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

~ 謂

~ talk

無聊

~ 無謂

~ nonsense

~ nothing to talk

~ cannot keep going

話題無聊

~ 話題不能說下去

工作無聊

~ 工作沒有前途

— Me@2011.06.23

2014.05.31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結果為本 3.3

答非所問 4.3

這段改編自 2013 年 11 月 16 日的對話。

成績表有的東西,你就需要考慮;成績表沒有的東西,你就不需要考慮。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勤力分」,來評價你勤不勤力?

(A:沒有。)

所以,你千萬不要,企圖令自己勤力。

又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正面分」,來評價你的思考正不正面。

(A:沒有。)

所以,你千萬不要浪費時間,企圖排除自己的負面思想,除非你有那樣的興趣。

重點是,你要把「思考負面」這個問題「transcend 掉」,令它不再重要;令到自己根本,沒有需要解決那個問題。

換句話說,解決「思考不夠正面」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思考正面」。你要透過平日的訓練,令到自己在真正的考試時,無論心理狀態是,「正面」還是「負面」,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再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鎮定分」,來評價你考試時「緊不緊張」?或者說,考試當局,會不會因為你考試緊張,而扣減你的分數?

(A:不會。)

所以,你千萬不要浪費時間,企圖令到自己,考試時不緊張。嘗試令到自己不緊張,反而會令到自己加倍緊張。

重點是,你要把「考試緊張」這個問題「transcend 掉」,令它不再重要;令到自己根本,沒有需要解決那個問題。

換而言之,解決「考試緊張」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考試不緊張」。你要透過平日的訓練,令到自己在真正的考試時,無論心理狀態是,「緊張」還是「十分緊張」,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又再例如,成績表有沒有一欄分數,叫做「聰明分」,來評價你「聰不聰明」?

(A:沒有。)

所以,你千萬不要作出任何動作,企圖去顯示自己,格外聰明。嘗試炫耀自己才智的後果是,發現自己其實,沒有什麼才智可以炫耀。對於熟悉的題目,你會不知不覺間,答非所問,寫了一大堆拿不到分數的東西。對於陌生的題目,你會死纏難打,即使超了時也不肯放手,連累到往後的題目,即使懂做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做。

考試的重點是,答對題目,從而奪取分數。亦即是話,你的答案要開門見山,一針見血。沒有人有時間或者興趣,去理會你聰不聰明。而對於不懂做的題目,如果在指定時限內,也沒有進展,就應該「唔識就飛」—— 暫時放棄,改為先做其他。

記住,成績表有的東西,你就需要考慮;成績表沒有的東西,你就不需要考慮。

— Me@2014.05.29

2014.05.30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長頸豹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雖然,最後我只能選修到,一科「量子力學」和一科「相對論」,不能得到一個完整的副修課程,但是,正正是因為那兩科,令我有足夠資歷,去報讀物理碩士。長遠來說,我的知識領域,大過一般的「物理畢業生」或「工程畢業生」很多。

那其實就是我上次講的「知識組合理論」。在個別的科目,你也不是第一。但是,在某些科目的組合之下,在適當的上文下理之中,你可能就是第一。

例如,在物理方面我不是第一;在工程方面我也不是第一。但是,如果這兩門範疇,我都熟練到在「十名之內」的話,相對於一些同時需要,物理和工程兩門知識的任務來說,就可能只有我才可以勝任。換句話說,在那個上文下理下,我就是世界第一。

例如,如果一個中學生十分喜歡物理,他自然會問,在大學選科時的第一志願,應該放「物理」還是「工程」。由於我兩科也讀過,我可以詳細地講述,兩科各自的好壞處。在「中學物理愛好者升學輔導」這個任務上,很多時,我也可能是最佳人選。

比喻說,在鬥高的比賽中,我不是最高的長頸鹿;在鬥快的比賽中,我也不是最快的豹。但是,如果要同時鬥高和鬥快,我就很可能是第一,因為,大概只有我這一隻「長頸豹」。

— Me@2014.05.27

2014.05.27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Infinity 9

Infinitesimal 4, Whole-part conflict 2

Actual infinity is logically impossible, for it makes the whole-part relationship break down. 

— Me@2012-10-27

2014.05.27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Dream Decision

Sometimes, you may have already taken an action (or had feelings) before making the decision of that action. The illusion of deciding is created in order to “make up a story”.

Just like inside a dream, the dream story is based on the body feelings. The brain creates a story which is compatible to the body feelings, although it seems that what happen in the story create those feelings.

— Me@2011.03.30

— Me@2014.05.11

2014.05.11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結果為本 3.2

答非所問 4.2

這段改編自 2013 年 11 月 16 日的對話。

同理,解決「不夠勤力」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勤力」。你要設計一套溫習系統,令到自己無論「夠不夠勤力」,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A:有那樣的系統嗎?)

我上幾次教你的讀書方法,例如「魔法筆記」和「魔法時間表」等,就是那樣的一個系統。

記住,成績表並不會有一欄分數,叫做「勤力分」,來評價你勤不勤力。

溫習的重點,在於「適量」和「正確」,即是對症下藥,而不在於「勤不勤力」。追求「勤力」的主要問題是,你往往會忽略了做事的「效率」;你往往會為了得到「勤力」的感覺,而做了一大堆沒有用途的事情。相反,如果你追求的是「學問」和「成績」,你自然會重視做事的「效率」,不會盲目追求「勤力」;你自然會在應該「勤力」的地方「勤力」,應該「懶惰」的地方「懶惰」。

例如,明天考試的範圍是第一和第二課。但你沒有足夠時間,去完全溫習兩課的內容。而老師又明言,由於第二課是新教的,所以會佔了大部分的考試內容。

如果你追求的是「勤力」,你很可能會不自覺地,由第一課開始,詳細地溫習。漸漸地你會發覺,你不會有有足夠的時間,去溫習第二課。相反,如果你追求的是「結果」,你自然有計劃地,在溫習第一課時「懶惰」,在溫習第二課時「勤力」。例如,你先溫習第二課,有時間剩餘,才處理第一課。

— Me@2014.05.11

2014.05.11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Ant colony optimization algorithms

Summary

In the natural world, ants (initially) wander randomly, and upon finding food return to their colony while laying down pheromone trails. If other ants find such a path, they are likely not to keep travelling at random, but to instead follow the trail, returning and reinforcing it if they eventually find food (see Ant communication).

Over time, however, the pheromone trail starts to evaporate, thus reducing its attractive strength. The more time it takes for an ant to travel down the path and back again, the more time the pheromones have to evaporate. A short path, by comparison, gets marched over more frequently, and thus the pheromone density becomes higher on shorter paths than longer ones.

Pheromone evaporation also has the advantage of avoiding the convergence to a locally optimal solution. If there were no evaporation at all, the paths chosen by the first ants would tend to be excessively attractive to the following ones. In that case, the exploration of the solution space would be constrained.

— Wikipedia on Ant colony optimization algorithms

2014.05.10 Saturday ACHK

方法

不思考之道 5

方法

~ 思考的相反

~ 機械程序

— Me@2014.04.09 19.41.31

有方法

~ 不用思考

~ 可以立刻行動

— Me@2014-05-09 11:28:08 PM

2014.05.10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心靈報章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所以,我覺得我當年的目標是正確的。我年輕時,以為一生人有足夠時間,去學懂各門知識,所以企圖那樣做。所以,我當年大學選科時就想,如果我主修物理,我只會是一個在物理系中,一個「考不到第一」的學生。 

(安:為什麼呢?)

以我當時對自己的瞭解,在物理方面,我有足夠智力,去做物理系中,頭幾名的學生;但我尚未有足夠智力,去做物理系中,考第一的那一個。換句話說,在知識發展上,我只能做到一個,沒有什麼特別的物理學生。 

但是,如果我可以主修工程,副修物理的話,我就既是一個與別不同物理學生,又會是一個與別不同的工程學生。

(安:但是,要兼顧兩者,工作量自然大很多。)

無錯。但是,正正是因為困難,才會格外可貴。況且,大學時代再辛苦,也不及中學時代的高考時期吧?

雖然,最後我只能選修到,一科「量子力學」和一科「相對論」,不能得到一個完整的副修課程,但是,正正是因為那兩科,令我有足夠資歷,去報讀物理碩士。長遠來說,我的知識領域,大過一般的「物理畢業生」或「工程畢業生」很多。

— Me@2014.05.08

2014.05.09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結果為本 3.1

答非所問 4.1

這段改編自 2013 年 11 月 16 日的對話。

成績表有的東西,你就需要考慮;成績表沒有的東西,你就不需要考慮。例如,成績表並不會有一欄分數,叫做「勤力分」,來評價你勤不勤力。所以,你千萬不要,企圖令自己勤力。

平日溫習時,你要追求的,是「充足的溫習」,而不是「勤力的感覺」;你要考慮的,是「如何提高溫習的效率」,而不是「如何令到自己更加勤力」。前者是「對事」,即是「以結果為中心」,對成績有利;後者「對人」,即是「以自我為中心」,對短期的自我形象有利,但對成績有害。

有時,「解決問題」的最好方法,未必是「直接解決」,而是把那個問題「transcend 掉」,令它不再重要;令到自己根本,沒有需要解決那個問題。例如,戒煙的最好方法是,從來不吸煙;因為那樣的話,你就從來沒需要處理,戒煙這問題。又例如,同一個難以相處的人,最好的相處方法是,不要跟他相處;因為那樣的話,你就沒需要研究,「如何同難以相處的人相處」這個問題。

同理,解決「不夠勤力」的最好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勤力」。你要設計一套溫習系統,令到自己無論「夠不夠勤力」,也能奪得上佳的成績。

(A:有那樣的系統嗎?)

我上幾次教你的讀書方法,例如「魔法筆記」和「魔法時間表」等,就是那樣的一個系統。

— Me@2013.11.17

— Me@2013.11.19

— Me@2014.05.06

2014.05.07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VirtualBox

This is a file from the Wikimedia Commons.
This is a file from the Wikimedia Commons.

Oracle VM VirtualBox (formerly Sun VirtualBox, Sun xVM VirtualBox and innotek VirtualBox) is a virtualization software package for x86 and AMD64/Intel64-based computers from Oracle Corporation as part of its family of virtualization products. It was created by innotek GmbH, purchased in 2008 by Sun Microsystems, and now developed by Oracle. It is installed on an existing host operating system as an application; this host application allows additional guest operating systems, each known as a Guest OS, to be loaded and run, each with its own virtual environment.

— Wikipedia on VirtualBox

2014.05.06 Tuesday ACHK

心靈報章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牽涉「境界」的問題,有時,有些事情很難解釋。例如,有人問:「為什麼你懂弄笑話?」

真正的原因,我不太好意思講出來,因為那有自誇之嫌。懂弄笑話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涉獵的知識足夠廣泛。例如,其中一句學生們覺得,十分有趣的精警句子是:

理論上,『理論上』和『實際上』沒有什麼分別;

但是,實際上,『理論上』和『實際上』卻有很大分別。

它是我從一本講有關「開源軟件」發展史的散文集中,學回來的。你試想想,一般人又怎能理解,「知識類型廣泛」和「弄笑話」,又有什麼直接關係呢?

(安:無錯,即使你解釋了,一般人也不會明白。)

正如,有很多人也會問學「數學」和「物理」,對一般人有什麼用途。真正的主要用途,在於提高智力。而「高智力」,可以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幾乎所有地方。但是,大部人也沒有足夠的智力,去理解「智力」可貴的地方。那自然不會有動機,為「提高智力」付出足夠的努力,去完成必須的學術訓練。

— Me@2014.05.05

2014.05.05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Whole-part conflict

paradox ~ mixing levels

Mixing levels is a problem of whole-part conflict.

“x = 1 – x” has no conflicts but “x = x – 1” does, because “x = x – 1” means “the whole is equal to a part“, which is logically impossible, according the definitions of the words “whole” and “part”. 

— Me@2012.10.26

2014.05.04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大型玩具店

學問急症室 2 | 由零開始 2 | 唔識就飛 11 | 考試美術 3

以前我見過有一張獎劵的「獎品」十分有趣。頭獎是,容許你進入一間大型玩具店五分鐘;在那五分鐘內,你拿到什麼玩具,就歸你所有。你試想想,如果你是頭獎得獎者,你在入去那大型玩具店之前,你會盤算著什麼?

自然的反應是,考慮什麼東西最值錢,或者什麼東西最想要,以及奪得最重要的玩具後,在餘下的時間中,如何拿到最多的東西。你肯定不會想的是:「我怎樣可以用那五分鐘,取得那大型玩具店中的所有東西呢?」

但是,一般人在準備考試和應付考試時,偏偏就會有,這個不切實際的企圖。考試前,大部分人也會,因為來不及溫習所有內容,而意志消沉。考試時,大部分人也會,因為不可以完成所有題目,而耿耿於懷。

這些都是不合理的期望。

— Me@2014.03.03

— Me@2014.05.03

2014.05.03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