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力學 1.15

因果律 1.20 | 語意互相推卸責任論 1.20 | Verification principle, 5.20 | 西瓜 9.20 | Make a difference, 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那彷彿就好像,你中了彩票,獲得了一千億元的獎金,存入了你的銀行戶口。但是,銀行的職員跟你說,你每日最多只能從那個戶口中,提款一百元。你就立刻發覺,窮你一生,甚至是十世的時間,都不能用盡那一千億元。如果你的朋友問你:「你是否擁有一千億元?」

你就唯有無奈地答:「那要視乎你『擁有』的定義。擁有而不能用,還算不算是『擁有』呢?」

安:但是,你又真的可以,從那一千億元的戶口之中,每天提取一百元去用。因為那些一百元,始終是來自那一千億元的,你不能說,那一千億元完全沒有用,完全不屬於你。)

無錯。

在這個例子中,你既可以說

我有一千億元的金錢,不過每日只可以提取一百元來使用

」;

亦可以說

我根本沒有一千億元的金錢,不過之後的每一天,也可以得到一百元的獎金。

(安:兩個講法之中,哪一個講法才是正確的?)

兩個都正確。兩個都可以用,因為兩個講法,都準確而完整地,描述了事實。

(安:那樣,哪一個講法,會比較好一點?)

因為兩個都正確,所以客觀上,並沒有所謂,哪一個會比較好一點。主觀上,你可以用經濟原則 —— 哪一句精簡一點,你就用哪一句。但是,在這個例子中,兩句的字數差不多。所以,基本上,你喜歡用哪一句,就用哪一句。

根據「印證原則」(confirmation principle/weak verification principle)的延伸,或者根據萊布尼茲的「同一律」(identity of indiscernibles),

無論句子甲乙的字眼有多大的不同,如果,即使只在原則上而言,你都講不出句子甲和句子乙的意思,在什麼情況之下,有怎麼樣的分別,句子甲乙就根本地,有著同一個意思。兩句只不過是,同一個意思的兩個表達方式而已。

正如「二加二」和「五減一」,雖然貌似不同,實質意思一樣。爭論「二加二」和「五減一」哪個才算正確,只是言辭之爭,浪費時間。

— Me@2013.10.03

2013.10.04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量子力學 1.13.2 (外傳)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這個問題,可以用剛才討論的那個例子來理解:

那彷彿就好像,你中了彩票,獲得了一千億元的獎金,存入了你的銀行戶口。但是,銀行的職員跟你說,你每日最多只能從那個戶口中,提款一百元。你就立刻發覺,窮你一生,甚至是十世的時間,都不能用盡那一千億元。如果你的朋友問你:「你是否擁有一千億元?」

你就唯有無奈地答:「那要視乎你『擁有』的定義。擁有而不能用,還算不算是『擁有』呢?」

(安:但是,你又真的可以,從那一千億元的戶口之中,每天提取一百元去用。因為那些一百元,始終是來自那一千億元的,你不能說,那一千億元完全沒有用,完全不屬於你。)

無錯。

可信而不可用,還有資格叫做「可信」嗎?

那要視乎你「可信」的定義。

(安:等一等。其實這個例子很有趣,彷彿正在講述「個人潛能」似的。

每人出世時也有無限的希望,帶著價值一千億元的潛能。但是,每天可以提取的潛能不多,而一生人的生命卻又十分短促。平均而言,一生人大概只有,三萬至四萬日的時間。那樣,一生人就只能把自己,約略萬分之一的潛能,化成現實。)

無錯,那實在十分可惜。

不過,人類發展各門知識和發明各種科技,本身既是「化潛能為實在」的過程,同時又是逐步解決「人生苦短」這問題的手段。知識為人,節省很多無謂時間。機器為人,承受很多沉悶工序。

另外,釋放潛能,雖則極為重要,但也只是人生的其中一個意義,並非全部。

— Me@2013.09.28

You can do anything, but not everything.

– David Allen

2013.09.29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恆心無用 1.9

Allow no exceptions 2.9 | 活在當下 3.9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8 日的對話。

簡而言之,重點並不是要,訓練到自己有恆心;重點是,要訓練到自己,無論有沒有恆心,也能學得好學問,奪得好成績。只要你用我提議的,「allow no exceptions」(不容有例外)加「活在當下」的方法,就可以得到這個效果。無論我之前,或者之後的時日,讀書的進度是怎樣,我都完全置之不理;我只會集中火力,擔心當天的事情。

當然,你使用「allow no exceptions」這方法時,要適可而止,不要走火入魔。意思是,不要用到一個,危害自己「生命安全」,或者「身體健康」的地步。生命安全方面,千萬不要讀書專心到,連火警警鐘響起,也毫不知道。身體健康方面,千萬不要溫習認真到,連正常作息飲食,也不能維持。我當年就試過,因為讀書過份緊張,忽略了身體健康,導致正式考試當日病了,嚴重影響表現,因小失大,得不償失。

所以,我的「allow no exceptions」方法,應該更正為:

除了「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外,所有其他所謂的「突發事件」,無論你有多強烈個人感受,還是有多鉅大的朋輩壓力,都不可構成例外。每一天,你要百分百跟隨,事先訂立好的時間表行事,除非「生命安全」或「身體健康」受到威脅。

或者說,首先要「不容有例外」地,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然後才「不容有例外」地,守護自己的「讀書進度」和「學問成績」。

只要堅守這個原則,即使沒有艱苦經營「恆心」,你也會得到,「有恆心」的效果。

「追求恆心」的問題是,它是一個不可能會贏的遊戲。如果中途停了,你會內疚自責,埋怨自己為何沒有「恆心」;如果暫時沒有停,你也會惶恐擔心,質疑自己的「恆心」何時會中止。換而言之,無論自己當天有沒有「恆心」,「追求恆心」這個企圖,都會為自己帶來,無謂的不安。

有時,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根本沒有需要,解決那個問題。「活在當下,不容例外」,就正正是這類方法。

— Me@2013.06.08

2013.06.08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恆心無用 1.8

Allow no exceptions 2.8 | 活在當下 3.8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8 日的對話。

所以,你要記住,恆心無用,毅力有害。你現在要追求的,是「學問」和「成績」,不是「恆心」和「毅力」。高考的成績表中,並不會有一欄「恆心」的分數。那你為什麼要追求「恆心」呢?

很多人都會不自覺地,追求「恆心」。背後的終極原因是,自我中心。「自我中心」在這裡的意思是,他們追求「主觀自我形象」,多過「客觀學問成績」。那是荒唐趣怪,庸人自擾。

— Me@2013.06.06

2013.06.06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Exam pressure

To decrease your exam pressure, remember this: 

Exam is just a mean for you to learn something by heart. You ultimate goal is to learn something.

Sometimes, you may not get 100% of the marks, but the things you learn are 100% yours, forever.

— Me@Physics-2007-Fall

— Me@2013-06-05 2:27 PM

讀書不是為考試;

不過,考試是為讀書。

— CWM

2013.06.05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恆心無用 1.7

Allow no exceptions 2.7 | 活在當下 3.7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8 日的對話。

你頓時沒有心機意願,再執行原本的大計。你自那天開始,就再也不會,爽快有效地溫習,因為你很忙;忙著責怪自己:

「我為何沒有恆心?

我為何沒有恆心!

我為何沒有恆心!」

所以,你千萬不要追求「恆心」;「恆心」連想也不應該想。那你應該怎麼做呢?

我的做法是,每天也只想著當天的工作;每天也只集中思緒,盡量完成當天指定的任務。

一方面,我會隔絕過去 —— 不會理會之前的日子,有沒有做好工作。另一方面,我會切斷將來 —— 不會介意之後的時光,會不會完成任務。

「追求恆心」的問題是,如果追求不到,你會有無謂的氣餒,從而浪費更多的時間。另一個問題是,即使給你追求得到,亦會為你帶來額外的困擾。例如,即使你剛才連星期五也跟足,自己原訂的時間表,你也會擔心:

「雖然我維持到五天的恆心,但是我明天會不會又偷懶?」

假設你維持到一個星期,你又會憂慮:

「雖然我維持了七天,但是下一個星期,我真的可以維持到嗎?萬一維持不到,怎麼辦?」

到你維持到兩個月,你又會惶恐: 

「雖然我千辛萬苦,難得維持到兩個月的恆心,但是我之後還會維持到嗎?萬一維持不到,我豈不是前功盡廢,一切要重新開始,去累積恆心?我怕我受不住這個打擊。」

這類思想,完全是無謂的思想,因為它們對你學問和成績,百害而無一利;它們只會為你,帶來多餘的壓力。

所以,你要記住,恆心無用,毅力有害。你現在要追求的,是「學問」和「成績」,不是「恆心」和「毅力」。

— Me@2013.06.04

2013.06.04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恆心無用 1.6

Allow no exceptions 2.6 | 活在當下 3.6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8 日的對話。

(CSY:即使我依你建議的「allow no exceptions」(不容有例外),來執行溫習大計,很多時,我大概也只能維持一個星期;之後又會打回原形。)

正正是因為這樣,我剛才叫你,千萬不要追求「恆心」;「恆心」連想也不應該想。追求「恆心」的問題是,例如:

你星期一跟「溫習時間表」行事;星期二做到「溫習時間表」的要求;星期三做到;星期四又做到,十分開心。但是,到了星期五一時偷懶:

「哎呀!我今天做不到!

我前功盡廢呀!

我功虧一簣呀!

我之前累積的恆心,已經化為烏有呀呀呀!」

你頓時沒有心機意願,再執行原本的大計。你自那天開始,就再也不會,爽快有效地溫習,因為你很忙;忙著責怪自己:

「我為何沒有恆心?

我為何沒有恆心!

我為何沒有恆心!」

— Me@2013.06.02

2013.06.02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Investment, not expense

What really impresses me most about what Robert’s done is that he’s realized that by selling the outcome that most clients want to hear (higher conversion rates, more leads) instead of what designers tend to emphasize (clean design, HTML5 compliance, etc.) [H]e’s pitching himself as an investment, not an expense.

— bdunn 4 days ago

— Deleted my portfolio, made $30k in my first six months

— Hacker News

2013.05.28 Tuesday ACHK

恆心無用 1.2

Allow no exceptions 2.2 | 活在當下 3.2 | 魚目混珠 5.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7 月 8 日的對話。

所以,我並不是叫你有恆心,而是要你創作一些特別的方法,令到你自己,無論有沒有恆心,也能妥善完成任務。例如,你們今次因為什麼,而導致沒有依照原訂計劃,閱讀英文書?

(CSY:其實我有看少少。但是,這陣子我剛好有其他要事,剩下來閱讀的時間不多。再加上閱讀時,我的睡意正濃,所以沒有把書看下去。)

我上次有沒有講過,解決這類問題的那三個字?

(CSY:有呀:「Allow no exceptions.」(不容有例外。))

但是,你所執行的,反而是「always allow exceptions」(總是有例外),當然不能成事。

— Me@2013.05.25

2013.05.25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Customers 2

Customers Don’t Know What They Want. Stop Expecting Customers to Know What They Want. It’s just never going to happen. Get over it.

– The Iceberg Secret, Revealed

– Joel Spolsky

… ignore what customers ‘say’ and focus on what they ‘do’ with the product.

… it is extremely important to measure and understand how your customers interact with your product. That is the signal. What they say about your product, is mostly just noise.

— Don’t Listen To What Your Customers Say, Look At What They Do

2013.05.23 Thursday ACHK

人格考試 1.1

萬事俱備 1.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6 月 29 日的對話。

年青時,我怕考試時忘記帶計數機。所以,我會有一部計數機,長駐於我的書包之中。那樣,即使我忘記了帶計數機,也會帶了計數機。

(LMC:那你平時豈不是沒有計數機可用?)

我書包內的那一部,並不是平時用的那一部。反正你在考試時,都要帶兩部計數機。

(LMC:我在公開試時會那麼小心。但是,在校內試就不會那麼認真,真的每次也帶兩部計數機。)

你應付「校內試」時,就應該好像面對「公開試」那麼認真。那樣,「校內試」才會有「公開試演習」的功用。如果你在「校內試」得過且過,它就喪失了訓練你「考試心理質素」的效果。

考試不單會考驗你的具體知識,而且會測試你的整體人格。以數學科為例,大概只有兩成是考你的數學知識。其餘八成,則是考你的人格。人格之中,數學科主要考你三方面 —— 速度、準確度 和 語言。

「速度」的意思是,你能否在作答試題時,妥善管理時間,完成所有題目?

「準確度」的意思是,你對題目指示的理解,是否鉅細無遺?然後,你的推理運算,是否分毫不差?

「語言」的意思是,你能否用最簡單清晰的語言,來表達你的數學思想?

這些都要靠平日,長年累月的習慣訓練,導致考試時可以條件反射;並沒有任何直接的「溫習」方法,可以「溫習人格」。換而言之,考試是兩分考學問,八分考能力。如果你只是「知識多」但是「能力差」,考試不會有好結果。

— Me@2013.05.07

2013.05.09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Killer Question

And if the Labs leadership believes a researcher is too attached to an idea in the exploration phase, they’ll make sure that individual isn’t involved in the company’s founding.

Why? Because in Afeyan’s view, entrepreneurs who get attached become afraid to ask the “killer question” that will expose the flaw in their idea. At Labs, where the idea is to get to No as quickly as possible, that’s not OK.

— No Founders Required: How Flagship Starts Companies

— Walter Frick

2013.04.21 Sunday ACHK

第 N 步, 2

Begin with the End in Mind, 2 | 荒島測試 3

這段改編自 2013 年 3 月 29 日的對話。

如果要選科明智,你應該先問,自己將來想從事什麼行業?

(G: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做到哪一行。)

我並不是問你,「可以」做哪一行,而是問你,「想」做哪一行。

你可以假想,如果有一位天神突然出現,然後跟你說:「你無論想從事哪一個行業也可以,我都一定幫你達成。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現在告訴我,你最喜歡的行業是什麼?或者說,你最嚮往的專業角色是哪一個?」

(G: 我對「日本研究」這一科有一點興趣。)

我是問「哪一行」。

(G: 如果我選修「日本研究」,將來可以做哪些行業?)

我是問「行業」,而不是問「科目」。千萬不要想像,你中學時或者大學時的「科目」,會和「行業」一一對應。

你該用的思考方法是,先考慮你最想到的「目的地」。然後,根據「目的地」(和「起點」),來選擇「交通工具」。例如,如果你想去「北角」,你就應該問,用什麼「交通工具」和以什麼「路線」,由這裡到「北角」是最簡單直接的;而不應該問:「我現在可以乘『巴士』(公共汽車)。那樣,『巴士』可以載我到哪裡?」

這個問法的問題是,除非你有超自然的幸運,你的人生只會漫無目的、兜兜轉轉,而不會去到自己真正想去的地方。記住,學校裡的「科目」,只是「交通工具」,不是「目的地」。

— Me@2013-03-29 5:23 PM

2013.04.01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Factors

因子

factors = independent causes

因素 = 原因元素 = 原因粒子

product = the results of factors multiplying together

產品 = 積 = 因素成果

multiply

乘 = 騎 = 順勢 = 利用

— Me@2013-02-28 8:16 pm

2013.02.2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