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est software

somethingsimple 3 months ago

> Software is the currency that we pay to solve problems, which is our actual goal. We should endeavor to build as little software as possible to solve our problems.

.

ScottBurson 3 months ago

My point today is that, if we wish to count lines of code, we should not regard them as “lines produced” but as “lines spent”: the current conventional wisdom is so foolish as to book that count on the wrong side of the ledger. — E. W. Dijkstra

.

That’s why the best choice of software is often no software …

— Coding Horror

— by Jeff Atwood

.

— Write dumb code

— Hacker News

.

.

2018.05.01 Tuesday ACHK

反白論起點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無錯。上司時常無故出現的公司,不會是效率高的公司。那正正就是老子講法的一個反例。

最佳的領袖,就是那些人民不覺其存在的領袖,因為最佳的領袖,會令到這個社會,無災無難。既然是無災無難,人民就自然不會察覺,其領袖的存在,亦不會察覺,其領袖需要存在。所以,人民反而會以為,這個領袖好像無所作業,可有可無。

正如壞醫生沒有能力,或者沒有意願,一次過醫好你,令你時常要去光顧他。換句話說,他會時常在你的世界出現。但是,好醫生有能力,亦有意願,一次過醫好你,令你短期內,也毋須再去光顧他。換而言之,他極少會在你的世界出現。那樣,你就自然不會察覺,他的重要性;甚至,你直情忘記了,他的存在。

一般人也以為,「無災無難」是自然現象。他們以為,萬事不作,就自動萬事大吉。實情是,這個世界,因為天災人禍,是一個地獄。「有災有難」,才是自然現象,才是預設狀態。

如果你不覺得這世界是個地獄,那是因為有很多人,包括你自己,為你提供了一些保護罩。例如,「上班」就是「滅災滅難」的工序之一。雖然,上班十分辛苦,但是,如果不上班,你就要捱餓,更加辛苦。

「無事發生」,就即是「無災無難」。「無災無難」,近乎是一個奇蹟。所以,單單是「無事發生」本身,就要領袖,以至是全體的大部分人民,十分刻意、十分艱苦的經營。

— Me@2014.08.03

2014.08.03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白論起點 2.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Chapter 17 (第十七章)

太上,下知有之;
其次,親而譽之;
其次畏之;
其次侮之。
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悠兮,其貴言,
功成事遂,
百姓皆謂我自然。

Great rulers are hardly known by their subjects,
    Then come those the people draw near and praise,
    Then those the people hold in fear,
    Then those the people revile.
    When one lacks trust, one finds no trust.

Reluctantly, without boasting;
Perform actions, accomplish deeds;
The people will say it happened naturally.

— Tao Te Ching (Wikisource translation)

老子的《道德經》之中提到,最佳的領袖,就是那些人民不覺其存在的領袖。人民反而會以為,這個領袖好像無所作業,可有可無。

(安:我現在的上司,就沒有這個智慧。我上司很刻意地,要下屬知道他的存在,繼而再顯示自己的存在價值。

我上司的管理方法,就是 Joel Spolsky 所講的「hit and run micromanagement」。「Hit and run」的原本意思是,駕車撞到人後,不顧而去;學名叫做「肇事逃逸」。

把我上司的管理方法,如果真是「方法」的話,比喻成「肇事逃逸」的原因是:

他有太多下屬,所以他其實不太知道,下屬正在執行的工序是什麼。即使知,也不會知其詳情。所以,他為下屬工作所出的主意,通常也有害無利,只會打亂下屬的工作流程,干擾公司的正常運作。

但是,他自己是不會知道那些惡果的,因為,他下了令後,就立刻走到另一組下屬的工作單位,繼續故亂下令。

從任何一個下屬的角度看,我上司就是「肇事逃逸」—— 他一時衝動,下了一些不經大腦的指令後,立刻不顧而去,導致引發一片混亂,傷亡慘重。)

無錯。上司時常無故出現的公司,不會是效率高的公司。

— Me@2014.07.28

2014.07.30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受威脅招聘法

大甲等人 5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我看過一篇有關電腦界創業的文章。

大部人僱主,或者招聘部人員,也不敢聘請才華太出眾的應徵者,因為怕自己在公司的地位,受到威脅。而最高級的僱主,即是之前所講的「大甲等人」,就偏偏逆此趨勢而行。

「大甲等人」的招聘哲學是,凡是才智未高到,足以威脅到(招聘者)自己地位的應徵者,都不會考慮。換句話說,「大甲等人」只會聘請,有機會威脅到自己的應徵者。

後果是,公司越來越強大。

— Me@2014.07.16

2014.07.16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paradox of happiness solved

It is often said that we fail to attain pleasures if we deliberately seek them. This has been described variously, by many:

    Viktor Frankl in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Happiness cannot be pursued; it must ensue, and it only does so as the unintended side effect of one’s personal dedication to a cause greater than oneself …

— Wikipedia on Paradox of hedonism

The paradox of happiness: 

If you do good work, you will feel happy.

However, if you do good work only because of the desire of getting happiness, you will not get it.

[selfless]

happiness ~ progress ~ self transcendence

do good work ~ keep going to the next levels

[selfish]

seeking happiness directly ~ focus on oneself ~ trapped at the same level

no progress ~ unhappiness

— Me@2011.06.22

快樂

~ 快

快樂源於進步快。

— Me@2014.06.13

2014.06.13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學派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一生的時間很短暫,不足夠寫,所有寫得出,而又對人很有用的文章。所以,我正在思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其實,應該可以解決,不算是什麼大問題。

(安:用李生的方法,先將最核心的東西寫出來。)

無錯。就是用這個方法。

(安:那樣,自然有後人,發展那些核心東西的技術細節。漸漸地,甚至演變成一個學派。)

然後,根據「假名定律」,你會發現,那個學派中的大部分意見,也不是我原本的學說。「失真」和「僭建」的情況,會十分嚴重。

— Me@2014.04.17

2014.04.19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假名定律 1.2

反白論前傳:冠名篇 2.2

Jesus, Buddha, Einstein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安:經濟學家張五常先生提過,有一篇經濟論文指出,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經濟理論,和「凱恩斯學派」的經濟理論,不盡相同,雖然整個學派是以「凱恩斯」來命名。)

那不算出奇,因為有很多類似的現象,例如,甘地講過:

我認同基督。我不認同基督徒。

很多「基督徒」的言行,也和「基督」太不相像。

又例如,「機會率」有兩大學派,「頻率學派」和「貝葉斯學派」。「貝葉斯學派」雖然以數學家貝葉斯(Thomas Bayes)來命名,但是,貝葉斯並不算是,「貝葉斯學派的成員」(Bayesian),因為,「貝葉斯學派」中有很多理論,例如,「貝葉斯學派」對「機會率」的詮釋,也不是貝葉斯本人的意見。

Bayes himself might not have embraced the broad interpretation now called Bayesian. It is difficult to assess Bayes’s philosophical views on probability, since his essay does not go into questions of interpretation.

— Wikipedia on Thomas Bayes

— Me@2014.04.11

I like your Christ. I do not like your Christians. Your Christians are so unlike your Christ. The materialism of affluent Christian countries appears to contradict the claims of Jesus Christ that says it’s not possible to worship both Mammon and God at the same time.

– Mohandas K. Gandhi

2014.04.11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假名定律

反白論前傳:冠名篇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安:有很多名人都被人宣稱,講過某些金句;而實際上,那些名人根本沒有講過,被指的那些金句。)

這個「錯亂冠名」的現象,有一個嚴重一點的版本,叫做「斯蒂格勒定律(Stigler’s law)」:

沒有一個科學定律,是根據其最先發現者而命名的。

這個定律,我會簡稱為「名字由來法則」。《維基百科》舉出的例子有:

1. 高斯分佈: 最早是由棣莫弗在 1718 年著作中提出。

2. 本福特定律: 最早是由西蒙·紐康在 1881 年提出。

3. 三次方程的卡爾達諾公式: 解法的思路來自塔塔利亞。

4. 歐拉數e: 雅各布·伯努利第一個注意到此常數。

留意,「斯蒂格勒定律」本身,都會遵守「斯蒂格勒定律」。亦即是話,「斯蒂格勒定律」的最先發現者,其實不是「斯蒂格勒」。

(安:那又未至於,所有的定律冠名都是假的。例如,有很多數學公式和物理定律,都是以「牛頓」來命名。可以想像,那堆公式和定律之中,總有一部分的原創者,真是牛頓本人。)

即使「斯蒂格勒定律」不是百分百正確,它仍然很有用處。它提醒了我們,有很多定律的冠名,都是不符史實的。如果你想保險一點,你可以把「斯蒂格勒定律」改為:

科學定律的名字,很多時也不是根據,其最先發現者而命名的。

— Me@2014.04.03

2014.04.04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踏腳石目標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Design is a side effect.

傑作是一種副作用。

「尋找另一半」是最重要的人生目標之一。但是,「尋找另一半」的難度,又有如「尋找外星人」。

重點是,如果你要提高,找到女朋友的機會率,就要「不刻意去找」,但不要「刻意不去找」。例如,如果你除了「上班」和「回家」以外,就根本不會在地球上,其他地方出現的話,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就根本沒有機會遇到你。你有多大的吸引力,也沒有用。

「要不刻意去找」的意思是,「找到另一半」不適宜作「正作用」,而只適宜作為,你追求其他目標時的「副作用」。

「不要刻意不去找」的意思是,你千萬不要,連那些有機會衍生出,「找到另一半」這個「副作用」的目標,都不積極去直接追求,因為,沒有「正作用」,就沒有「副作用」。如果你創造不到,「精采人生」和「有趣生活」這對「正作用」,就自然不能透過它們,去達到「找到志趣相投的女朋友」這個「副作用」。

(安:你這個對「種子論」的全新演繹十分美妙。美妙的地方在於,它帶出了,「種子論」其實不是「被動」的。

上次我們有關「種子論」講法,對初學者來說,很容易會產生誤會,以為「種子論」是「消極」的:

我們平日做事,很多時,很多事也不會成功。或者說,世事因素太多,一件事的成功與否,往往都不是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內,所以不宜期望太大。就正如農夫散播種子時,他既不能控制,亦不能保證,哪一粒種子會發芽開花結果。

但是,今次的講法,又詳細了一點:

有些目標,並不適宜作為『主要目標』,直接去追求,而只能作,你在追求其他目標時的『副作用』。但是,你同時又要記得,沒有『正作用』,就沒有『副作用』。如果你不主動積極,去追求其他貌似不相關,而實質是踏腳石的目標,你就不會得到,你原本想要的『副作用』。『播種』不一定會『結果』,但『不播種』就一定『沒結果』。

有了這個「種子論」的新詮釋,聽者讀者就會知道,必須勤奮執行「播種」,才會有「結果」的機會。)

而更加重要的是,「種子論」的重點,並不在於「主動」還是「被動」,而是在於,應該在哪些地方「主動」,和應該哪些地方「被動」。「積極」和「消極」,實在有「左右腳」般的合作關係。

而「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之中,哪些事應該「人謀」,哪些事應該「天成」,需要一定的智慧。

很多事情,「成功結果」的機會率很微,所以做事不可強求,不要期望。同時,正正亦是因為,「成功結果」的機會率很微,所以做事時,更加要勤奮去「播種」—— 不斷地去,散播超大量的「因緣機遇種子」。

— Me@2014.02.28

2014.02.28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重點副作用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Design is a side effect.

傑作是一種副作用。

這句的其中一個意思,是指有很多目標,例如「好的設計」,都是「可遇不可求」 —— 如果要達到,都不能直接追求,只能由側面走近。

例如,如果要找結婚對象,最直接的方法是,辭去你的工作,花全職的時間,去尋找你的另一半。但是,如果你那樣做的話,大概沒有人會敢做,你的另一半。

又或者,你沒有辭去工作,但一日未找到女朋友,你都心靈空虛,終日悶悶不樂。那樣,即使你遇到「未來女朋友」,她都會對你望而生厭。你那沒有「未來」的神情,導致你沒有「女朋友」。

「找到女朋友」的最有效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女朋友」。當你擅長獨處時,你會專心生活,從而帶出豐富的學問、穩定的事業 和 精采的人生。當你「不需要女朋友」,而生活過得特別有趣時,吸引力反而大增。

而更加重要的是,這個進路會令你更加容易,找到志趣相投的女朋友。例如,你去參加畫畫班,原意是提升自己的藝術才能,但卻「不幸」地,遇上了同樣是,沉迷藝術的未來女朋友。

(安:你這個理論,其實即是上次講的「種子論」 —— 「有心栽花花不香,無心插柳柳成蔭」。)

無錯。「找到志趣相投的女朋友」,並不可以做直接的目標,而只可以作,「精采人生」和「有趣生活」的「副作用」。

想「快」一點找到女朋友,就要「快」一點過著「精采人生」,或者「有趣生活」。

(安:「精采人生」和「有趣生活」,兩者有什麼分別?)

沒有分別。不過「精采人生」這個講法,比起「有趣生活」,好像偉大一點。正如,「目標」、「目的」、「用途」和「企圖」等,都有同樣意思,但是有著十分不同的感覺。例如,「人生目標」好像很偉大;「人生目的」卻會很平凡;「人生用途」令人一頭霧水;「人生企圖」則十二分邪惡。

「尋找另一半」是最重要的人生目標之一。但是,「尋找另一半」的難度,又有如「尋找外星人」。

重點是,如果你要提高,找到女朋友的機會率,就要「不刻意去找」,但不要「刻意不去找」。例如,如果你除了「上班」和「回家」以外,就根本不會在地球上,其他地方出現的話,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就根本沒有機會遇到你。你多大吸引力也沒有用。

— Me@2014.02.22

2014.02.23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oy

Don’t be discouraged if what you produce initially is something other people dismiss as a toy. In fact, that’s a good sign. That’s probably why everyone else has been overlooking the idea. The first microcomputers were dismissed as toys. And the first planes, and the first cars. At this point, when someone comes to us with something that users like but that we could envision forum trolls dismissing as a toy, it makes us especially likely to invest.

— Paul Graham

2014.02.12 Wednesday ACHK

A state of confusion

Mathematics: What is it like to understand advanced mathematics?

You are comfortable with feeling like you have no deep understanding of the problem you are studying. Indeed, when you do have a deep understanding, you have solved the problem and it is time to do something else. This makes the total time you spend in life reveling in your mastery of something quite brief. One of the main skills of research scientists of any type is knowing how to work comfortably and productively in a state of confusion.

— Anonymous

— Quora

2013.10.17 Thurs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