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倍 2

二十分開始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5 日的對話。

昨天,HYC 跟我說,她不肯做化學科 past paper(過往試題)的原因是,她一嘗試開始做,就發覺幾乎題題也不懂做。結果,就只拿得 20 分,十分難看。

但是,你要意會到,你要一日未開始做,化學科的 past paper,你化學科的功力,就連那 20 分也沒有。你只有 0 分。

相反,如果你開始做了,第一份的 past paper,得到 20 分的話,你就是由 0 分進步至 20 分。試想想,由 0 分進步至 20 分,是進步了多少倍?

(CSY:無限倍。)

(CPK:哈哈!)

不是嗎?

— Me@2014.07.23

2014.07.23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二十分開始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5 日的對話。

你們有沒有做,物理科的 past paper(過往試題)?

(CPK:有。)

做沒有計算分數?

(CPK:有呀!)

你這次頗為高分。那是不是很振奮人心?

所以,你科科也應這樣做。

化學科呢?有沒有做 past paper?

(CPK:未呀。)

很多人也是那樣,不肯開始做某些科目的 past paper。

為什麼不做呢?

如果你第一次做,某一科按年份的 past paper,例如化學科,你要有心理準備,你得到的分數,將會奇低,例如只有 20 分。

昨天,HYC 跟我說,她不肯做化學科 past paper 的原因是,她一嘗試開始做,就發覺幾乎題題也不懂做,十分難看。

(CPK, LMC:係呀…)

你要記住,如果一個錯誤你平日未犯過,你在考試時,就很可能會犯。那如何保證考試時,不會犯那個錯誤呢?

就是在考試前,盡早先犯一次,從中學習,自此免疫。

你並不能選擇,犯不犯某個錯誤。你只能選擇,考試前犯,還是考試時犯。

換句話說,大概而言,按年份做 past paper 時,你要經歷過 20 分,才能得到 30 分;你要經歷過 30 分,才能得到 40 分;如此類推。

抱著這個心態的話,你就不會因為「怕低分怕難看」,而不敢開鈶按年份做 past paper。

例如,你今個星期做 2000 年的那一份化學科試題,只有 20 分。那樣,你就從中學習,從而,在下個星期的那一份,即是 2001 年試題,進步 5 分。

雖然 20 分進步了 5 分,亦只有 25 分,但是,你不要看小那 5 分。如果你每星期也按年份做一份 past paper,從而進步 5 分,試想想,你三個月後,會進步了多少分?

— Me@2014.07.20

2014.07.20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smallest possible step, 5

Expecting to finish is expecting to control the future directly.

However, you cannot control the future directly.

You can control the future only through the now actions.

In other words, you cannot finish. Instead, you can get finishing only by keeping starting.

— Me@2010.12.19

— Me@2014.04.07

2014.04.09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可操作目標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又例如,有時候,面對一件大功課,或者大任務時,你會覺得有很大壓力。而大壓力的主要原因是,你企圖「完成任務」。但是,「完成任務」並不是一個「正作用目標」。亦即是話,它不是一個「可操作的目標」。試想想,有哪一個步驟,你現在立刻可以做,去「完成」哪個任務呢?

沒有。而亦正正是,根本沒有任何步驟,可以立刻執行去「完成任務」,而你又很想,去立刻「完成任務」,你才會煩惱不安。

正確的態度應該是,首先,你要認清,「完成任務」並不是一個「正作用目標」,所以,你要想一想,有什麼「正作用目標」,可以作為「踏腳石目標」,會引發出「完成任務」這個「副作用」。

其實很簡單,「完成任務」的「踏腳石目標」,就是「開始任務」。「開始任務」是一個「正作用目標」,可以直接去追求。一方面,「開始任務」可以立刻執行,即是「可操作的」。另一方面,只要你不斷「開始任務」,「完成任務」這一個劇情,自然最終會出現,不用你去操心。

(安:雖然只要不斷「開始任務」,「完成任務」最終會出現,但是,那個「最終」有時會來不及,在期限之前出現。)

那樣,你除了要不斷執行「開始任務」之外,你還應該不斷執行,「刪除不必要的步驟」和「加快必要的步驟」這兩個目標。「開始任務」、「刪除不必要的步驟」和「加快必要的步驟」,都是「準時完成任務」的先決條件。三者都是「可操作目標」。

(安:去分辨「正作用目標」和「副作用目標」,你剛才的講法是:

幾乎,凡是 actionable(可操作的)的目標,都是『正作用目標』。『可操作』的意思是,你有一些實質行動,可以立刻執行,令你明顯地,立刻直接向著那目標,走近了一點。

我覺得可以再簡單一點:

幾乎,凡是『現在』的,就是『正作用目標』;凡是『將來』的,就只能作『副作用目標』。

例如,「完成任務」這件事件處於「將來」,所以,「現在」的你因為不能觸及它,而導致不能直接影響它。但是,「開始任務」處於「現在」,你可以立刻執行,所以,「開始任務」是一個「可操作目標」。)

可以這樣說。「將來」可以視為「現在」的「副作用」。建構「將來」的唯一方法是,善用「現在」,盡力處理好眼前的事情。那就是「活在當下」的,其中一個要點。

不過要留意,雖然,「幾乎,凡是『現在』的,就是『正作用目標』;凡是『將來』的,就只能作『副作用目標』」,但是,你千萬不要,把這一句曲解成:

『正作用目標』和『副作用目標』的必然分別,就是『現在』與『將來』之差。

有一些「副作用目標」及其「踏腳石目標」,主要分別的重點,並不在於「現在」與「將來」之爭。

例如,假設你的目標是「財政健康」。它的其中一個「踏腳石目標」是,找到穩定的工作。「財政健康」是「找到穩定工作」的副作用。但是,當你還未找到工作時,兩者也同樣,來自於「未來」。

— Me@2014.03.12

Think globally, act locally

大處著眼 小處著手

2014.03.12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可操作目標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Design is a side effect.

傑作是一種副作用。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之中,哪些事應該「人謀」,哪些事應該「天成」,需要一定的智慧。需要一定的智慧,其實就即是代表,沒有百分百的公式,未必有一定的答案,很多時需要「執生」,即是隨機應變。那正是「寧靜禱文」中,想帶出的其中一點。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 Serenity Prayer

(安:這個講法我並不反對。但是,有沒有一些大方向,可以給「種子論」的初學者,在有足夠的智慧前,就可以判斷到,哪些目標不可以直接追求,而只能成為一些「踏腳石目標」的「副作用」呢?)

簡化起見,我把「不可以直接追求,而只可以間接追求的目標」,簡稱為「副作用目標」。「副作用目標」的特性是,你只能透過,先找出其對應的「踏腳石目標」,然後奮力追求,去間接達到。在追求那「踏腳石目標」的過程之中,自然會衍生出,你原本想要的「副作用目標」。

可以直接追求的目標,我則稱為「正作用目標」。凡是「踏腳石目標」,都是「正作用目標」,因為,如果一個目標不可以直接追求,你就不會把它用作「踏腳石」。

但是,不是所有「正作用目標」,都是「踏腳石目標」,因為,有時候,那「正作用目標」就是你的「最終目標」;你在事前並沒有期望,它還會再衍生出什麼「副作用」。

你問題的意思是,有沒有簡單一點的方法,去分辨「正作用目標」和「副作用目標」?

有,但那真的只是「大方向」,不宜過份解讀,亦不要胡亂使用。

幾乎,凡是 actionable(可操作的)的目標,都是「正作用目標」。「可操作」的意思是,你有一些實質行動,可以立刻執行,令你明顯地,立刻直接向著那目標,走近了一點。

例如,「找到另一半」這個目標,並沒有任何的一步,你可以立刻執行,所以,「找到另一半」並不是「正作用目標」。你要走近「找到另一半」,就唯有先找出,它的「踏腳石目標」。例如,「增加自己的吸引力」,可以是「找到另一半」的其中一個「踏腳石目標」,因為,「吸引力增加」的其中一個「副作用」是,「找到另一半」。而「增加自己的吸引力」之中,有很多步驟,都可以立刻執行。例如,如果你平日沒有運動,你就應該立刻開始。當你養成了,做適量和適當運動的習慣後,除了身體會健康一些之外,你的身型亦會健美一點,而精神氣息更會明朗很多。那樣,你的整體吸引力,自然會大大提高。
   
又例如,有時候,面對一件大功課,或者大任務時,你會覺得有很大壓力。而大壓力的主要原因是,你企圖「完成任務」。但是,「完成任務」並不是一個「正作用目標」。亦即是話,它不是一個「可操作的目標」。試想想,有哪一個步驟,你現在立刻可以做,去「完成」哪個任務呢?

沒有。而亦正正是,根本沒有任何步驟,可以立刻執行去「完成任務」,而你又很想,去立刻「完成任務」,你才會煩惱不安。

正確的態度應該是,首先,你要認清,「完成任務」並不是一個「正作用目標」,所以,你要想一想,有什麼「正作用目標」,可以作為「踏腳石目標」,會引發出「完成任務」這個「副作用」。

其實很簡單,「完成任務」的「踏腳石目標」,就是「開始任務」。「開始任務」是一個「正作用目標」,可以直接去追求。一方面,「開始任務」可以立刻執行,即是「可操作的」。另一方面,只要你不斷「開始任務」,「完成任務」這一個劇情,自然最終會出現,不用你去操心。

— Me@2014.03.06

Keep on starting, and finishing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

— The Now Habit, p.109

2014.03.06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驗算校對 2.6

活在當下 6.6 | 唔識就飛 10.5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7 日的對話。

所以,有很大的機會,「完成了一題的一個部分後,就立刻作校對」這個策略,會令你的考試成績好一點。

那様,你怎樣可以肯定,對你來說,「每題即驗」是否真的好過「做完卷才驗」呢?

你一定要在平時先行測試。你在「按年份、計時間、計分數」做 past paper(歷屆試題)時,就應留意一下,兩個驗算策略之中,哪個對你最有利。

即使假設你選定了「每題即驗」,你還要研究,面對各種情境時,應該如何自處。例如,每種題目有何高速驗算方法?甚至,有哪些題目,你根本不應該驗算?

近乎每種題目,都有對應的高速驗算方法。例如,一題如果需要三分鐘運算,通常 15 秒內就可以完成驗算。那些高速驗算方法,你一定要在平時先行收集,因為,你不可能在考試的緊迫時間之中,即製即用。

但是,有時候,你會遇到一些新奇一點的題目,沒有你已知的高速驗算技巧,只能靠低速。例如,那一題運算需要五分鐘,而驗算亦需要五分鐘。那樣,你就要立刻取捨,決定值不值得花那額外的五分鐘,去驗算校對。

如果那一題是某長題目的第一部分,你就應該花,因為,那長題目之後幾部分的對錯,會建基於第一部分答案的正確與否。相反,如果那一題是某長題目的最後一部分,你就可以考慮,在題號上寫一個「C」字,代表暫時擱置驗算。

要掌握這些隨機應變的能力,就要靠試前日積月累的修行。考試時的清晰頭腦,來自平日的混亂心靈。

— Me@2013.11.12

2013.11.12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活在當下 6.5

驗算校對 2.5 | 唔識就飛 10.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7 日的對話。

如果你在平日先行收集和鍛鍊了,各類題目的驗算技巧,考試時就很難會遇上,不懂驗算或者緩慢驗算的情況。

每題每部後,就即時驗算,除了可以避免沒有時間驗算外,還有其他重大的好處。例如,你考試時的心理壓力會小很多,因為,大部分你已經完成的題目,你都有即時作驗算,導致正確的機會非常大。那樣,做往後的題目時,你就不會再擔憂 —— 究竟之前的題目,我會不會錯了很多運算,導致損失了大量分數?

即使到最後,你只完成了,整份試卷中九成的題目,至起碼,那九成的題目之中,你會得到幾乎全部的分數。相反,在沒有驗算的情況下,即使完成了所有題目,你也很可能會因為運算錯誤,導致只得到大概五成的分數;因為,如果一題長題目第一部分的答案數值錯了,該題的其他部分,就自然沒有什麼可能會正確。

還有,如果你從來都打算,完成所有題目後才驗算的話,你在做題目時,就會格外焦急,因為你很怕完成不了全部題目,導致沒有機會驗算;或者,你怕即使完成了所有部分,剩餘的時間仍然不足夠,去校對全部題目。格外的焦急,只會為你在運算時,帶來加倍的誤差。

所以,有很大的機會,「完成了一題的一個部分後,就立刻作校對」這個策略,會令你的考試成績好一點。

— Me@2013.11.08

2013.11.08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活在當下 6.4

驗算校對 2.4 | 唔識就飛 10.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7 日的對話。

所以,如果你打算,做完所有題目後,才開始作驗算,那就相當於打算了,從來不作驗算。

在那個根本沒有時間「返回來」的情況下,我就索性在完成任何一題的任何一部分後,都立刻作校對。

(✓)完成驗算的題目部分,我會在旁邊剔一剔(✓)。

(Q)如果某一題我暫時想不到,我就會在題號上圈一個「Q」字,示意立刻要去做下一題或者下一部分;如果完成了所有其他題目後,竟然還有時間剩餘的話,才回去再想再試。

(C)如果某一題完成了,但是發覺驗算過份花時間,我則會在題號上寫一個「C」字,代表暫時擱置,有緣再見。

如果你在平日先行收集和鍛鍊了,各類題目的驗算技巧,考試時就很難會遇上,不懂驗算或者緩慢驗算的情況。

每題每部後,就即時驗算,除了可以避免沒有時間驗算外,還有其他重大的好處。例如,你考試時的心理壓力會小很多,因為,大部分你已經完成的題目,你都有即時作驗算,導致正確的機會非常大。那樣,做往後的題目時,你就不會再擔憂 —— 究竟之前的題目,我會不會錯了很多運算,導致損失了大量分數?

— Me@2013.11.04

2013.11.0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驗算校對 2.3

活在當下 6.3 | 唔識就飛 10.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7 日的對話。

留意,驗算校對有兩個大方向。其一是做了所有題目後,才開始作驗算。其二是完成了一題的一個部分後,就立刻作校對。有時候,第一個進路會好一點;有時候,第二個進路會較合適。

大部分情況下,我會建議使用第二個進路 —— 每題每部後,就即時驗算,因為這方法特別適合用於,時間緊迫的公開試。

例如,我當年高考 Pure Maths(純數學)試卷的結構,會令人在考試時,繁忙到不會有時間「返轉頭」 —— 完成了的題目,不可能第二次閱讀修正的機會;除非,中途我有很多題目,也因為不懂做而留空跳過,導致「節省」了大量時間。那絕對是一件,非常不幸事件。

所以,如果你打算,做完所有題目後,才開始作驗算,那就相當於打算了,從來不作驗算。

— Me@2013.10.31

2013.10.31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活在當下 6.2

驗算校對 2.2 | 唔識就飛 10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7 日的對話。

而我慣常使用的,是這方法一個絕一點的版本。即使是對於同一題而言,如果它分了例如 a,b,c,d 四部分,做 a 部分時,我不會容許自己看到 b 部分;做 b 部分時,我亦不會容許自己看到 c 部分;如此類推。因為在每一步,我也只專心閱讀那一個部分、那一句句子,錯誤理解題目的機會,就會大大減少。

完成了 a 部分後,我會立刻驗算該部分。驗算完畢,我就會在 a 部分旁邊剔一剔(✓)。那樣,即使在運算 b 部分時,我仍然和必須看到 a 部分,我也不會覺得煩擾,反而,我會覺得愉快滿足。

留意,驗算校對有兩個大方向。其一是做了所有題目後,才開始作驗算。其二是完成了一題的一個部分後,就立刻作校對。有時候,第一個進路會好一點;有時候,第二個進路會較合適。

大部分情況下,我會建議使用第二個進路 —— 每題每部後,就即時驗算。

— Me@2013.10.29

2013.10.29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活在當下 6

驗算校對 2.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7 日的對話。

還有另一個方法,可以令你在閱讀長題目時,快一點和準一點,你可以同時使用。

對我來說,考試是一個十分厭惡的過程,尤其是數學科。在數學科的考試中,每每有十幾題有很多文字的長短題目,而即使精確地明白了那堆文字,亦不代表你知道,如何運算作答;即使知道如何作答,你又不知道,中途有沒有運算錯誤。所以,為了減低厭惡程度,我習慣在做第一題時,用答案紙順勢遮蓋住,第二題和其他題目。那會令我舒服一點。

到要做第二題時,我才會讓自己看到第二題。在我的視線範圍內,就只有第一和第二題,而第三題或以後的,就會仍然遮蓋著。雖然,在運算第二題時,我會看到第一題,但是,因為那時的第一題是「已答之題」,所以並不會構成,我額外的心理壓力。

而我慣常使用的,是這方法一個絕一點的版本。即使是對於同一題而言,如果它分了例如 a,b,c,d 四部分,做 a 部分時,我不會容許自己看到 b 部分;做 b 部分時,我亦不會容許自己看到 c 部分;如此類推。

— Me@2013.10.27

2013.10.27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無限倍 1.2

身輕如燕 1.8 | 試前暑假 3.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0 日的對話。

萬事起頭難。最難的一步,往往是開始執行大計時的那一步。相反,起頭萬事易。開始了以後,要持續執行往後的步驟,反而沒有那麼困難。

所以,如果你可以在中七(中學的最後一個學年),開學前的那個暑假,先行開始執行你的「past paper 大計」,先行完成數份 past paper(歷屆試題)的話,你的進度就已經是,一般人的一千萬倍。

— Me@2013.09.03

2013.09.03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三小時問題 2.4

Half an Hour 7.4 | 身輕如燕 1.5 | Allow no exceptions 3.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0 日的對話。

另外,在每個半小時方格中,千萬不要讓自己看到時鐘,因為一看時鐘,就代表你已經分了心。不看時鐘,又怎樣可以知道時限已到呢?

在每個半小時方格的開始,你都要設定鬧錶或者鬧鐘,於半小時後響。在每格五分鐘休息的開始,你就更加要那樣做。你不設定鬧錶於五分鐘後響的話,那五分鐘往往會自動膨脹成五小時。

— Me@2013.08.25

2013.08.25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三小時問題 2.3

Half an Hour 7.3 | 身輕如燕 1.4 | Allow no exceptions 3.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0 日的對話。

還有,在每格半小時內,不要容許其他科的東西,無論是書本或者筆記,存在於自己的視線範圍以內。甚至,即使同一科的其他東西,只要是跟手頭工作沒有直接關係的,都一定要它們消失於那半小時的世界之中。

無論是其他科的東西,還是同一科的其他東西,都只會不斷折磨你: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放棄吧!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現在多努力也沒有用。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現在多專心也是多餘的。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是垃圾!

垃圾!垃圾!垃圾!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不會夠時間的。

垃圾!垃圾!垃圾!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你還有很多東西未做!

— Me@2013.08.22

2013.08.22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三小時問題 2.2

Half an Hour 7.2 | 身輕如燕 1.3 | Allow no exceptions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0 日的對話。

我每次講這一點時,幾乎每個人都會笑。原因是,每個人都是那樣,有系統地浪費時間的。我年輕時也是那樣。

那様,有什麼方法,可以令到自己,在每格半小時內,一定可以專心到呢?

方法很簡單,就是每次一發現自己分心時,立刻回來。「專心」的意思,並不是指「百分百專心」,因為那不合常理,十分危險。真的「百分百專心」的話,即是你已經陷入瘋狂,神智失常,連發生火警也不知道。

(CYW:哈哈 … )

「專心」的意思,其實就好像「單車行直線」一樣。單車(自行車)嚴格來說,是不能沿著直線行走的。所謂的「行直線」,其實是每次偏左時,就立刻轉右;每次偏右時,又立刻轉左。

(TK:但是,我踏單車時,是走到直線的。)

那是錯覺。其實你雙手是在自動地,不斷調節方向的。

那正正就是「懂踏單車」和「不懂踏單車」的分別。「不懂踏單車」的人,要很有意識地,去扭動方向盤,結果弄巧反拙,失去平衡。凡是需要靠「有意識去思考」的,都會比較慢 —— 慢過平衡車身時,所需要的「調節方向反應速度」。

— Me@2013.08.19

2013.08.19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三小時問題 2.1

Half an Hour 7.1 | 身輕如燕 1.2 | Allow no exceptions 3.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0 日的對話。

第二個方法是,如果不是用來做 past paper(歷屆試題),即使時間表有一個「三小時方格」,你都不要把它原封不動地放在那裡。你要把那三小時分成六格,每格半小時。每次只要求自己,專心半小時。

在那半小時內,溫書以外的其他任何事情,也不可以做,除非發生火警,你需要立即逃難。如果不是火警,半小時內,不可離開座位。你不可以去洗手間、不可以去開冰箱拿東西吃、不可以聽電話、不可以教弟妹做功課、不可睡覺、不可以做運動、不可以整理書桌;等等。

其實我正在講的,並不是新的東西,所以你毋須抄錄這番說話。你只要到我的網誌,點擊「魔法時間表」那個標籤,就可以讀到我提議的,讀書時間管理系統。

雖然那半小時比較辛苦一點,但是,每半小時後,你都會有五分鐘的休息。然後,你才開始下一個「半小時方格」的工作。那五分鐘休息的作用是,讓你完成剛才,原本想做的雜務,例如回覆電話訊息等。

根據我這個系統,因為你每次只會要求自己,連續專心三十分鐘,所以阻力較小,成功的機會較大。

相反,如果你貿然要求自己,一次過連續專心三個小時,那就是企圖違反自然定律,後果是弄巧反拙,得不償失。通常的劇情是,那三小時的上半場,你會用來無所事事;然後,再用下半場來內疚。

(TK:哈哈 … )

留意,即使你聽我的提議,把那個三小時大方格,分成六個半小時的小方格,如果你沒有嚴格執行「如果不是火警,半小時內,不可離開座位,不容有例外」的政策,你都會遇上類似的夢幻情境:

第一格半小時,你會去了洗手間; 

第二格,你會去了開冰箱拿東西吃;

第三格,你會去了聽電話;

第四格,你會用來整理書桌;

第五格,你會用來內疚;

第六格,你會用來後悔。

(TK, HYC, CYW, CYM:哈哈 … )

我每次講這一點時,幾乎每個人都會笑。原因是,每個人都是那樣,有系統地浪費時間的。我年輕時也是那樣。

— Me@2013.08.16

2013.08.17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