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萬個小時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24 日的對話。

.

(安:但是我的工作,幾乎沒有一些方面,需要任何的學術成份。)

或者,未必一定是一些,十分高層次的學術課題。在你正職當中,乘機磨鍊一些才藝,都可以。例如,我在之前的工作,訓練了表達技巧。我在中學教書時,需要每天講學三個多小時。講了一年半載後,說話才通順,可以完成完整句子而不「跳線」。

那個經驗,令我知道任何學問,或者才藝,如果要訓練自己,純熟到足以用來維生賺錢,或者娛樂滿足,需要的時間幅度是,一日幾小時,持續一兩年,才會開竅;然後,再持續一兩年,才會知道自己,在該門學問才藝,為何會開竅,開了什麼竅;又再過一兩年,才會有能力教人,如何在該門學問才藝開竅。

我現在的狀態是,在某些範疇中,有能力教人之餘,還有能力教人如何教。亦即是話,如果教員甲的教學質素,好過教員乙的話,我可以解釋到,甲比乙好在哪裡。

— Me@2021-04-08 02:11:07 AM

.

.

2021.04.09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一萬個小時 3.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24 日的對話。

.

所以,我原初「每個星期,花兩個小時,和你研究學術話題」的安排,暫時執行不到,因為,需要你先行閱讀完這本書。期間,我可以先講其他話題。

(安:今課體驗的主要得著是,令我覺得之前的舖排,可能有一些方向性的錯誤。)

什麼呢?

(安:我沒有考慮過,原來背後要付出… 要達到該個層次的細節程度,原來是需要…)

幾個月。

(安:仲要係我唔太願意付出嘅。結果,就什麼細節都學不到。)

是呀。

(安:那就即是要,有一個很大的誘因,令到我肯大規模地付出。)

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研究一個,直接和你工作相關的學術課題,可以嵌入你的正識之中。

上班的性質就是那樣。你是正常人,不喜歡上班。但是,你仍然會花多個月,甚至多年,去上班。

(安:但是我的工作,幾乎沒有一些方面,需要任何的學術成份。)

或者,未必一定是一些,十分高層次的學術課題。在你正職當中,乘機磨鍊一些才藝,都可以。例如,我在之前的工作,訓練了表達技巧。我在中學教書時,需要每天講學三個多小時。講了一年半載後,說話才通順,可以完成完整句子而不「跳線」。

除非自己還是小學生,正常人如果不是,在正職工作之中,不可能提取那極超大量的時間去練功。

— Me@2021-04-02 08:08:56 PM

.

.

2021.04.03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Interest, 3

1. The price paid for obtaining, or price received for providing, money or goods in a credit transaction, calculated as a fraction of the amount or value of what was borrowed

2. A great attention and concern from someone or something; intellectual curiosity

— Wiktionary

.

If you have a lot of interests now, you will have a lot of interests.

興趣造就利息。

— Me@2021-03-03 05:23:49 PM

.

利息

~ 休息時自生之利

~ 自動收入

— Me@2021-03-03 05:25:42 PM

.

.

2021.03.06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Upgrade path, 2

In order to get yourself to do something, give a future to it.

— Me@2011.08.07

.

Futurize my job.

— Me@2011.08.07

.

Sometimes, I want to do something but have no motivation to do it.

For example, I wanted to do the exercises of a Superspring textbook. So I decided that I would publish my exercise solutions.

Then, since my exercise solutions would have long term use, I was willing to spend a lot of time working on them.

— Me@2021-02-02 11:47:29 PM

.

.

2021.02.03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三一萬能俠, 2

太極滅世戰 2.2 | PhD, 4 | 財政自由 4

.

一九九六年的那個暑假,我開始參加 Ken Chan 的物理補習班,開始一步一步的,解決了「空有目標,沒有執行之道」這問題。

有了「做物理學家」這長遠目標後,我感到人生不再一樣,雖然,我讀書的日常生活,仍然十分混亂。不一樣的地方主要是,我讀書的動機,大了很多;次要是,我開展了閱讀的習慣,不只是物理書籍。

那時,我的短期夢想是,升讀預科,選修物理、純數學 和 應用數學 三科。在書局,見到應用數學的一排課本,單單是書脊上的課題名稱時,就已經觸動我心靈:

Theoretical Mechanics I

Theoretical Mechanics II

Differential Equations

Numerical Methods

Probability and Statistics

.

雖然中五會考的成績不好,但是幸好仍然足夠令我選俢到,物理、純數學 和 應用數學 三科。所以,中六中七那兩年的預科生活,暫時而言,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但那段時間,同時是最辛苦的。當然,正正是因為最辛苦,才可爭奪到,那麼密集深刻的數學物理知識和功力,繼而為我帶來最大的快樂。那正正是「難能可貴」的意思。

How would it be possible, if salvation were ready to our hand, and could without great labour be found, that should be by almost all men neglected?

But all excellent things are as difficult as they are rare.

— Spinoza

其實,莫講話有鉅大收穫;即使沒有,單單是可以「全天候研究數學和物理」,就足夠令我把那兩年,視為「直到現在,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那時那境,難以複製。

.

幾年前,不記得從何而來的靈感,創作了以下的面試題目:

1. What is the happiest moment in your life ever?

2. Can you re-create that moment?

3. If not, why not?

— Me@2013.08.03

  1. 到目前為止,哪個時刻是你最快樂的?

  2. 你可以重造那個時刻嗎?

  3. 如果不可以的話,為什麼不可以呢?

.

(如果是最快樂的一刻,我選第一次見到我弟弟的那一刻。

如果是最快樂的一天,我選大學第一天。)

如果是最快樂的一個時代,我選預科的那兩年。

我暫時不能重造那個時代,主要因為還未有足夠的金錢儲備,令我可以,毋須做工維生,從而「全天候研究數學和物理」。

— Me@2020-08-16 07:15:02 PM

.

.

2020.08.21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3.4

如果可以用時光機,把那些讀書策略傳送到 16 歲時的自己,而又只能夠長話短說的話,我會提醒自己,

不要企圖去,違反「自然定律」。 

比喻說,如果你企圖把二公升的水,倒進只有一公升的杯中,悲劇注定會發生。

同理,如果有一件工作,正常人要花十小時,才能圓滿完成,而我企圖去,僅僅用五小時的話,質素必然會奇差。

一切要符合邏輯和自然定律。

第一定律是:

相對於當年香港中學會考(中五公開試)的課程時間長度和深淺程度而言,一個平均智力的人,只要運用一些簡單的時間管理系統,都可以在各科之中,獲得上佳成績。

會考課程由中四開始,至中五開考,大約有一年零七個月的時間。

但是,當時我詢問 Ken Chan 讀書方法,或者時間管理技巧時,情境並不是那樣的。

(問:何出此言呢?)

我在中四時,大部分時間,都用來擔憂和內疚,真正用來讀書時間奇少。所以,我是在中五開始時,才真正(企圖)開始準備會考的。而最慘的是,那時,我仍然花了不少的時間,去擔憂和內疚。

當時我詢問 Ken Chan 讀書方法,或者時間管理技巧時,已經是中五的中段時期;距離應考,只剩幾個月的時間,並沒有一年零七個月的時間。所以,心態上,我不應想像,仍然有什麼方法,可以令我可以在所有科目,都奪取 A 級成績。合理的問題應該是:

如何善用那剩下的幾個月,把它發揮最大的功效?

有多少科目,仍然有機會奪 A?

有哪些科目,只能退而求其次,奪 B 了事?

又有哪些科目,其次也不行,只能期望守住 C?

.

第二定律是:

假設某一科奪 A 需要的分數是 100 分,而對應需要研習時間 1000 小時。

如果奪 B 需要的分數是 80 分的話,對應需要研習時間,必定遠低於 800 小時;因為凡事該科課程中,最艱深和最費時的題目,你都可以選擇放棄。

— Me@2020-02-08 11:36:41 AM

.

.

2020.02.08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時間止血 1.6.2

止蝕 3.6.2 | 活在當下 4.6.2

.

又例如,我年青時往往會因為.浪費了時間而內疚。後來我發現,人其實有「浪費時間」的心理需要。

我不容許自己浪費時間,往往導致我浪費過多的時間。當我的思考顯意識,企圖毫無保留地,迫自己百分百「善用時間」時,我的身體潛意識,就會不留餘地地,浪費人類所能達到,最多的時間。

如果你在編時間表時,預早安排了一些,用來「浪費時間」的空格,那樣,「浪費時間」這活動,就自然受到控制。

— Me@2013.06.25
.

有如睡覺一樣,如果不安排時間睡覺,你身體就會反抗,在不應該睡覺的時候,例如駕車時,睡覺,十分危險。

— Me@2019-12-24 11:15:13 AM

.

.

2020.01.02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財政自由 1.3.3

PhD, 3.8.3

.

(問:你即是話,財政充裕前,讀研究院時,即使智力再高,往往沒有自由去,研究自己喜歡的課題。但是,要等到財政自由時,才研究學術的話,又未必仍然有足夠的智力。)

無錯。那是兩難。

有如人生目標一樣,不會只有一個。當兩個目標有衝突時,要麼取一捨一、要麼雙方妥協。有時靈機一觸的話,則可以協同互生,合而為一。

(問:協同互生?如何執行?可否舉一個例?)

我也不知道呀。如果我知道詳細的解答,我的生活就不會那麼悲慘。

(問:你的生活悲慘?)

大部分人也是那麼吧。每天上班下班,直到退休。最終也做不到,自己最終想做的東西。簡稱「遺撼」也。

.

(問:你真的完全不知道嗎?)

又不是完全不知道。只是嘗試當中,尚未成功。所以我不好意思講出來。

(問:只作參考,無傷大雅吧?)

短期而言,先找一份全職,而不全天候的工作,以作維生之用。

並非所有全職工作,都是全天候的。有不少工作職位,有真正下班時間。亦即是話,下班後到下一天上班前,都暫時毋須操心,那份正職的份內事務。

(問:即是有工餘時間。)

無錯。當然,要找到這種工作,並非毫無難度。

例如,你每天下班後,至睡覺前,有三個小時的集中精神時間。你就用那三小時,從事你真正嚮往的事業。

(問:用空閒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那太明顯吧?)

未講完。

重點是,要極度認真。那並不是純粹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更是「從事自己想發展的事業」。換句話說,那並不只是「每天的娛樂」,而亦是「人生的目標」。

而要做到「極度認真」,就必須無止境地創作和無間斷地發表。

(當然,你亦同時要,做好版權的保護,避免別人盜取你的作品後,反過來指控你抄襲了他。)

— Me@2019-12-30 09:56:25 PM

.

.

2019.12.31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8.2

財政自由 1.3.2

.

讀研究院的最大作用是,獲取獨家資料和人脈。

做到物理學家的其中一個,近乎先決條件是,認識一些一流的物理學家,從而可以跟他們對話。換句話說,讀研究院的主要目的是,爭取跟一些物理神人,對話的機會。
.

(問:但是,你又提議最好在,已經有財政自由時,才讀研究院?那樣,豈不是起碼要三、四十歲時,才可以讀研究院?

那時,頭腦都已經,大大不如十多二十歲了。)

無錯。那是兩難。

有如人生目標一樣,不會只有一個。當兩個目標有衝突時,要麼取一捨一、要麼雙方妥協。有時靈機一觸的話,則可以協同互生,合而為一。

(問:那即是怎樣?)

每個人不同,沒有一定的答案。但是,你可以參考學術界中,成功或失敗人士的經驗,從而避開一些宏觀的錯誤。之於其他細節,只能隨機應變,見步行步,行步見步。

例如,有些人年輕時專心賺錢,暫時放棄讀書;打算老一點時,才重操學業。但是,老一點時,已經沒有心思了。

沒有「心」的原因是,年紀越大,機會成本越高。亦即是話,研究學術的時間,往往可以用於更偉大的地方。沒有「思」的原因是,年紀越大,一般而言,身體和智力也不如年輕時。

(問:你即是話,財政充裕前,讀研究院時,即使智力再高,往往沒有自由去,研究自己喜歡的課題。但是,要等到財政自由時,才研究學術的話,又未必仍然有足夠的智力。)

無錯。那是兩難。

有如人生目標一樣,不會只有一個。當兩個目標有衝突時,要麼取一捨一、要麼雙方妥協。有時靈機一觸的話,則可以協同互生,合而為一。

(問:協同互生?如何執行?可否舉一個例?)

— Me@2019-10-22 09:44:23 PM

— Me@2019-12-17 09:35:51 PM

.

.

2019.12.18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點石成金 8

The Metagame, 2

.

無謂的事務,如果不可避免,你可試試加一個有謂的情境。

For a boring but unavoidable task, add an amazing context.

For an interesting but useless activity, add a meaningful context.

For example, I use video games to train my courage.

— Me@2011.08.24

— Me@2019-12-12

.

.

2019.12.12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財政自由 1.2

(問:那就即是話,要在還年青時,就賺到一生夠用的金錢?

為什麼要選擇,那麼難的目標?)

.

(問:但是,財政自由,又可以如何實現呢?)

.

首先,要有一個概念,就是:

長遠而言,為生不可靠「售賣時間」,而要靠「創造價值」。

例如,你是一位音樂演奏家。如果你的收入,主要來自去現場演出的話,那就為之,以「售賣時間」為生。

.

假設,作為音樂演奏家的你,今次的主要收入,再不是來自去現場演出,而是靠灌錄唱片來售賣的話,你就是以「創造價值」為生。那就再不只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了。你的收入,再不取決於,你花了多少時間演奏;而是取決於,你演奏的質素。那樣,你的收入,再不只是,靠主動去賺取,還同時有另一部分,可以被動地接收。

前者可以稱為「主動收入」;而後者則可稱為「自動收入」。

(問:依靠「售賣時間」而來的收入,就為之「主動收入」?

倚賴「創造價值」而來的收入,就即是「自動收入」?)

無錯。

(問:有自動生成收入的話,就當然十分高興。但是,那些「自動收入」,又從何而來呢?

你講的例子,我很難執行。

我又不是音樂家。即使是音樂家,大賣唱片,或者開到大型演奏會的,萬中無一。)

那並不是非黑即白。我並不是叫你,將你所有的靠「售賣時間」的收入來源,立刻刪除,百分百改為「創造價值」。

第一步應是,正職以外先加多,起碼一個收入來源;不論那一個新的賺錢方法,在開始時,賺到的有多微薄。

重點是,那方法的方向正確,長遠而言,可以令你收入中的自動部分,比重越來越多。

— Me@2019-09-10 08:33:38 PM

.

.

2019.09.14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財政自由 1.1

(問:根據你的講法,好像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應該讀研究院似的。)

在理想的情況下,你可能應該讀研究院。

.

(問:那樣,你心目中的理想情況是什麼?)

假設你已經有財政自由,你就有可能,適合讀研究院;…

.

(問:那就即是話,要在還年青時,就賺到一生夠用的金錢?
為什麼要選擇,那麼難的目標?)

.
 
(問:但是,財政自由,又可以如何實現呢?)

首先,要有一個概念,就是:

長遠而言,為生不可靠「售賣時間」,而要靠「創造價值」。

例如,你是一位音樂演奏家。如果你的收入,主要來自去現場演出的話,那就為之,以「售賣時間」為生。

「售賣時間」的致命傷是,收入不可倍增放大。那就是所謂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問:「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有什麼問題?)

連基本正常的生活,也可能推持不到。

例如,衣食住行是必須的。即使只講「住」,如果你的收入來源,只有薪金的話,你也要花十至三十年(或以上)的時間,才可以累積到有足夠的金錢,去支付買房子所需的首期。

— Me@2019-08-21 07:40:35 PM

.

.

2019.08.23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7.2

碩士 4.7.2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7.2

.

(問:根據你的講法,好像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應該讀研究院似的。)

在理想的情況下,你可能應該讀研究院。

(問:那樣,你心目中的理想情況是什麼?)

假設你已經有財政自由,你就有可能,適合讀研究院;因為,以前講有關讀研究院的一堆大問題,將會細很多,例如:

  1. 如果你是自資,就即是不拿學校的資助。那樣,你就不是僱員。研究以外的工作,例如做助教等,可以一概不理。

  2. 同理,你的博士導師再不會是,你工作上的上司。反而,你是消費者,他是你的僱員。

(問:怎樣為之「有財政自由」呢?)

即是你當時的積蓄,已足夠你一生人的使用。

(問:那就是即是「退了休」?)

不太一樣。

一來,「退休」通常是指,年紀大時才發生。追求財政自由的人,通常不會計劃,在年老時才財政自由;因為,追求財政自由的主要目的是,不用再每天上班,從而,有足夠的時間,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二來,大有部分人「退休」時的積蓄,其實不夠餘生的使用。亦即是話,他們的財政,其實未有自由。

(問:那就即是話,要在還年青時,就賺到一生夠用的金錢?

為什麼要選擇,那麼難的目標?)

假設,你的理想是要,做一個物理學家。如果沒有財政自由,即使你做了物理學家,你也做不到物理學家。

(問:那麼玄?什麼意思?)

如果要做物理學家,通常的方法是,做物理教授。但是,做了教授後,你會發覺,教授的主要工作,其實是為其研究團隊,爭取研究撥款。

那樣,你只會剩下極少時間,給自己研究物理。

— Me@2019-07-06 10:57:22 PM

.

.

2019.07.10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Richard Stallman

I’ve always lived cheaply. I live like a student, basically. And I like that, because it means that money is not telling me what to do. I can do what I think is important for me to do. It freed me to do what seemed worth doing. So make a real effort to avoid getting sucked into all the expensive lifestyle habits of typical Americans. Because if you do that, then people with the money will dictate what you do with your life. You won’t be able to do what’s really important to you.

— Richard Stallman

.

There is nothing wrong to be a student-having a lot of new learnings and new young friends, as long as you can earn enough money.

— Me@2011.08.20

.

.

2018.05.15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DS9

33 INT. HOLDING AREA

Quark and Sakonna are sharing the same cell.

QUARK
I hope you’re happy.

SAKONNA
I am a Vulcan. My emotional state is irrelevant.

QUARK
Well I’m a Ferengi. And my emotional state is very relevant. And right now, I’m miserable. And it’s all your fault.

SAKONNA
You were well paid for your assistance.

QUARK
Not well enough. Look, why don’t you just tell them what they want to know?

Sakonna just stares at him.

DEEP SPACE: “The Maquis, II” – 02/17/94 – ACT FOUR 42.

33 CONTINUED:

QUARK
(continuing, talking confidentially) I know the Cardassians can’t be trusted. I know that the Central Command would like nothing better than to destroy the Federation colonies in the Demilitarized Zone.

SAKONNA
Then you agree with our position?

QUARK
Not for a second.

SAKONNA
Why not?

QUARK
Because your position is… (searching for the right word) Illogical.

This takes Sakonna off guard.

SAKONNA
Do you propose to lecture me on logic?

QUARK
I don’t want to, but you leave me no choice. It all comes down to the third Rule of Acquisition.

(off her blank reaction)

You don’t know that one, do you?

SAKONNA
I am not well versed in Ferengi philosophy.

QUARK
Remind me to get you a copy of the Rules. You never know when they’ll come in handy. Now, the third rule clearly states,

Never pay more for an acquisition than you have to.

SAKONNA
Logical. But I fail to see how that applies to my situation.

DEEP SPACE: “The Maquis, II” – 02/17/94 – ACT FOUR 43.

33 CONTINUED: (2)

QUARK
You want to acquire peace. Fine.

Peace is good. But how much are you
willing to pay for it?

SAKONNA
Whatever it costs.

QUARK
That’s the kind of irresponsible spending that causes so many business ventures to fail.

You’re forgetting the third rule. Right now peace could be bought at a bargain price and you don’t even realize it.

SAKONNA
I find this very confusing.

QUARK
Then I’ll make it so simple that even a Vulcan can understand. The Central Command has been caught red-handed smuggling weapons to their settlers. So from now on, every ship approaching the Demilitarized Zone will be searched. Without the support of the Central Command, the Cardassian settlers won’t be so eager to fight.

SAKONNA
You forget the weapons they already have.

QUARK
They have weapons… you have weapons… everyone has weapons. But right now, no one has a clear advantage. So the price of peace is at an all-time low. This is the perfect time to sit down and hammer out an agreement. Don’t you get it… attacking the Cardassians now will only escalate the conflict and make peace more expensive in the long run. Now I ask you, is that logical?

Quark sits down, pleased with his performance.

— Star Trek: Deep Space Nine

.

.

2018.03.16 Fri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