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舊戲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能結出好果的,就為之「好樹」。能治療(或舒緩)病患的,就為之「好醫生」。

同理,如果一個建議,或者個觀點,能大大改善,讀者的心靈世界,甚至實際生活的話,那就為之「境界極高道理」。

(以下的「瀕死經驗者」,是「自稱經歷瀕死經驗人仕」的簡稱。同理,「瀕死經驗後」,是「所宣稱的瀕死經驗後」的縮寫。)

有部分瀕死經驗者,在瀕死經驗後,性格太幅度地改善,道德超常地提升。那樣,他口中的道理,可信度自然甚高。

(問:那樣,你又如何呢?

雖然,你未曾有過瀕死經歷,但是,你有閱讀過,所謂由瀕死經歷中,領悟到的道理。你有沒有嘗試,應用過它們?結果是「好果」?還是「壞果」?)

有部分是好果,受用無窮。但是,不幸地,亦有部分是壞果,受害無窮。那就是為什麼,我剛才再三強調,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樣,你又可否舉例,哪些是帶來「好果」的真道理,而哪些卻是帶在「壞果」的假道理?)

不太可以,因為,沒有足夠的上文下理,個別道理說出來,很容易造成誤解。但是,要有足夠的上文下理的話,除了此刻需要,長篇大論外,聽者的人生閱歷,不能太少。

(問:即是話,要足夠老?)

可以這樣說。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大方向。

年輕人,很容易以為,動聽的(所謂)道理,就是真確的道理。

只要你能夠提防這種錯覺,你就已經可以,避免大量的錯誤。

— Me@2018-11-08 11:24:23 AM

.

.

2018.11.0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A pretty girl, 2

Women are directly fitted for acting as the nurses and teachers of our early childhood by the fact that they are themselves childish, frivolous and short-sighted; in a word, they are big children all their life long–a kind of intermediate stage between the child and the full-grown man, who is man in the strict sense of the word. See how a girl will fondle a child for days together, dance with it and sing to it; and then think what a man, with the best will in the world, could do if he were put in her place.

— Of Women

— Arthur Schopenhauer

.

When the elderly Schopenhauer sat for a sculpture portrait by the Prussian sculptor Elisabet Ney in 1859, he was much impressed by the young woman’s wit and independence, as well as by her skill as a visual artist. After his time with Ney, he told Richard Wagner’s friend Malwida von Meysenbug, “I have not yet spoken my last word about women. I believe that if a woman succeeds in withdrawing from the mass, or rather raising herself above the mass, she grows ceaselessly and more than a man.

— Wikipedia on Arthur Schopenhauer

.

Anybody can look at a pretty girl and see a pretty girl. An artist can look at a pretty girl and see the old woman she will become. A better artist can look at an old woman and see the pretty girl that she used to be. But a great artist — a master — and that is what Auguste Rodin was — can look at an old woman, portray her exactly as she is… and force the viewer to see the pretty girl she used to be…. and more than that, he can make anyone with the sensitivity of an armadillo, or even you, see that this lovely young girl is still alive, not old and ugly at all, but simply prisoned inside her ruined body. He can make you feel the quiet, endless tragedy that there was never a girl born who ever grew older than eighteen in her heart…. no matter what the merciless hours have done to her. Look at her, Ben. Growing old doesn’t matter to you and me; we were never meant to be admired — but it does to them. Look at her! (UC)

— Robert A. Heinlein

.

.

2018.10.27 Saturday ACHK

凌晨舊戲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

如果,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我當時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問:那亦可能只是你的誤會。按常理,程度較低的人不會知道,所謂「程度高的人或說話」的真假。

例如,如果你沒有學過物理,當一個物理學家,介紹核電廠如何運作時,其實,你並不會百分百肯定,他講的東西,是真還是假;除非,他的言論,明顯自相矛盾;那樣,你就可以立刻肯定,那是假的。)

所以,我只提及「可信度」,而沒有一口斷定「真假」。

其實,有更日常生活的例子:

我因為不是醫生,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有病時才會考慮去醫生。而正正是因為,我的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我並沒有能力,可以肯定一個醫生的建議是正確的。但是,我總不有能因為那樣,而任何情況下,都不去看醫生。

判斷一位醫生可不可信,唯有靠(他人或自己)的實證。

合理的做法是,如果一個醫生的建議,通常令你的病情舒緩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可信」。相反,如果一個醫生的治療,只是「間中」令你病情舒緩,而「間中」到一個程度,令你覺得那跟隨機沒有分別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不可信」。

——

當然,「瀕死經驗」並沒有所謂「實證」。你總不能叫我,刻意製造「瀕死經驗」,冒生命危險,去檢驗其真偽。

但是,留意,即使是剛才「判別醫生說話真偽」的例子,所講的「實證」,其實也只是,間接的實證。如果你要直接的實證,你就真的需要,先入醫學院,受訓成為醫生,才接近百分百地肯定,其他醫生的建議,是真還是假。

但是,那成本太高。在一般情況下,常人也不應那麼誇張。利用一個醫生的治療準繩度,來釐定其可信度,才是合理可行的方法。

——

同理,如果某人(甲)宣稱,經歷過「瀕死經驗」,而你又想「判別其真假」的話,你可以用以下的幾個方法。

(留意,這裡的「判別其真假」只是「評價其可信度」的簡寫。剛才你也提到,要百分百地證明,某些言論是真的,是沒有可能的。)

.

第一,甲所講的瀕死經驗,和其他曾經瀕死人士的講法,有何異同。

第二,會不會甲其實根本未曾有過瀕死經驗,只是道聽途說,人云亦云而已。

這一點非常難考證。以下的則比較容易觀察。

第三,瀕死經驗中,他所領悟到的道理,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一般道理的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 Me@2018-10-26 08:48:21 PM

.

.

2018.10.26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凌晨舊戲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我當年閱讀,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是因為有極大的興趣。

而我當年閱讀,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則是因為那時是,我的研究生時代;在工作上,有著極大的不幸。閱讀「瀕死經驗」的文章,可以暫時抽離當時的生活,以作減壓。

那段時期,我大部晚上,也不太願睡覺;往往拖到凌晨三點鐘才睡。我十分不想,明日的來臨。我不願面對,明日的事務。

當然,那十分不健康,不宜鼓勵。

— Me@2018-10-12 05:48:23 AM

.

.

2018.10.12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神的旨意 2.4

魔:為什麼「全能」者不可「全惡」?

甲:你如果是「全能」,就毋須問我這個問題。

.

如果你是「全惡」,你的構成部分,就不能相處。而「你」,作為一個整體,並不會存在;必須散落成一大堆,獨立的部分而存在。而各個分部,各自內裡必有善部,才可能凝聚,不再分裂。

.

魔:即使我不是「全惡」;即使我有所謂「善部」,你難保我「惡部」的法力,大於「善部」?

.

甲:

第一,即使假設是那樣,那也沒有大意義,因為,你總不能完全忽略,你善部的旨意。

如果你的惡部,完全不理善部地作惡,那就即是,你的善部名存實亡。沒有善部,「你」必會分裂。

.

第二,除了你存在以外,我也存在;其他生命體也存在。

善的會合作,那是定義。善的會合作,去抵擋你的惡。

雖然,惡部有「破壞容易過建設」的優勢,但是,善部也可以應用「破壞容易過建設」,去破壞惡部的破壞計劃 。

.

第三,惡人自有惡人磨:

相似的人,因為各種原因,傾向身處相近的地方,簡稱「物以類聚」。

壞人的身邊,通常是其他壞人。壞人最怕的,往往是其他壞人。

最終對付你的人,是你自己。最終對付你惡部的人,是你自己的惡部。

— Me@2018-09-02 03:05:45 PM

.

.

2018.09.02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神的旨意 2.3

.

神:我是神,而你只是人。神的心思,凡人不一定能夠理解。所以,作為凡人的你,應該心存謙卑,完全信任你的神,奉行神的旨意。

甲:不合理呀!

如果要殺害無辜,才可上天堂,而不殺害無辜,會被罰落地獄的話,那代表著,你天堂的居民,都是壞人;而你地獄的居民,反而是善人。

那樣,你的所謂「天堂」,根本是我的地獄。而你雖然自封為「神」,卻根本是我的「魔」。

.

魔:我是魔又如何?我的法力遠高於你。我可以令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甲:會有真正善良的神,去保護我。

魔:難保我的法力高過善神。「魔」就不可以是全能的嗎?

甲:如果是全能,你怎會有動機,去虐待凡人呢?既是全能者,又怎會那麼無聊,損人不利己?

另外,如果你法力高強,乃至「全能」,你就不可能是「全惡」的。你必定有善部和惡部。你的善部,就是善神。

魔:為什麼「全能」者不可「全惡」?

— Me@2018-08-13 11:54:47 AM

.

.

2018.08.13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神的旨意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

又例如,如果現在神明顯靈在你面前,你怎樣判斷,那真的是「神明」?

「祂」既可能其實是「邪靈」,亦可能只是你自己的幻覺而已。

.

假設,現在神明顯靈,向你(甲)頒下旨意:

.

神:你必須殺害無辜,將來死後,才可以上天堂;否則,我會罰你下地獄。

甲:我不想作惡。

神:那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你必須奉行神的旨意。

甲:但是,為什麼要我殺害無辜呢?

神:我是神,而你只是人。神的心思,凡人不一定能夠理解。所以,作為凡人的你,應該心存謙卑,完全信任你的神,奉行神的旨意。

甲:不合理呀!

如果要殺害無辜,才可上天堂,而不殺害無辜,會被罰落地獄的話,那代表著,你天堂的居民,都是壞人;而你地獄的居民,反而是善人。

那樣,你的所謂「天堂」,根本是我的地獄。而你雖然自封為「神」,卻根本是我的「魔」。

— Me@2018-07-16 07:51:33 PM

.

.

2018.07.18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神的旨意 2.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

又例如,如果現在神明顯靈在你面前,你怎樣判斷,那真的是「神明」?

「祂」既可能其實是「邪靈」,亦可能只是你自己的幻覺而已。

— Me@2018-06-28 10:23:28 PM

.

.

2018.06.30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大學經濟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我猜想,當一個人改變存在型態時,會立刻或者將會,知道很多生時不知道的東西。但是,那些新知識,未必包括你想知道的東西。

比喻說,由中學升到大學,你將會學到,很多超過中學程度的知識。但是,如果你中學時,沒有讀過經濟科的話,單單是「升大學」本身,並不會令你,立刻獲得經濟科的知識。

大學生「由零開始學經濟學」,都同樣要花時間;分別是,通常而言,比中學生「由零開始學經濟學」,速度會高一點。

(問:不一定呀。中學生比較年青,腦袋理應高速一點。)

無錯。

方便起見,暫時用同一個人來比較,例如你。

「中學的你」可以因為腦袋較年青,學習新事物比「大學的你」較快。「大學的你」可能因為知識和經驗較多,學習新事物比「中學的你」較快。

視乎情況,因人而異,沒有一定的答案。

但是,至少你會同意一點:

如果你中學時,沒有讀過經濟科,在大學時要「由零開始學經濟學」的話,你會立刻看大學程度的經濟書,而不是由中學教科書開始學。

— Me@2018-06-05 11:54:51 AM

.

.

2018.06.07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welve-step program

A twelve-step program is a set of guiding principles outlining a course of action for recovery from addiction, compulsion, or other behavioral problems. Originally proposed by Alcoholics Anonymous (AA) as a method of recovery from alcoholism, the Twelve Steps were first published in the 1939 book Alcoholics Anonymous: The Story of How More Than One Hundred Men Have Recovered from Alcoholism. The method was adapted and became the foundation of other twelve-step programs.

As summarized by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the process involves the following:

– admitting that one _cannot_ control one’s alcoholism, addiction or compulsion;

– recognizing a higher power that can give strength;

– examining past errors with the help of a sponsor (experienced member);

– making amends for these errors;

– learning to live a new life with a new code of behavior;

– helping others who suffer from the same alcoholism, addictions or compulsions.

— Wikipedia on Twelve-step program

.

We cannot change anything until we accept it. Condemnation does not liberate, it oppresses.

— Carl Jung

.

.

2018.02.17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I AM

無額外論 5
 
 
“God” is your self at the farthest future.

That’s why we are all becoming gods.

— Me@2018-01-12 7:08 PM
 
 
Cooper : Did it work?

TARS : I think it might have.

Cooper : How do you know?

TARS : Because, the bulk beings are closing the tesseract.

Cooper : Don’t you get it yet, TARS? They’re not *beings*… they’re us! What I’ve been doing for Murph, they’re doing for me, for all of us.

TARS : Cooper, people couldn’t build this.

Cooper : No. No, not yet. But one day. Not you and me, but a people, a civilization that’s evolved beyond the four dimensions we know.

[the tesseract closes around him in a brilliant flash of light]

Cooper : What happens now?

[he sees the Endurance on its flight through the wormhole, touches Brand’s hand through the space-time distortion]

— Interstellar (film)
 
 
 
2018.01.14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馬後炮

注定外傳 2.3.4 | Can it be Otherwise? 2.3.4

或者說,到頭來,你也是要根據「有沒有道理」這個原則,去判別一個想法,是不是「神的旨意」。

如果沒有「神的旨意」,你就要靠自己,判斷是非明白,決定行事策略。如果有「神的旨意」,你也要靠自己,判斷哪些意念想法,真的是「神的旨意」,應該跟隨執行。

換言之,即使有「神的旨意」,你並不會在一件事發生之前,(在毋須自己判斷的情況下,)就知道那是不是「神的旨意」。

你至多只可以在,該件事件發生後,根據它的結果好壞,把它歸類為「神的旨意」或否。

但是,那又會令我們回到,今天討論的起點:

以往的事是注定的;未來之事不完全注定。

即使有些未來之事是注定的,你也不會在事前,百分之百肯定地知道,那注定的結果是,眾多可能性的哪一個。

既然就算有注定,你也不知注定為何;事情注定與否,對你又怎會有影響呢? 

— Me@2017-02-03 04:15:54 PM

2017.02.03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3.3

Can it be Otherwise? 2.3.3

對於未來之事,究竟注定與否,並不會指引到你,如何做決定。世事「必然」與否,對你的日常生活,不會構成影響。

彷彿是「神的旨意」一樣 — 即使有「神的旨意」,它並不能指引你,去做最佳的決定。

(問:為什麼呢?

如果知道「神的旨意」,而我又跟著「神的旨意」去行事的話,那不就是「最佳的決定」嗎?)

你試想想,你怎樣可以知道,「神的旨意」是什麼呢?

(問:如果有神明存在,神明可能透過我的靈感,去指引我。)

那樣,當你有靈機一觸的感覺時,你怎樣可能知道,那是真正的靈感(神的指示)、魔鬼的誤導、自己的創意,還是隨機的幻覺呢?

(問:如果有道理的,那就可能是「神的旨意」。

如果那些道理十分深刻,深刻到在自己在一般狀態下,也很難想到的,那就極有可能是「神的旨意」。

相反,那個所謂「靈感」,其實指示著我去做壞事,那就應視為「魔鬼的誤導」。)

在靈感有道理時,你怎樣知道,那是來自「神的指示」,還是「自己創意」呢?

依照你的講法,你是根據那個靈感想法,有沒有道理,去決定是否附諸實行,而不是那個靈感想法本身,是不是「神的旨意」;因為,你並不會在毋須任何判斷的情況下,就知道那個靈感,是不是「神的旨意」。

或者說,到頭來,你也是要根據「有沒有道理」這個原則,去判別一個想法,是不是「神的旨意」。

如果沒有「神的旨意」,你就要靠自己,判斷是非明白,決定行事策略。如果有「神的旨意」,你也要靠自己,判斷哪些意念想法,真的是「神的旨意」,應該跟隨執行。

— Me@2016-12-30 03:37:35 PM

2017.01.01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rayer 5

The uses of prayers:

1. Prayer is the contemplation of the facts of life from the highest point of view. It is the soliloquy of a beholding and jubilant soul. It is the spirit of God pronouncing his works good. But prayer as a means to effect a private end is meanness and theft. It supposes dualism and not unity in nature and consciousness. As soon as the man is at one with God, he will not beg. He will then see prayer in all action. – Ralph Waldo Emerson

2. Align yourself to reality, help you to accept reality, so that you can take actions based on objective reality, rather than expected reality.

3. Slow down your conscious thoughts, so that your unconscious minds (higher-selves) can be released.

— Me@2011.07.14

2014.08.29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無額外論 4.3

Onion self 6.3 | Cosmic religion 3.2

~~~~~

十誡中的第一誡,原文(的一部分)是:

「除了我之外,不可有別的神。」

一個特別的詮釋是,摩西領悟到:

「除了『我』之外,不可有別的神。」

~~~~~

摩西面見神時,詢問神的名字。

摩西:你是誰?

Who are you?

神:雅威。

I AM.

一個特別的詮釋是:

摩西:神呀,你是誰?

Who are you?

摩西領悟到:我就是。

I am.

~~~~~

— Me@2014-07-05 09:38:36 AM

2014.07.26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假名定律 1.2

反白論前傳:冠名篇 2.2

Jesus, Buddha, Einstein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安:經濟學家張五常先生提過,有一篇經濟論文指出,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經濟理論,和「凱恩斯學派」的經濟理論,不盡相同,雖然整個學派是以「凱恩斯」來命名。)

那不算出奇,因為有很多類似的現象,例如,甘地講過:

我認同基督。我不認同基督徒。

很多「基督徒」的言行,也和「基督」太不相像。

又例如,「機會率」有兩大學派,「頻率學派」和「貝葉斯學派」。「貝葉斯學派」雖然以數學家貝葉斯(Thomas Bayes)來命名,但是,貝葉斯並不算是,「貝葉斯學派的成員」(Bayesian),因為,「貝葉斯學派」中有很多理論,例如,「貝葉斯學派」對「機會率」的詮釋,也不是貝葉斯本人的意見。

Bayes himself might not have embraced the broad interpretation now called Bayesian. It is difficult to assess Bayes’s philosophical views on probability, since his essay does not go into questions of interpretation.

— Wikipedia on Thomas Bayes

— Me@2014.04.11

I like your Christ. I do not like your Christians. Your Christians are so unlike your Christ. The materialism of affluent Christian countries appears to contradict the claims of Jesus Christ that says it’s not possible to worship both Mammon and God at the same time.

– Mohandas K. Gandhi

2014.04.11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