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舊戲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能結出好果的,就為之「好樹」。能治療(或舒緩)病患的,就為之「好醫生」。

同理,如果一個建議,或者個觀點,能大大改善,讀者的心靈世界,甚至實際生活的話,那就為之「境界極高道理」。

(以下的「瀕死經驗者」,是「自稱經歷瀕死經驗人仕」的簡稱。同理,「瀕死經驗後」,是「所宣稱的瀕死經驗後」的縮寫。)

有部分瀕死經驗者,在瀕死經驗後,性格太幅度地改善,道德超常地提升。那樣,他口中的道理,可信度自然甚高。

(問:那樣,你又如何呢?

雖然,你未曾有過瀕死經歷,但是,你有閱讀過,所謂由瀕死經歷中,領悟到的道理。你有沒有嘗試,應用過它們?結果是「好果」?還是「壞果」?)

有部分是好果,受用無窮。但是,不幸地,亦有部分是壞果,受害無窮。那就是為什麼,我剛才再三強調,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樣,你又可否舉例,哪些是帶來「好果」的真道理,而哪些卻是帶在「壞果」的假道理?)

不太可以,因為,沒有足夠的上文下理,個別道理說出來,很容易造成誤解。但是,要有足夠的上文下理的話,除了此刻需要,長篇大論外,聽者的人生閱歷,不能太少。

(問:即是話,要足夠老?)

可以這樣說。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大方向。

年輕人,很容易以為,動聽的(所謂)道理,就是真確的道理。

只要你能夠提防這種錯覺,你就已經可以,避免大量的錯誤。

— Me@2018-11-08 11:24:23 AM

.

.

2018.11.0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凌晨舊戲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

如果,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我當時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問:那亦可能只是你的誤會。按常理,程度較低的人不會知道,所謂「程度高的人或說話」的真假。

例如,如果你沒有學過物理,當一個物理學家,介紹核電廠如何運作時,其實,你並不會百分百肯定,他講的東西,是真還是假;除非,他的言論,明顯自相矛盾;那樣,你就可以立刻肯定,那是假的。)

所以,我只提及「可信度」,而沒有一口斷定「真假」。

其實,有更日常生活的例子:

我因為不是醫生,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有病時才會考慮去醫生。而正正是因為,我的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我並沒有能力,可以肯定一個醫生的建議是正確的。但是,我總不有能因為那樣,而任何情況下,都不去看醫生。

判斷一位醫生可不可信,唯有靠(他人或自己)的實證。

合理的做法是,如果一個醫生的建議,通常令你的病情舒緩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可信」。相反,如果一個醫生的治療,只是「間中」令你病情舒緩,而「間中」到一個程度,令你覺得那跟隨機沒有分別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不可信」。

——

當然,「瀕死經驗」並沒有所謂「實證」。你總不能叫我,刻意製造「瀕死經驗」,冒生命危險,去檢驗其真偽。

但是,留意,即使是剛才「判別醫生說話真偽」的例子,所講的「實證」,其實也只是,間接的實證。如果你要直接的實證,你就真的需要,先入醫學院,受訓成為醫生,才接近百分百地肯定,其他醫生的建議,是真還是假。

但是,那成本太高。在一般情況下,常人也不應那麼誇張。利用一個醫生的治療準繩度,來釐定其可信度,才是合理可行的方法。

——

同理,如果某人(甲)宣稱,經歷過「瀕死經驗」,而你又想「判別其真假」的話,你可以用以下的幾個方法。

(留意,這裡的「判別其真假」只是「評價其可信度」的簡寫。剛才你也提到,要百分百地證明,某些言論是真的,是沒有可能的。)

.

第一,甲所講的瀕死經驗,和其他曾經瀕死人士的講法,有何異同。

第二,會不會甲其實根本未曾有過瀕死經驗,只是道聽途說,人云亦云而已。

這一點非常難考證。以下的則比較容易觀察。

第三,瀕死經驗中,他所領悟到的道理,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一般道理的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 Me@2018-10-26 08:48:21 PM

.

.

2018.10.26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1.2

多項選擇題 7.2 | Multiple Choices 7.2

.

重點是,無論「勤力」還是「懶惰」,也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本身。

.

二來,即使有時,「勤力」是正確的;那又應該如何「勤力」呢?

我的老師中,大概只有兩位,曾經講過一點讀書方法。其中一位,就正正是 Ken Chan。(另一位則是,我日校的「純數學」的老師(程兆海)。)

我記憶所及,Ken Chan 教過的溫習技巧,又不是真的很多,因為他並沒有,(例如)花一個課堂的時間去講。但是,就憑他有講的一點點,就已經令我,受用無窮。

Ken Chan 所提及,其中一個技巧是,在物理科,如果新學一個課題,就應該先做,大量該個課題的 MC(多項選擇題)。那樣,你就可以極速釐清,該個課題中的新概念。

註:必須為考試局所出的,以往公開試題目,而不是坊間出版社的練習。

— Me@2018-10-20 11:46:04 AM

.

.

2018.10.20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如果需要聯絡本人,可用右邊的電郵地址。

Ken Chan 時光機 1.1

多項選擇題 7 | Multiple Choices 7

.

我在中學時代,很想知道讀書方法。但來,近乎從來沒有老師,教授求學攻略;彷彿那完全不重要。

.

大部分老師,大概只會說:「勤力一點。」

那是答非所問。

.

一來,勤力一定有用嗎?

如要只要勤力,就解決到問題的話,世界會簡單很多。實情是,那不會。

試想想,人的科技發展幅度,遠大於其他動物,並不是因為人勤力過其他動物。有時候,剛剛相反。正正是因為人想「偷懶」,才會發展各式各樣的科技,以逸代勞。

重點是,無論「勤力」還是「懶惰」,也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本身。

— Me@2018-10-03 03:59:04 PM

.

.

2018.10.05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如果需要聯絡本人,可用右邊的電郵地址。

Utopia

何有之鄉
 
 
d_2018_01_23__21_48_52_PM_

So why bother with all this pessimism?

Because at their heart, dystopias
are cautionary tales,

not about some particular government
or technology,

but the very idea that humanity can be
molded into an ideal shape.

Think back to the perfect world
you imagined.

Did you also imagine what it would
take to achieve?

How would you make people cooperate?

And how would you make sure it lasted?

Now take another look.

Does that world still seem perfect?

— How to recognize a dystopia

— Alex Gendler

— animation by TED-Ed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2018.01.23 Tues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