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外傳 2.6

Can it be Otherwise? 2.6 | The Beginning of Time, 7.3

還有,「宇宙」這個詞語,其實分析下去,是不合法的,因為「宇宙」的意思,就是「所有事物」。

而「所有」這個詞語的意思,是相對的,因為「所有」,即是「百分之一百」。

在沒有一個基數時,講「百分之一百」,其實不會知道,是指多少數量。同理,在沒有上文下理時,講「所有」,其實不太知道,是指什麼意思。例如,「所有人」即是有「多少人」呢?

沒有明確的上文下理,「所有人」自然沒有明確的意思。

詳情請參閱,我以往有關「所有」的文章,例如:

相反,如果有明確的上文下理,就自然有明確的意思。例如,『三十元中的百分之一百』,就很明顯是指,那三十元。

又例如,『這間屋的所有人』,都有明確的意思,因為有明確的範圍;有範圍,就可點人數:

凡是在這間屋內遇到的人,包括你自己,你都記下名字,直到在這間屋,再不找到新的人為止。那樣,你就可以得到,有齊『這間屋所有人』的名單。

『所有』,就是『場所之有』。

沒有明確的場所,就不知所「有」何物。

— Me@2016-05-18 11:40:31 AM

2016.05.18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5

Can it be Otherwise? 2.5 | The Beginning of Time, 7.2

所以,討論任何問題,例如「某一件是否注定」時,即使有「推斷到時間起點」的企圖,也沒有可能做到,除非能夠把「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合體。

我們至多只能追溯到,「普朗克時間」完結的那一刻,然後講一句:「再之前的,沒有資料」。

4. 即使可以追溯到「時間的起點」(第一因),所謂的「可以」,只是宏觀而言,決不會細節到可以推斷到,你有沒有自由,明天七時起牀。

(問:如果因果環環緊扣,即使細節不完全知道,至少理論上,我們可以知道,如果「第一因」本身有自由,那其他個別事件,就有可能有(來自「第一因」的)自由;如果連「第一因」也沒有自由,那其他個別事件,都一律沒有自由。

這裡「因果環環緊扣」的意思是,不會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每一件事情,都被之前的原因所注定。)

那會引起一些,奇怪的句子。你不會知道,那些句子是,什麼意思。例如:

「第一因有自由。」

「第一因」根據定義,是沒有原因的。亦即是話,「時間的起點」,再沒有「之前」。而「有自由」,就即是「有其他可能性」。所以,「第一因有自由」的意思是,

「第一因還有其他的可能性。」

但是,既然「第一因」本身沒有原因,誰有那個自由呢?理論上,誰可以引發到,「第一因」的其他可能呢?

根本沒有誰,可以決定到「時間的起點」是怎樣的,因為,根本沒有誰,可以存在於,「時間起點」之前,因為,「時間的起點」,根本沒有「之前」。「時間起點之前」,就有如「北極點的北面」一樣,沒有意思。

考慮一件事有沒有自由,是要以該件事為「結果」,看看該件事的「原因」,然後,推論或驗證,有沒有可能,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

但是,「於時間起點發生的第一件事」(第一因),本身沒有原因。那樣,你就不能以「第一因」這件事為「結果」,看看它的「原因」,然後,推論或驗證,有沒有可能,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

所以,「第一因本身,有沒有自由」這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問:如果有「造物主」,祂不就是那個誰,可以從宇宙之初的不同可能性中,選擇一個去實現嗎?)  

那只是因為你,一時忘記了,「宇宙」這個詞語的意思是「所有東西」。所以,如果「造物主」存在,祂也是「宇宙」的一部分。

那樣,我們又要再討論,「造物主」有沒有自由。如果「造物主」就是「第一因」的話,根據剛才的解說,「造物主(第一因)本身,有沒有自由」這問題,根本沒有意義。

再者,即使你故意忽略「第一因有沒有自由」這問題,我亦可以質疑,

「因果是否真的『環環緊扣』,有沒有可能,有『同因不同果』的情況?」

那要再詳細研究,而剛才我們已經討論過了,請回顧。

— Me@2016-03-15 08:43:58 AM

2016.03.31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注定外傳 2.4

Can it be Otherwise? 2.4 | The Beginning of Time, 7

因為沒有指定,追溯到哪一件事,或者哪一刻為止,所以討論會沒完沒了。

(問:不會沒完沒了呀。只會追溯到「時間的起點」。)

我們根本不知道,「時間的起點」(第一因)是怎樣的。那樣,我們又怎能夠,根據「時間的起點」,去判斷某一件事件,是不是注定的呢?

(問:可能可以。所謂「時間的起點」,其實就即是「宇宙的開端」。)

可以這樣說,因為「宇宙」這個詞語,就是指「所有事物」。所以,「時間起點」和「宇宙開端」,是同義詞。

(問:而物理學家知道,「字宙的開端」是「宇宙大爆炸」。所以我們知道,「時間的起點」,就是「宇宙大爆炸」。)

大概而言是。但是,嚴謹一點講:

1. 「宇宙大爆炸」是一件事件,有一個過程,並不是時間上的「一點」,所以不算是「起點」。「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才算是起點。

當然,「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太長太麻煩,可以用同義詞「宇宙開端」代替。但是,「宇宙開端」這四個字,太過空泛,沒有任何詳情。試想想,知道了「時間起點」就是「宇宙開端」,那又怎樣呢?

用「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起碼可以知道,「宇宙開端」那一刻,開始發生的第一件事,是「宇宙大爆炸」。所以,如果又要細節,又要精簡,把「宇宙大爆炸這件事的開始那刻」,簡稱成「宇宙大爆炸」也無妨,只要上文下理足夠清晰,不會引起誤會就可以。

2. 物理學家根據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推斷,「宇宙開端」那一刻,開始發生的第一件事,是「宇宙大爆炸」。所以,如果「廣義相對論」不正確,「宇宙大爆炸」就未必為真。

3. 即使「廣義相對論」是可信的,普朗克時期(Planck epoch),即是開端後的頭\(10^{−43}\)秒之內,以現時的物理知識,是處理不到的。所以,物理學家推斷不到,那段時間內,發生了什麼事。

如果要知道「普朗克時期」內,宇宙演變的詳情,物理學家就要先把「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的矛盾化解。這個工序,學名是「把廣義相對論量子化」。

所以,討論任何問題,例如「某一件是否注定」時,即使有「推斷到時間起點」的企圖,也沒有可能做到,除非能夠把「量子力學」和「廣義相對論」合體。

我們至多只能追溯到,「普朗克時間」完結的那一刻,然後講一句:「再之前的,沒有資料」。

— Me@2016-02-15 07:04:56 PM

2016.02.15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