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emonium

E: Can you just, you know, like, just tell me the answer?

J: Sorry?

E: You know, the answer. To everything.

What’s the point of love if it’s just disappear?

There has to be meaning to existence, otherwise the universe is made of pain and I don’t like the thought of that.

So, tell me the answer!

J: The more human I become, the less things make sense.

But that’s part of the fun. Right?

E: What do you mean?

J: If there were an answer I can give you to, how the universe works, it wouldn’t be special. It would be just a machinery fulfilling its cosmic design. It would be just a big, dumb food processor.

But, since nothing seems to make sense, when you find something or someone that does, it’s euphoria.

.

In all of this randomness, in this pandemonium, you and Chidi found each other and you had a life together.

Isn’t that remarkable?

E: Pandemonium is from Paradise Lost. Milton called the center of hell “pandemonium”, meaning “place of all demons”.

I guess all I can do is to embrace the Pandemonium.

Find happiness in the unique insanity of being here, now.

— The Good Place

.

.

2019.01.27 Sunday ACHK

宇宙大戰 1.2

PhD, 2.4 | 故事連線 1.1.6 | 碩士 3.4

.

(問:我也遇過類似的情境。

我和一位好朋友合作做小組習作時,雖然未至於反目,但總會有很多爭拗。和他合作前,明明和他感情要好。各自有什麼困難時,對方總會杖義相助。

為什麼人類會,那麼奇怪呢?)

.

簡單地說,即使是同一個人,其實也有不同方面,各樣性格。

做朋友時,你只需要接受小部分—你可以選擇,只接受他,最好的優點。但是,做工作伙伴時,你卻要接收大部分—你未必可以選擇,不接受他,最壞的缺點。

.

(問:那樣,如果要「複雜地說」呢?)

.

複雜地說,每個個體也透過自己,在這宇宙間的經歷,形成一個「主觀宇宙」,簡稱「世界觀」。

大部分人,也不自覺地,以為他的主觀宇宙,就是客觀宇宙的全部。這個不幸,源於每個人的主觀宇宙,是他唯一能夠觀察到的「客觀宇宙部分」;每個人當時的主觀宇宙,是他當時唯一能夠,觀察到的「客觀宇宙部分」。

只有一些「被選擇的心靈」,簡稱「半神人」,才會想像到,他的主觀世界,只是客觀世界的極小部分。所以,如果兩個人也不是「半神人」,而又要在工作上合作的話,其實就相當於,把兩個(主觀)宇宙的大部分,重疊在一起。

每個宇宙原本,都有各自的運行法則;貿然要求兩個宇宙,互相干涉對方內政,自然會十分危險。

六千五百萬年前,單單是一個小行星與地球相撞,就足以令大部分恐龍滅絕。試想想,兩個宇宙相撞,殺傷力會大多少倍。

— Me@2019-01-01 11:20:57 PM

.

.

2019.01.01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宇宙大戰 1.1

PhD, 2.3 | 故事連線 1.1.5 | 碩士 3.3

.

(問:你好似講到,人類那麼危險?)

.

因為事實上,人類的確是,那麼危險。

.

剛才所講,有關選擇碩士或博士論文導師,所需的技巧,背後的精神,其實是通用的—同時適用於你將來選擇公司、上司、生意合作伙伴、配偶,等等。

選擇錯誤,同樣是有改變一生的後果。

.

(問:人類真的那麼危險嗎?)

.

你一日未試過,同一個人有工作關係,或者錢銀來往,你也不會知道,他的真面目。

時常會聽到一類故事:

甲和乙是幾十年的要好朋友。他們決定合作創業。不料,一同工作不出幾個月,就反目收場。

.

(問:我也遇過類似的情境。

我和一位好朋友合作做小組習作時,雖然未至於反目,但總會有很多爭拗。和他合作前,明明和他感情要好。各自有什麼困難時,對方總會杖義相助。

為什麼人類會,那麼奇怪呢?)

.

簡單地說,即使是同一個人,其實也有不同方面,各樣性格。

做朋友時,你只需要接受小部分—你可以選擇,只接受他,最好的優點。但是,做工作伙伴時,你卻要接收大部分—你未必可以選擇,不接受他,最壞的缺點。

.

(問:那樣,如果要「複雜地說」呢?)

.

— Me@2018-12-20 11:06:49 PM

.

.

2018.12.20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2.2

故事連線 1.1.4 | 碩士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有很多人的「個人形象」和「公眾形象」,都是差天共地的。

.

(問:即是表裡不一?)

.

有時,甚至是「表裡相反」。

.

(問:那應該怎麼辦?

除了在本科生年代,修讀心目中候選導師的課以外,還可以有什麼「測試」?)

.

可以試試找他,做你的本科畢業論文的導師。但是,這個風險仍然太大。我不太建議。

風險較小的方法有,詢問一下,他現時的研究生。他們最知道,該教授的真正面目,究竟是真材實學,還是欺世盜名。

還有,即使他真材實學,也不代表他肯花時間,用心教導研究生。他會不會那樣做,只有他以前或現時的研究生,才會知道。

.

(問:你好似講到,人類那麼危險?)

.

因為事實上,人類的確是,那麼危險。

.

剛才所講,有關選擇碩士或博士論文導師,所需的技巧,背後的精神,其實是通用的—同時適用於你將來選擇公司、上司、生意合作伙伴、配偶,等等。

選擇錯誤,同樣是有改變一生的後果。

— Me@2018-12-13 10:33:47 PM

.

.

2018.12.14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2.1

故事連線 1.1.3 | 碩士 3.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安:你的意思時,不鼓勵年青人,攻讀研究院?)

不是。

研究工作,有其獨特的至尊好處。我反而覺得,每個人都應花兩年時間,經歷一次。換句話說,你可以考慮,先讀一個研究式的碩士,然後才盤算,自己適不適合再攻讀博士。

不過,你要留意,無論是攻讀碩士還是博士,你在之前選擇指導教授時,都要格外小心。你要保證,你的指導教授,有品德和有才能,幫你把與論文課題沒有直接關係的工作,全部推開。當然,那樣可靠的教授,萬中無一。

— Me@2012.08.20

.

在從來未與一位教授共事過的情況下,就選他為自己的碩士或博士論文導師,是十分危險的事。

那足以令你,自此不能再於學術界發展,抱憾終生。

(問:在那位教授成為你的論文導師前,又怎會共事過呢?)

可以在之前,有過其他形式的工作關係,直接或間接地,知道他的才德如何。

(問:你意思時,在本科時,就選修他的課?)

可以那樣說。聽他的講課和做他所予之功課,就可以知道他,工作態度認不認真、思考清不清晰 和 顧不顧及他人感受。但是,那也只是第一重的「測試」,先決而未充分;因為,那只是他的「公眾形象」而已。當他作為你的論文導師,你作為他的研究生時,你再也不是,和他的「公眾形象」相處了。

有很多人的「個人形象」和「公眾形象」,都是差天共地的。

(問:即是表裡不一?)

有時,甚至是「表裡相反」。

(問:那應該怎麼辦?)

— Me@2018-11-24 08:17:17 PM

.

.

2018.11.25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凌晨舊戲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能結出好果的,就為之「好樹」。能治療(或舒緩)病患的,就為之「好醫生」。

同理,如果一個建議,或者個觀點,能大大改善,讀者的心靈世界,甚至實際生活的話,那就為之「境界極高道理」。

(以下的「瀕死經驗者」,是「自稱經歷瀕死經驗人仕」的簡稱。同理,「瀕死經驗後」,是「所宣稱的瀕死經驗後」的縮寫。)

有部分瀕死經驗者,在瀕死經驗後,性格太幅度地改善,道德超常地提升。那樣,他口中的道理,可信度自然甚高。

(問:那樣,你又如何呢?

雖然,你未曾有過瀕死經歷,但是,你有閱讀過,所謂由瀕死經歷中,領悟到的道理。你有沒有嘗試,應用過它們?結果是「好果」?還是「壞果」?)

有部分是好果,受用無窮。但是,不幸地,亦有部分是壞果,受害無窮。那就是為什麼,我剛才再三強調,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樣,你又可否舉例,哪些是帶來「好果」的真道理,而哪些卻是帶在「壞果」的假道理?)

不太可以,因為,沒有足夠的上文下理,個別道理說出來,很容易造成誤解。但是,要有足夠的上文下理的話,除了此刻需要,長篇大論外,聽者的人生閱歷,不能太少。

(問:即是話,要足夠老?)

可以這樣說。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大方向。

年輕人,很容易以為,動聽的(所謂)道理,就是真確的道理。

只要你能夠提防這種錯覺,你就已經可以,避免大量的錯誤。

— Me@2018-11-08 11:24:23 AM

.

.

2018.11.0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凌晨舊戲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

如果,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我當時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問:那亦可能只是你的誤會。按常理,程度較低的人不會知道,所謂「程度高的人或說話」的真假。

例如,如果你沒有學過物理,當一個物理學家,介紹核電廠如何運作時,其實,你並不會百分百肯定,他講的東西,是真還是假;除非,他的言論,明顯自相矛盾;那樣,你就可以立刻肯定,那是假的。)

所以,我只提及「可信度」,而沒有一口斷定「真假」。

其實,有更日常生活的例子:

我因為不是醫生,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有病時才會考慮去醫生。而正正是因為,我的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我並沒有能力,可以肯定一個醫生的建議是正確的。但是,我總不有能因為那樣,而任何情況下,都不去看醫生。

判斷一位醫生可不可信,唯有靠(他人或自己)的實證。

合理的做法是,如果一個醫生的建議,通常令你的病情舒緩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可信」。相反,如果一個醫生的治療,只是「間中」令你病情舒緩,而「間中」到一個程度,令你覺得那跟隨機沒有分別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不可信」。

——

當然,「瀕死經驗」並沒有所謂「實證」。你總不能叫我,刻意製造「瀕死經驗」,冒生命危險,去檢驗其真偽。

但是,留意,即使是剛才「判別醫生說話真偽」的例子,所講的「實證」,其實也只是,間接的實證。如果你要直接的實證,你就真的需要,先入醫學院,受訓成為醫生,才接近百分百地肯定,其他醫生的建議,是真還是假。

但是,那成本太高。在一般情況下,常人也不應那麼誇張。利用一個醫生的治療準繩度,來釐定其可信度,才是合理可行的方法。

——

同理,如果某人(甲)宣稱,經歷過「瀕死經驗」,而你又想「判別其真假」的話,你可以用以下的幾個方法。

(留意,這裡的「判別其真假」只是「評價其可信度」的簡寫。剛才你也提到,要百分百地證明,某些言論是真的,是沒有可能的。)

.

第一,甲所講的瀕死經驗,和其他曾經瀕死人士的講法,有何異同。

第二,會不會甲其實根本未曾有過瀕死經驗,只是道聽途說,人云亦云而已。

這一點非常難考證。以下的則比較容易觀察。

第三,瀕死經驗中,他所領悟到的道理,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一般道理的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 Me@2018-10-26 08:48:21 PM

.

.

2018.10.26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fault of optimism

The illusion of peace

.

The seemingly rational world is rendered by exceptional good parents.

The seemingly peaceful time is provided by exceptional expense of defense.

— Me@2011.08.19

.

.

2018.07.18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深淵 2

與魔鬼戰鬥的人,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魔鬼。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 尼采

.

勇者鬥惡龍,小心勇者變惡龍。

.

As soon as men decide that all means are permitted to fight an evil, then their good becomes indistinguishable from the evil that they set out to destroy.

— Christopher Dawson

.

.

2018.02.16 Fri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