK

點石成金 8

The Metagame, 2

.

無謂的事務,如果不可避免,你可試試加一個有謂的情境。

For a boring but unavoidable task, add an amazing context.

For an interesting but useless activity, add a meaningful context.

For example, I use video games to train my courage.

— Me@2011.08.24

— Me@2019-12-12

.

.

2019.12.12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事件實在論,更正

Event Realism | 事件實在論 6.1

.

exist = can be found

無後果,就不再存在。

— Me@2013.09.25

.

If the consequences of an event cannot be found anymore, that event no longer exists.

— Me@2019.09.05

.

The surprising implications of the original delayed-choice experiment led Wheeler to the conclusion that “no phenomenon is a phenomenon until it is an observed phenomenon”, which is a very radical position. Wheeler famously said that the “past has no existence except as recorded in the present“, and that the Universe does not “exist, out there independent of all acts of observation”.

— Wikipedia on Wheeler’s delayed choice experiment

.

「事件」並不完全「實在」。

實在 ~ 堅實地存在

仍然有後果的事件,才為之「仍然存在」。

永久地有後果的事件,才為之「實在」。

— Me@2019-09-05 09:08:41 PM

.

.

2019.09.05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4.2

平均而言,你仍必須要有,充足的睡眠。亦即是話,某一天睡少了,就必須於在當個星期,還回「睡債」。

例如,如果你的充足睡眠是,每天七小時,而你在某一天只睡了六小時的話,你就有義務,在當個星期的另一天,睡多一小時。一般而言,「另一天」是指週末,或者其他假日。

.

另外,有時,只要跳出框框,破格思考,你會發現,或者,只要你的時間表稍改一點,就根本毋須「開夜車」。

例如,我在大學一年級時,發覺日間的課堂,加課外活動,異常充實。回到家時,就已經累到,根本集中不到精神研習。

我當時靈機一觸想到,與其沒有精神地研習,倒不如每晚九時半就睡,凌晨三或四時才起床。那樣,七時多出門前,我就會有,三至四個小時的專心時空。

— Me@2019-07-30 11:11:42 PM

.

.

2019.08.03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4.1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醫學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問:但是,在現今社會,無論是上班,或是讀書,完全不「開夜車」,又好像不切實際。)

其實,主要是講讀書時代。如果在工作時代,你的職位需要,你時常「開夜車」的話,你根本就應該另謀高就。

試問,世間上,有什麼工作,竟然值得你冒生命危險,去時常「開夜車」呢?

.

言歸正傳,讀書時代,如果時間管理得宜,需要「開夜車」的情況,其實是很少。

(問:那樣說有意思嗎?我正正是問你,在時間管理失宜,需要「開夜車」時,該如何自處?)

一定「開夜車」的話,你至少要做到以下幾點,去保障自己的安全:

  • 只可以間中,不可以經常。

  • 日間中途要有小睡。

  • 平均而言,你仍必須要有,充足的睡眠。亦即是話,某一天睡少了,必須於在當個星期,還回「睡債」。

    • 例如,如果你的充足睡眠是,每天七小時,而你在某一天只睡了六小時的話,你就有義務,在當個星期的另一天,睡多一小時。

.

另外,有時,只要跳出框框,破格思考,或者,只要你的時間表稍改一點,就根本毋須「開夜車」。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醫學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 Me@2019-06-06 08:23:56 PM

.

.

2019.06.08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追憶逝水年華, 3

In Search of Lost Time, 3 | (反對)開夜車 3.1 | 止蝕 4

.

其實,我中五那年,試過企圖「開夜車」。詳細過程怎樣,已不太記得。但是,總體的感受,仍然是深刻。

那時,我有很多天真的想法,例如:

1. 只要每晚睡少四小時,就每晚可以多四小時溫習。

2. 只要每晚可以多四小時溫習,就可以追回之前,落後了的進度。

.

實情是,「貪心」帶來「貧窮」:

很多時,我也是覺得自己,溫習的進度落後了,來不及準備那年的公開試。所以,想透過凌晨(例如)三時起牀,來追回之前,落後了的進度。但是,我卻幾乎每天凌晨,也起不到牀,導致溫習大計失敗,遺撼非常。繼而,因為失落了,更多的時間,我就覺得,更加需要在下一天,凌晨起牀。

惡性循環,持續了很久,浪費了我大量的時間。其實,只要我睡眠適量,作息定時,反而有不少機會,有上佳的成績。

現在回想起來,仍然驚嘆著,為何年輕時,可以那麼愚蠢。

只可以說,人在惶恐時,多麼糊塗的事,都可以發生。

— Me@2019-05-09 10:04:55 PM

.

.

2019.05.10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2.5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醫學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問:「只要飛蚊不惡化」?你怎能保證?)

不能。那正正就是,我更大的苦惱。

一日不能知道,我當年開始患飛蚊症的真正原因,我也會不安,擔心症狀加劇。

「飛蚊症」只是某個或某些疾病的一個「症」,而不是「疾病」本身。一日不能知道,我飛蚊症的病因,我也不能有力預防,症狀的加劇。

(問:你不是說,長期夜睡少睡,導致你的飛蚊症嗎?)

那只是估計,不是肯定。

那一段時間,「出事」前的一兩個星期,我剛好時常睡不著,導致睡了很少。所以,長期夜睡少睡,很可能是主要的原因。

當然,如果平日的睡眠充足,並不會因為單一事件,某一晚的夜睡少睡,就立刻有飛蚊。如果人體是那麼沒有彈性,人類這種生物,可能一早就已經絕種了。

但是,如果是長期夜睡少睡,身體自然會越來越虛弱。到達某個臨界點時,意外事件就可以隨時發生。從相反的角度來講,如果平日睡眠適量,就等於刪除了,飛蚊症的其中一個主要誘因,從而大大減低了,其發生的機會率。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醫學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 Me@2019-04-13 03:34:33 PM

.

.

2019.04.15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2.4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專業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至於,我自己的案例,則幸好是良性的,不會致盲;只要飛蚊不惡化,視力不會減弱。

(問:但你剛才說,飛蚊症「會帶來精神困擾」?)

無錯。可以說是心靈創傷。

(問:為什麼呢?)

如果你買了一個電腦熒光幕,發現有死點,你會怎樣做?

(問:立刻要求商戶更換。新買的電器,必定在保養期內,可以更換。)

假設不可更換呢?

(問:如果只是一兩點的話,應該不會太明顯。我會先用它,直到幾年後才再換。

但是,如果不只是一兩點的話,我可能會忍受不到;如果我負擔得起,我會立刻買過另一部。)

再假設,你永久不能更換熒光幕呢?

(問:永久有死點?)

無錯。

(問:那又真的,十分不自在。

你的意思是,「熒光幕永久有死點」就是患飛蚊症的感受?)

無錯。

所以,患了飛蚊症以後,我一聽到「不可逆轉」這四個字,就有一點兒緊張;患了飛蚊症以後,我以為,我人生不可能再快樂。

幸好,一年之後,我竟然習慣了——只要飛蚊不惡化,我就不會因為那些「死點」,而明顯不開心。

(問:「只要飛蚊不惡化」?你怎能保證?)

不能。那正正就是,我更大的苦惱。

一日不能知道,我當年開始患飛蚊症的真正原因,我也會不安,擔心症狀加劇。

「飛蚊症」只是某個或某些疾病的一個「症」,而不是「疾病」本身。一日不能知道,我的飛蚊症的病因,我也不能有力預防,症狀的加劇。

(問:你不是說,長期夜睡少睡,導致你的飛蚊症嗎?)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專業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 Me@2019-03-18 04:47:58 PM

.

.

2019.03.18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