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宮直升機 5.3

Ken Chan 時光機 1.4.3

.

其實,那種情形,對現為中四的你而言,並不只是一個「假設」,因為,你現正修讀, G.Maths(核心數學)和 A.Maths(附加數學)。

「附加數」比「基礎數」而言,艱深非常,大部分人也覺得,十分辛苦。但是,亦正正是因為「附加數艱深非常」,你才會覺得「核心數容易萬分」。

那又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呢?

.

(問:程度高了?)

.

無錯。水平高了。

試想想,你參加了一個走迷宮比賽—與另外幾位參賽者,鬥快逃出同一個迷宮。

在那個情況下,「勤力」一點,跑快一些,是沒有什麼大作用的;因為,你只要在其中一個分岔路口,做錯決定,你就已經可以,前功盡廢。

走迷宮的致勝之道—在現埸極速逃出的方法是,在事前用大量時間準備,一架直升機,在比賽期間,把你釣出迷宮。

即使沒有那麼多資源,至起碼,在比賽開始前,你就要準備好,該迷宮的平面圖。

.

(問:無論是直升機,或者是鳥瞰圖,好像都是犯規?)

.

那要視乎,具體是哪一個遊戲。

試想想,中學生自修大學程度的課程,有沒有犯規?

.

(問:似乎沒有。但是,那又好像十分辛苦。)

.

一般而言,世間少有不勞而獲的東西。鉅大的好處,很多時也需要付出,鉅大的代價。

還有,如果策略妥當,閱讀大學程度書籍,所需的額外時間,未必如想像中的那麼多。

比喻說,假設你修讀 A.Maths(附加數學)的唯一目的是,提升 G.Maths(核心數學)。那樣,你的「附加數」成績,並不需要保證,名列前茅。

反而,即使在最壞情況,你的「附加數」成績不合格,只要你曾經用心研習過,「附加數」也會令你覺得,「核心數」容易了很多。

同理,如果你閱讀大學物理書籍的主要目的是,提升中學物理的話,你並不需要完成,整本「大學物理」的課文和習題。

反而,最重要的是,你嘗試過「大學物理」中,部分題目的難度;那就足以令你感到,中學的版本,顯淺非常。

— Me@2018-12-17 07:05:34 PM

.

.

2018.12.17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迷宮直昇機 5.2

Ken Chan 時光機 1.4.2

.

但是,他的學校不正常——在中四和中五的校內考試測驗中,不斷地考核高考課程。所以,他在中四時代開始,已經要鑽研,高考程度和大學程度的物理。

結果,到真正會考時,由於「只會」考核中五程度的東西,他會突然覺得十分容易。

.

其實,那種快感不難體會。

.

假設,你現在是中學四年級。

你想像,如果突然之間,那份中四的數學卷,換成中一程度的數學卷。你會有什麼感受?

你不單會覺得如釋重負,而且會有信心,有機會取滿分;即使,那份中一測驗卷的課題,在中一以後,從來未刻意溫習過。

.

(問:我又不敢說,我一定會滿分。)

.

我沒有說「一定」。我只是說「覺得有機會」。

試想想,現為中四的你,面對一份中四的數學卷,你夠不夠膽說「有機會取滿分」?

.

(問:不太敢,因為,那幾乎沒有可能。但是,我明白你的意思。現在要我做回中一的測驗卷,又真的會覺得,一定會高分,可能會滿分。)

.

其實,那種情形,對現為中四的你而言,並不只是一個「假設」,因為,你現正修讀, G.Maths(核心數學)和 A.Maths(附加數學)。

「附加數」比「基礎數」而言,艱深非常,大部分人也覺得十分辛苦。但是,亦正正是因為「附加數艱深非常」,你才會覺得「核心數容易萬分」。

那又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呢?

— Me@2018-12-09 09:03:02 PM

.

.

2018.12.09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1.4.1

迷宮直昇機 5.1

.

至於第三個技巧,則實在是最宏觀,亦可能是最重要。

Ken Chan 說:「你們現在會盤算,在會考中,各科太概會有什麼目標,奪取什麼等級的成績。但是,我當年全部科目,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要『攞 full』」。

那就即是要,全部科目中的每一科,不只要甲等,而是要滿分;因為在當年,如果可以在全部科目奪得滿分,考生會獲頒一張特別證書。他那時就為了,那張證書而努力。

但是,那是如何辦到的呢?

考生在中五時參加「會考」,中七時參加「高考」。所以,正常的學校,會在中四和中五的校內考試測驗中,考核會考課程。

但是,他的學校不正常——在中四和中五的校內考試測驗中,不斷地考核高考課程。所以,他在中四時代開始,已經要鑽研,高考程度和大學程度的物理。

結果,到真正會考時,由於「只會」考核中五程度的東西,他會突然覺得十分容易。

— Me@2018-11-18 10:06:43 PM

.

.

2018.11.18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去咗邊呢?

無足夠資料 11.1

.

來到這版,可能是你看了 Ken Chan 的物理參加書時,發現了他的網址:

d_2018_04_10__11_57_18_AM_

不到意思,他已經沒有用這個網址了。我不是 Ken Chan,而是他九十年代的學生。(無錯,我都已經係老餅。)

我租了這個網址,一來,用作紀念;二來,亦可以避免他人冒充 Ken Chan;繼而,我就可親自冒充他。

(邪惡地笑)

d_2018_04_11

當然,那於理不合,於法不容。所以,我重申一次:

我不是 Ken Chan,而是他九十年代的學生。

(但是,如果需要聯絡本人,可用右邊的電郵地址。)

.

那樣,Ken Chan 又去了哪裡呢?

我也不知道。他既然停用了自己的課程網址,那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從教學界退了休。

~~~

我不喜歡「補習老師」這個詞語,因為我不喜歡「補習」,又不喜歡「老師」:

「補習」一詞,給人「多餘」、「依賴」和「騙錢」的感覺。

「老師」一詞,給人「年老」、「沉悶」和「沒有發展」的感覺。

.

所以,我不會稱 Ken Chan 為我的「補習老師」;如果一定要給一個尊稱,我會叫他為我的「物理先知」。

同理,雖然我也有從事類似的行業,我亦不會叫我自己做「補習老師」,而是「學術顧問」。

而 Ken Chan 的境界,遠遠高於其他老師的原因,正正就是,他的人生目標(或稱正職),並不是做「補習老師」,而是一位學者,從事學術研究。

(至於他的在哪間大學任教和研究,我則不知道,因為,他沒有公開。)

在學生時代,我已經立志(!)不做(!)全職的中學教員。

一個稍為有創意、略略有志氣的年青人,又怎能忍受自己人生中的幾十年,重複教著同一堆東西呢?

除非,教學只是他的職責之一。他仍有大半時間,從事學術研究。學術的精神世界,仍然是不停地發展的。

~~~

如果他真的退了休,香港的物理學生,又如何是好呢?

問題有那麼嚴重嗎?

有。如果香港沒有實力相近於 Ken Chan 的,物理兼工程專家,去指導眾多年輕人,那就真的十分大件事了。

.

當年,如果沒有他的教導,我大概不能升學。

— Me@2018-04-11 12:21:42 PM。

.

.

2018.04.11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n Lisp

paulgraham_2202_3475946

Lisp is an especially good language for writing extensible programs because it is itself an extensible program.

Because Lisp gives you the freedom to define your own operators, you can mold it into just the language you need. If you’re writing a text-editor, you can turn Lisp into a language for writing text-editors. If you’re writing a CAD program, you can turn Lisp into a language for writing CAD programs. And if you’re not sure yet what kind of program you’re writing, it’s a safe bet to write it in Lisp. Whatever kind of program yours turns out to be, Lisp will, during the writing of it, have evolved into a language for writing that kind of program.

— On Lisp: Advanced Techniques for Common Lisp

— Paul Graham

.

.

2018.02.21 Wednes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