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opia

何有之鄉
 
 
d_2018_01_23__21_48_52_PM_

So why bother with all this pessimism?

Because at their heart, dystopias
are cautionary tales,

not about some particular government
or technology,

but the very idea that humanity can be
molded into an ideal shape.

Think back to the perfect world
you imagined.

Did you also imagine what it would
take to achieve?

How would you make people cooperate?

And how would you make sure it lasted?

Now take another look.

Does that world still seem perfect?

— How to recognize a dystopia

— Alex Gendler

— animation by TED-Ed
 
 
The road to hell is paved with good intentions.


 
 
 
2018.01.23 Tuesday ACHK

功夫傻瓜 3

中學實驗報告 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9 日的對話。

每次我介紹「魔法時間表」時,通常,學生也會說執行不到,因為有很多功課。例如,根據「魔法時間表」的設計,今天應該花三小時,去溫習物理科。但是,物理老師卻給了一份功課,花了你兩個多小時,才可以完成。餘下自然沒有什麼時間,可以用來溫習。

我的回應是,「做功課」就即是「做練習」。你試想想,如果「做練習」也不算是「溫習」,那怎樣才算是「溫習」呢?

(CPK:閱讀課文?)

閱讀了課文後,你又怎樣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熟習內容,考試時奪不奪到分數?

(CPK:試一試做類似考試的題目。)

那不就是「做功課」嗎?

所以,如果你做了兩小時的物理功課,其實就即是完成了,兩小時的物理溫習。「功課」並不會阻礙你時間表的進展,因為「功課」根本就是,你編時間表時,原訂「溫習」的一部分。「練習」不單是「溫習」的一部分,它更加是「溫習」之中,最重要的那部分,因為「練習」就是,把「知識」化成行動。

一般人也不覺得「做功課」就是「溫習」,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平時「做功課」的主要目的,就只是「交功課」。他們不會追究,如何從一份功課中,學得最多的學術知識,奪取最多的考試分數。那是病態版本的「只問付出,不問收穫」。那是十分不負責任的表現。

正確的態度是,一邊做功課,一邊製作我之前所講的「魔法筆記」。亦即是話,做功課時,你要有意識地偵測,當中哪些內容,有需要記得,而自己又有機會不記得。然後,把它們歸納於,該科的「魔法筆記」之中。

(CPK:但是,有些功課的題目,實在和考試的內容和形式,十分不類似,做來也沒有用。)

我上次不是詳細地教過你們,應付無謂的功課時,如何盡量減輕損失嗎?

— Me@2014.06.11

2014.06.12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結果為本 3.3

答非所問 4.3

這段改編自 2013 年 11 月 16 日的對話。

成績表有的東西,你就需要考慮;成績表沒有的東西,你就不需要考慮。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勤力分」,來評價你勤不勤力?

(A:沒有。)

所以,你千萬不要,企圖令自己勤力。

又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正面分」,來評價你的思考正不正面。

(A:沒有。)

所以,你千萬不要浪費時間,企圖排除自己的負面思想,除非你有那樣的興趣。

重點是,你要把「思考負面」這個問題「transcend 掉」,令它不再重要;令到自己根本,沒有需要解決那個問題。

換句話說,解決「思考不夠正面」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思考正面」。你要透過平日的訓練,令到自己在真正的考試時,無論心理狀態是,「正面」還是「負面」,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再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鎮定分」,來評價你考試時「緊不緊張」?或者說,考試當局,會不會因為你考試緊張,而扣減你的分數?

(A:不會。)

所以,你千萬不要浪費時間,企圖令到自己,考試時不緊張。嘗試令到自己不緊張,反而會令到自己加倍緊張。

重點是,你要把「考試緊張」這個問題「transcend 掉」,令它不再重要;令到自己根本,沒有需要解決那個問題。

換而言之,解決「考試緊張」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考試不緊張」。你要透過平日的訓練,令到自己在真正的考試時,無論心理狀態是,「緊張」還是「十分緊張」,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又再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聰明分」,來評價你「聰不聰明」?

(A:沒有。)

所以,你千萬不要作出任何動作,企圖去顯示自己,格外聰明。嘗試炫耀自己才智的後果是,發現自己其實,沒有什麼才智可以炫耀。對於熟悉的題目,你會不知不覺間,答非所問,寫了一大堆拿不到分數的東西。對於陌生的題目,你會死纏難打,即使超了時也不肯放手,連累到往後的題目,即使懂做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做。

考試的重點是,答對題目,從而奪取分數。亦即是話,你的答案要開門見山,一針見血。沒有人有時間或者興趣,去理會你聰不聰明。而對於不懂做的題目,如果在指定時限內,也沒有進展,就應該「唔識就飛」—— 暫時放棄,改為先做其他。

記住,成績表有的東西,你就需要考慮;成績表沒有的東西,你就不需要考慮。

— Me@2014.05.29

2014.05.30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結果為本 3.2

答非所問 4.2

這段改編自 2013 年 11 月 16 日的對話。

同理,解決「不夠勤力」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勤力」。你要設計一套溫習系統,令到自己無論「夠不夠勤力」,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A:有那樣的系統嗎?)

我上幾次教你的讀書方法,例如「魔法筆記」和「魔法時間表」等,就是那樣的一個系統。

記住,成績表並不會有一欄分數,叫做「勤力分」,來評價你勤不勤力。

溫習的重點,在於「適量」和「正確」,即是對症下藥,而不在於「勤不勤力」。追求「勤力」的主要問題是,你往往會忽略了做事的「效率」;你往往會為了得到「勤力」的感覺,而做了一大堆沒有用途的事情。相反,如果你追求的是「學問」和「成績」,你自然會重視做事的「效率」,不會盲目追求「勤力」;你自然會在應該「勤力」的地方「勤力」,應該「懶惰」的地方「懶惰」。

例如,明天考試的範圍是第一和第二課。但你沒有足夠時間,去完全溫習兩課的內容。而老師又明言,由於第二課是新教的,所以會佔了大部分的考試內容。

如果你追求的是「勤力」,你很可能會不自覺地,由第一課開始,詳細地溫習。漸漸地你會發覺,你不會有有足夠的時間,去溫習第二課。相反,如果你追求的是「結果」,你自然有計劃地,在溫習第一課時「懶惰」,在溫習第二課時「勤力」。例如,你先溫習第二課,有時間剩餘,才處理第一課。

— Me@2014.05.11

2014.05.11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結果為本 3.1

答非所問 4.1

這段改編自 2013 年 11 月 16 日的對話。

成績表有的東西,你就需要考慮;成績表沒有的東西,你就不需要考慮。例如,成績表並不會有一欄分數,叫做「勤力分」,來評價你勤不勤力。所以,你千萬不要,企圖令自己勤力。

平日溫習時,你要追求的,是「充足的溫習」,而不是「勤力的感覺」;你要考慮的,是「如何提高溫習的效率」,而不是「如何令到自己更加勤力」。前者是「對事」,即是「以結果為中心」,對成績有利;後者「對人」,即是「以自我為中心」,對短期的自我形象有利,但對成績有害。

有時,「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未必是「直接解決」,而是把那個問題「transcend 掉」,令它不再重要;令到自己根本,沒有需要解決那個問題。例如,戒煙的最好方法是,從來不吸煙;因為那樣的話,你就從來沒需要處理,戒煙這問題。又例如,同一個難以相處的人,最好的相處方法是,不要跟他相處;因為那樣的話,你就沒需要研究,「如何同難以相處的人相處」這個問題。

同理,解決「不夠勤力」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勤力」。你要設計一套溫習系統,令到自己無論「夠不夠勤力」,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A:有那樣的系統嗎?)

我上幾次教你的讀書方法,例如「魔法筆記」和「魔法時間表」等,就是那樣的一個系統。

— Me@2013.11.17

— Me@2013.11.19

— Me@2014.05.06

2014.05.07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答非所問 3

反不相關推薦 2.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9 日的對話。

那樣,要「不自我中心」地作答,又應如何做呢?

「考試時自我中心」的意思是,企圖用考試的時間,去「表現自我」。如果要去除「以表現自我為中心」,就要嚴格執行「以考試為中心」、「以題目為中心」或者「以分數為中心」。三者意思相同,我統稱「結果為本」。

「以考試為中心」的意思是,在考試那實貴的作答時間之中,當然應該以考試為中心。那是十成十的廢話,可惜大部分年青人,也做不到這一點。

「以題目為中心」的意思是,題目有問你的東西,你就要答;沒有問的東西,你就不要答。那是九成十的廢話,可惜有部分年青人,亦做不到這一點。主要的原因是,那部分的年青人,年少氣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不太願意依照別人(題目)的指示行事。很多時,甚至連別人的指示是什麼也不清楚 —— 年青人會在題目,還未閱讀完畢之時,就自以為是,開始作答。他們只求快速完成試巻,不問答案是否準確。這種「只求付出,不問收穫」的心態,十分不負責任,應該強烈譴責。

「以分數為中心」的意思是,凡是成績表分數欄,不會出現的因素,你都毋須考慮。例如,成績表中,並沒有一欄「勤力」分數,所以,你千萬不要刻意,去做任何東西,試圖展示自己勤力。例如,假設題目叫你作一篇,大約三百字的文章,而你卻寫夠六百字才肯收手,那就是考試的大忌,因為,那不單浪費考試時間,而且還會令閱卷員煩厭,對你的分數有害無利。

又例如,成績表中,並沒有一欄「冷靜」分數,所以,你千萬不要刻意,去做任何東西,企圖令自己「不緊張」。閱卷員並不會因為,你考試時「緊張」,而扣減你的分數。更何況,閱卷員又怎會知道,你考試時緊不緊張呢?

考試時緊張是必然的,除非你心理不平衡。所以,「考試緊張」並不是問題,你毋須去處理。刻意令自己「考試時不緊張」,反而會加倍緊張,因為,那違反自然定律。真正的重點是,你要在平日的練習中,訓練到自己考試時,無論緊不緊張,也能奪取高分。
   
— Me@2014.03.04

2014.03.04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答非所問 2

反不相關推薦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9 日的對話。

為什麼「自我中心」,會是「答非所問」的核心原因呢?

你試想想,一個考生有什麼動機,會花心機寫下一大堆,拿不到分數的答案呢?

動機在於他企圖表現「自我」,誤以為只要「自我」表現得好,就會奪得高分數。典型的劇情是,題目閱到一半時,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字眼。例如,題目是:

手提電話的發明,改變了現代人的生活模式。試詳細介紹另一項發明,都像手提電話一樣,為社會帶來了革命性的影響。

你一見到「手提電話」四個字,頓時眼前一亮,因為你剛巧在考試前一晚,把「手提電話」這一課題,溫習得純熟非常。你覺得如有神助,於是立刻把你所知道,有關「手提電話」的所有內容,都寫在答案紙上。

你決心要表現自己,要令閱卷員知道,你有勤力溫習、你是好學生,所以應該給你高分。結果,答案離題,一分也拿不到。

記住,除了你自己以外,沒有人在乎,你勤不勤力。大學收生當局,只會在乎你,公開試的分數是多少。所以,你在考試時,重點要留意的,是「答案準不準確」,而不是「自己勤不勤力」。企圖顯示「自己勤力」,實在是庸人自擾,沒有意思。考試成績表中,並沒有任何一欄,會顯示你的「勤力」分數。

那樣,要「不自我中心」地作答,又應如何做呢?

考試時「自我中心」的意思是,企圖用考試的時間,去「表現自我」。如果要去除「以表現自我為中心」,就要嚴格執行「以考試為中心」、「以題目為中心」或者「以分數為中心」。三者意思相同,我統稱「結果為本」。

「以考試為中心」的意思是,在考試那實貴的作答時間之中,當然應該以考試為中心。那是十成十的廢話,可惜大部分年青人,也做不到這一點。

「以題目為中心」的意思是,題目有問你的東西,你就要答;沒有問的東西,你就不要答。那是九成十的廢話,可惜有部分年青人,亦做不到這一點。主要的原因是,那部分的年青人,年少氣盛,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不太願意依照別人(題目)的指示行事。很多時,甚至連別人的指示是什麼也不清楚 —— 年青人會在題目,還未閱讀完畢之時,就自以為是,開始作答。他們只求快速完成試巻,不問答案是否準確。這種「只求付出,不問收穫」的心態,十分不負責任,應該強烈譴責。

— Me@2014.02.26

2014.02.27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答非所問(天使魔鬼篇)

反不相關推薦 2.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29 日的對話。

你這個「答不中重點,導致拿不到分數」問題,大部分人在「文字科目」中都會遇到。甚至在考試以外的劇情,例如見工面試,這個困境亦時常出現。歸根究底,「答非所問」原因是,「自我中心」。你知不知道,什麼是「自我中心」?

或者說,「天使」與「魔鬼」,核心的分別是什麼?

很多人也誤會,以為「自己的生活,以自己為中心」,就是「自我中心」。那並不是「自我中心」的真正意思。

「天使」會要求自己的世界,以自己為中心。那是健康的生活態度,不是「自我中心」。「魔鬼」則會要求,連別人的世界,也以自己為中心。那是病態的。那就是平日,我們斥責壞人「自我中心」時,「自我中心」的真正意思。

「天使」會要求自己的自傳,以自己為主角。「魔鬼」則會要求,連別人的自傳,也以自己為主角。

為什麼「自我中心」,會是「答非所問」的核心原因呢?

你試想想,一個考生有什麼動機,會花心機寫下一大堆,拿不到分數的答案呢?

動機在於他企圖表現「自我」,誤以為只要「自我」表現得好,就會奪得高分數。典型的劇情是,題目閱到一半時,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字眼。例如,題目是:

手提電話的發明,改變了現代人的生活模式。試詳細介紹另一項發明,都像手提電話一樣,為社會帶來了革命性的影響。

你一見到「手提電話」四個字,頓時眼前一亮,因為你剛巧在考試前一晚,把「手提電話」這一課題,溫習得純熟非常。你覺得如有神助,於是立刻把你所知道,有關「手提電話」的內容,都寫在答案紙上。

你決心要表現自己,要令閱卷員知道,你有勤力溫習、你是好學生,所以應該給你高分。結果,答案離題,一分也拿不到。

— Me@2014.02.19

2014.02.20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Make customers awesome

1. You’re not a “tech company”—you’re a “make customers awesome” company

People don’t pay you because you have amazing programming skills and can write nginx configurations blindfolded. People pay you money because the product you sell to them saves them time, money, effort and nerves. It’s your job to make your customer more awesome. Every decision you make for your product and business should revolve around that.

— 5 things I’ve learned in 5 years of running a SaaS

— Thomas Fuchs

2013.12.24 Tuesday ACHK

量子力學 1.17

因果律 1.22 | 語意互相推卸責任論 1.22 | Verification principle, 5.22 | 西瓜 9.22 | Make a difference, 3.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換而言之,根據「印證原則」和「萊布尼茲同一律」,你至少要在原則上,講得出有什麼方法,以什麼形式的實驗,分辨到哪一句對和哪一句錯,「量子自由論」和「量子決定論」,才算是「兩個不同」的理論。

如果,就連在原則上,你都講不出,如何分辨它們誰是誰非 —— 所有可能的實驗結果,「量子自由版本」和「量子決定版本」,都必定一模一樣的話,「量子自由論」和「量子決定論」就根本是「同義句」。

(安:那就即是話,如果「量子物理定律」是正確的,無論我「相信」「量子自由論」,還是「量子決定論」,我都沒有錯。)

無錯。你可以根據個人喜好兩選其一,去作為你的世界觀。

我個人的取態是,相信「量子決定論」,取其作為我的思想架構。「量子決定論」不可以直接運用,不代表不可以間接運用;不可以全部運用,不代表不可以部分運用。而「間接而部分運用」的方法是,透過「局部版因果律」,去理解世界:

我們越詳細地了解,越多的物理定律,只要掌握某一個時刻,某一個物理系統,越精緻和越豐富資料,我們就可以越準確地,推斷到該個物理系統,在其他時刻的狀態,無論是過去或者將來。

簡而言之,

所知越多,預測就越準確。

— Me@2013.10.14

2013.10.1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量子力學 1.16

因果律 1.21 | 語意互相推卸責任論 1.21 | Verification principle, 5.21 | 西瓜 9.21 | Make a difference,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根據「印證原則」(confirmation principle/weak verification principle)的延伸,或者根據萊布尼茲的「同一律」(identity of indiscernibles),無論句子甲乙的字眼有多大的不同,如果,即使只在原則上而言,你都講不出句子甲和句子乙的意思,在什麼情況之下,有怎麼樣的分別,句子甲乙就根本地,有著同一個意思。兩句只不過是,同一個意思的兩個表達方式而已。

正如「二加二」和「五減一」,雖然貌似不同,實質意思一樣。爭論「二加二」和「五減一」哪個才算正確,只是言辭之爭,浪費時間。

「自由意志問題」的核心難處,正正是帶著這種性質的言辭之爭。「自由意志問題」的意思是,究竟人或者其他有意識的物體,有沒有自由意志?

一個人的意志是自由的,可以做自己的決定;還是,一個人的意志,其實都是受制於各個自然定律,各個決定都是注定的?

簡化起見,我暫時只講,眾多意見中的其中兩個。其一是相信量子物理定律,而認為人有「自由意志」,簡稱「量子自由論」。其二是相信量子物理定律,但卻認為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有「自由意志」,簡稱「量子決定論」。

「量子自由論者」認為:

雖然,宇宙萬物都要遵守『量子物理定律』,隨之而演化,但是,『量子物理定律』本身,內置了隨機性,不單只『容許』,甚至是『勒令』,要有『一因多果』的情況。

那樣,雖然,在同一個處境之下,人不會有無限個選擇,即是不會有絕對的自由,但是,在同一個處境之下,人往往有超過一個,可能的未來。

由『量子物理定律』所容許的,幾個可能未來之中,選擇自己最喜愛的一個,把它實現,就是在運用『自由意志』。

「量子決定論者」則認為:

宇宙隨著量子物理定律演化,一切事件皆是必然的,包括每一個人的每一個決定。而人有自由意志,只是一種錯覺。

雖然,『量子物理定律』本身,內置了隨機性,但是,那些『隨機性』只不過是來自於,邏輯上,我們沒有可能,收集到整個宇宙的所有狀態資料。如果,我們可以知道宇宙,在某一個時刻的全部資料,宇宙之中的所有事件,無論是在過去或者將來,包括每一個人的每一個決定,都可以用『量子物理定律』,運算推斷出來。

一因只會有一果 —— 在同一個處境之下,人只會有一個可能的未來。一切事件皆是必然的,包括每一個人的每一個決定。

(安:你想講,「量子自由論」和「量子決定論」,其實沒有分別?)

無錯。「印證原則」的意思是,你起碼要假想到,「量子自由論」和「量子決定論」在什麼情況下,有怎麼樣的不同結果,它們的內容才算是,真正的「有分別」。

而「同一律」的意思則是,「沒有分別」的東西,就為之「相同」。

The difference that makes no difference makes no difference.

換而言之,根據「印證原則」和「萊布尼茲同一律」,你至少要在原則上,講得出有什麼方法,以什麼形式的實驗,分辨到哪一句對和哪一句錯,「量子自由論」和「量子決定論」,才算是「兩個不同」的理論。

如果,就連在原則上,你都講不出,如何分辨它們誰是誰非 —— 所有可能的實驗結果,「量子自由版本」和「量子決定版本」,都必定一模一樣的話,「量子自由論」和「量子決定論」就根本是「同義句」。

— Me@2013.10.09

2013.10.09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量子力學 1.15

因果律 1.20 | 語意互相推卸責任論 1.20 | Verification principle, 5.20 | 西瓜 9.20 | Make a difference, 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那彷彿就好像,你中了彩票,獲得了一千億元的獎金,存入了你的銀行戶口。但是,銀行的職員跟你說,你每日最多只能從那個戶口中,提款一百元。你就立刻發覺,窮你一生,甚至是十世的時間,都不能用盡那一千億元。如果你的朋友問你:「你是否擁有一千億元?」

你就唯有無奈地答:「那要視乎你『擁有』的定義。擁有而不能用,還算不算是『擁有』呢?」

安:但是,你又真的可以,從那一千億元的戶口之中,每天提取一百元去用。因為那些一百元,始終是來自那一千億元的,你不能說,那一千億元完全沒有用,完全不屬於你。)

無錯。

在這個例子中,你既可以說

我有一千億元的金錢,不過每日只可以提取一百元來使用

」;

亦可以說

我根本沒有一千億元的金錢,不過之後的每一天,也可以得到一百元的獎金。

(安:兩個講法之中,哪一個講法才是正確的?)

兩個都正確。兩個都可以用,因為兩個講法,都準確而完整地,描述了事實。

(安:那樣,哪一個講法,會比較好一點?)

因為兩個都正確,所以客觀上,並沒有所謂,哪一個會比較好一點。主觀上,你可以用經濟原則 —— 哪一句精簡一點,你就用哪一句。但是,在這個例子中,兩句的字數差不多。所以,基本上,你喜歡用哪一句,就用哪一句。

根據「印證原則」(confirmation principle/weak verification principle)的延伸,或者根據萊布尼茲的「同一律」(identity of indiscernibles),

無論句子甲乙的字眼有多大的不同,如果,即使只在原則上而言,你都講不出句子甲和句子乙的意思,在什麼情況之下,有怎麼樣的分別,句子甲乙就根本地,有著同一個意思。兩句只不過是,同一個意思的兩個表達方式而已。

正如「二加二」和「五減一」,雖然貌似不同,實質意思一樣。爭論「二加二」和「五減一」哪個才算正確,只是言辭之爭,浪費時間。

— Me@2013.10.03

2013.10.04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量子力學 1.13.2 (外傳)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這個問題,可以用剛才討論的那個例子來理解:

那彷彿就好像,你中了彩票,獲得了一千億元的獎金,存入了你的銀行戶口。但是,銀行的職員跟你說,你每日最多只能從那個戶口中,提款一百元。你就立刻發覺,窮你一生,甚至是十世的時間,都不能用盡那一千億元。如果你的朋友問你:「你是否擁有一千億元?」

你就唯有無奈地答:「那要視乎你『擁有』的定義。擁有而不能用,還算不算是『擁有』呢?」

(安:但是,你又真的可以,從那一千億元的戶口之中,每天提取一百元去用。因為那些一百元,始終是來自那一千億元的,你不能說,那一千億元完全沒有用,完全不屬於你。)

無錯。

可信而不可用,還有資格叫做「可信」嗎?

那要視乎你「可信」的定義。

(安:等一等。其實這個例子很有趣,彷彿正在講述「個人潛能」似的。

每人出世時也有無限的希望,帶著價值一千億元的潛能。但是,每天可以提取的潛能不多,而一生人的生命卻又十分短促。平均而言,一生人大概只有,三萬至四萬日的時間。那樣,一生人就只能把自己,約略萬分之一的潛能,化成現實。)

無錯,那實在十分可惜。

不過,人類發展各門知識和發明各種科技,本身既是「化潛能為實在」的過程,同時又是逐步解決「人生苦短」這問題的手段。知識為人,節省很多無謂時間。機器為人,承受很多沉悶工序。

另外,釋放潛能,雖則極為重要,但也只是人生的其中一個意義,並非全部。

— Me@2013.09.28

You can do anything, but not everything.

– David Allen

2013.09.29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