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聚零刻 1.2.2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12 日的對話。

.

你需要的,不是一個口頭的承諾,而是一個關係[中],實質的進展。在朋友的外殼下,關係慢慢的,向情侶靠近。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當你們的關係,越來越像情侶的時候,你們自然就是情侶。表白呢,只是給這段關係,一個正式的名份。

不單是表白,在建立起吸引之前,暴露需求感,都會降低你的吸引力。 … 而表白呢,其實就是「暴露需求感」的最高形式。

如果愛情是一個朴實的話,那你就一定要,在成熟的時候,[才]去採摘。如果在此之前採摘,那這個果子採下來之後呢,它就不會再成長了;直接爛掉。

— 為什麽遇到喜歡的女生,千萬去表白!

— 楚兒戀愛說

.

朋友之道,在乎平等,無所顧忌地聊天。

市面上,有一個害人不淺的思想,就是:「我向一個女仔表白,被拒絶後,我倆仍然可像之前,正常朋友般相處。」

那有可能,但機會極微,因為表白後,我倆再也不是平等的交往了。除非,雙方也很大方,性格異於常人地高級。但是,那樣的話,原本她就大概,不會拒絶我。

— Me@2022-04-18 12:29:00 PM

.

.

2022.04.18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兩見終情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9 日的對話。

.

如果你將來遇到,一個你心儀對象的話,千萬不要以為,她一定是你未來太太。亦即是話,即使是「一見鍾情」,那也只是感覺,未必反映實情;「兩見如何」還要相處過才知道。

幾十年前,我曾經遇到,一位心儀的女士。我與她有著,電影《情留半天》級數的對話。她也對我有意思。我怎麼知道呢?

當時我煩惱著,她會否已有男朋友。但是,我又不好意思問。反而,她有天突然問我,有沒有女朋友。

.

如果可以定期見面,我們理應可以,自然發展成情侶。

.

不幸,她有著關鍵的缺點,而我又改變不到。 例如,她會連續五次失約。

— Me@2022-04-02 04:39:11 PM

.

.

2022.04.03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同一屋簷下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8 日的對話。

.

準備結婚前,試一試做「同屋主」一兩個月,看看會不會「同住難」。同屋不同房,最為理想。

留意,我講的是「準備結婚前」,而不是「結婚前」,因為「結婚前」就經已太遲。

與另一半同住,比與原本家人同住,難度還要高一點。例如,你的哥哥不會擅自,改動你房中的物件,拋棄他覺得沒有用的東西。但是,你的潛在太太可能會。

如果注定「同住難」的話,「準備結婚前」就知道,會好一點。那樣,可以及早溝通,看看你倆究竟是「同住暫時難」,還是「同住永久難」。「暫時難」就立刻解決;「永久難」就馬上分手。

— Me@2022-03-05 07:13:14 PM

.

.

2022.03.05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量子力學 3.1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5 日的對話。

.

量子力學這門學問,「奇怪」的地方,不在於它奇怪。

「學習新領域時,學到新東西,遇到前所未見,意想不到的事物,而感到奇怪震驚」本身是,正常不過的事情。

.

量子力學的真正「奇怪」的地方是,在一連串的誤會之下,人們以為量子力學遺反了,最基本的邏輯定律。那又稱為「亞里士多德定律」,主旨是:

對於任何命題「甲」,「甲」或「非甲」的其一必為真,但兩句一定不會同時為真。

(證明很簡單,因為根本毋須證明;那只是「非」這個字的定義。)

.

「量子遺反邏輯」這錯覺,來自教學上的失誤,例如:

在電子雙狹縫實驗中,如果沒有安裝任何偵測器,去觀察電子的路徑軌跡的話,每一粒電子都會,同時通過左狹縫和右狹縫,去到板的另一邊。

由於隔板上,只有左右兩個狹縫,所以,「右」就即是「非左」。那就即是話:「每一粒電子都會同時,通過左狹縫和不通過左狹縫。

.

如果認清和防範,這類嘩眾取寵式,而導致錯誤的表述的話,你最終會知道,量子力學不單遵守邏輯,而且還甚至,「主動」守護了因果律。

— Me@2022-02-17 10:31:59 AM

.

.

2022.02.17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冰心鎖

超時空接觸 3.2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5 日的對話。

.

即係我自己有個經驗就係呢

我同我男朋友呢

係識咗成年之後

先喺埋一齊 o既

因為有時候

當初我自己諗

我想要男朋友 ABCDE

咁樣樣係度諗啦

咁但真係好搞笑囉

望住我而家呢個男朋友

係冇一樣可以達成架喎

咁但係發現一齊咗 o既時候呢

原來佢個性格,係可以同我好夾 o既

— Knetawonggg

.

尋尋覓覓,並不是刻意要選,所謂「條件最好」的那一位女士。

比喻說,你家裡有一個夾萬(保險箱)。你現在想打開它。但是,你不記得鑰匙放在哪兒。所以,你需要花一點時間去尋找。

你這「尋找鑰匙的故事」的主旨,並不是要覓得,一把完美的鑰匙;亦不是要覓得,世間上最好的那一把鑰匙;而是要奪回,你夾萬的鑰匙。

又例如,將來你有孩子後,你會在放學時段,到學校門口等待他。

你所守候的並不是,學校裡「最好的」那一名孩子;你要迎接的是,你的孩子;

.

尋尋覓覓,並不是要找到,「最好的」女朋友,而是要找到,你的太太。

認為愛情是要找到「條件最好的那一位」的人,不會從一而終,因為永遠可能有,亦必定有,條件更好的另一位。

— Me@2022-02-08 11:50:35 PM

.

.

2022.02.09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超時空接觸 3

相聚零刻 1.1.2 | 大世界 10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4 日的對話。

.

自己的世界,以自己為中心,並不是「自我中心」;

要求別人的世界,也以你自己為中心,才是「自我中心」。

.

地球人竟然會,因為所謂的「失戀」,而不太開心。部分原因是,他自我中心;覺得世界必定要跟他,心目中的劇本來運行。例如:「她是我期待已久的夢中情人,所以,她必定是我,命中注定的未來太太。」

萬一,其實是通常,受到「夢中情人」拒絶的話,他就會覺得,失去了「命中注定的未來太太」,人生就再沒大意義了。

.

合理的想法是:「她是我期待已的夢中情人,所以,她有可能是我,命中注定的未來太太。如果不是的話,我仍然會欣賞她,但是,我的注意力,就不再在她身上,而會轉移到(尋找)我的未來太太。我只愛我未來太太一人。」

如果你再,明戀暗戀(肯定不是你未來太太的)其他人的話,那就,是為不忠。

.

覺得的夢中情人,不一定是你的未來太太——真正的夢中情人。誰是你「真正的夢中情人」,不會未卜先知。誰是你的「未來太太」,只會未來先知。所以,所謂的「命中注定」,只能事後講,馬後砲。

— Me@2022-01-23 11:34:20 PM

.

Your world is your world.

— Ludwig Wittgenstein

.

你的主觀世界,並不是客觀世界的全部。

— Me@2009.09.16

.

.

2022.01.2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時光起源

The Origin of Time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5 日的對話。

.

昨日的那段影片說,個別的粒子,其實都是質量零;以光速行走,感受不到時間。

但是,把一堆粒子圈成一件東西的話,那件東西整體而言,就會有質量;就會低於光速行走;就會感受到時間。

變相來說,時間的來源就是,你將一堆粒子組成一個物件、一個身份、一個自我時,那個自我就會,感受到時間。

— Me@2022-01-04 12:23:25 PM

.

To form an object (an observer), the component particles cannot all always move at light speed in the same direction, for that would prevent the object as a whole from feeling time.

Anything moving at the speed of light cannot feel the passage of time. If a set of particles all moves at light speed in the same direction all the time, they cannot feel time either as individuals or as a whole; so they cannot form an “object”.

To form an object (an observer), the component particles need to interact. So some component particles need to move in other directions sometimes.

.

An object requires an internal structure to exist and evolve. The component particles need to interact in order to evolve as a single identity. So different particles need to move in different directions sometimes. As a result, the component particles as a whole, aka “the object”, will move slower than light.

— Me@2021-12-08 08:09:17 AM

.

.

2022.01.05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分支圖

這段改編自 2021 年 12 月 9 日的對話。

.

條件概率(conditional probability)的公式中,會除以「已知」。

\displaystyle{P(A|B)={{P(B|A)*P(A)} \over {P(B)}}}

而「除以『已知』」的目的就是,改變 tree diagram 的起點。這一句是,我學了機會率之後的十幾年間,原本都不知道的東西。在 2010 年,第一次教時,我才領悟得到。

This file is made available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CC0 1.0 Universal Public Domain Dedication.

樹形圖的起點,機率必為一,因為「樹形圖起點」的定義,就正正是「已知」。

樹形圖的重要性在於,多複雜的題目,只要你用樹形圖來思考,通常都可以明白到。

甚至,如果你問最根本的問題「乘法從何而來」,其實,都需要用樹形圖來解釋。例如,\displaystyle{3 \times 2} 是什麼意思呢?

三大分支的每支上,再有 2 小分支的話,就總共有 6 個終點。

— Me@2022-01-02 12:20:15 PM

.

.

2022.01.03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problem of induction 3.3

“Everything has no patterns” (or “there are no laws”) creates a paradox.

.

If “there are 100% no first order laws”, then it is itself a second order law (the law of no first-order laws), allowing you to use probability theory.

In this sense, probability theory is a second order law: the law of “there are 100% no first order laws”.

In this sense, probability theory is not for a single event, but statistical, for a meta-event: a collection of events.

Using meta-event patterns to predict the next single event, that is induction.

.

Induction is a kind of risk minimization.

— Me@2012-11-05 12:23:24 PM

.

.

2018.12.28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problem of induction 3.1.2

Square of opposition

.

“everything has a pattern”?

“everything follows some pattern” –> no paradox

“everything follows no pattern” –> paradox

— Me@2012.11.05

.

My above statements are meaningless, because they lack a precise meaning of the word “pattern”. In other words, whether each statement is correct or not, depends on the meaning of “pattern”.

In common usage, “pattern” has two possible meanings:

1. “X has a pattern” can mean that “X has repeated data“.

Since the data set X has repeated data, we can simplify X’s description.

For example, there is a die. You throw it a thousand times. The result is always 2. Then you do not have to record a thousand 2’s. Instead, you can just record “the result is always 2”.

2. “X has a pattern” can mean that “X’s are totally random, in the sense that individual result cannot be precisely predicted“.

Since the data set X is totally random, we can simplify the description using probabilistic terms.

For example, there is a die. You throw it a thousand times. The die lands on any of the 6 faces 1/6 of the times. Then you do not have to record those thousand results. Instead, you can just record “the result is random” or “the die is fair”.

— Me@2018-12-18 12:34:58 PM

.

.

2018.12.18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problem of induction 3.2

The meaning of induction is that

we regard, for example, that

“AAAAA –> the sixth is also A”

is more likely than

“AA –> the second is also A”

 

We use induction to find “patterns”. However, the induced results might not be true. Then, why do we use induction at all?

There is everything to win but nothing to lose.

— Hans Reichenbach

If the universe has some patterns, we can use induction to find those patterns.

But if the universe has no patterns at all, then we cannot use any methods, induction or else, to find any patterns.

.

However, to find patterns, besides induction, what are the other methods?

What is meaning of “pattern-finding methods other than induction”?

— Me@2012.11.05

— Me@2018.12.10

.

.

2018.12.10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problem of induction 3

.

In a sense (of the word “pattern”), there is always a pattern.

.

Where if there are no patterns, everything is random?

Then we have a meta-pattern; we can use probability laws:

In that case, every (microscopic) case is equally probable. Then by counting the possible number of microstates of each macrostate, we can deduce that which macrostate is the most probable.

.

Where if not all microstates are equally probable?

Then it has patterns directly.

For example, we can deduce that which microstate is the most probable.

— Me@2012.11.05

.

.

2018.11.19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時空兌換率

這段改編自 2015 年的對話。

.

我的相對論教授說,所謂

E = m c^2

在某些意思之下,沒有那麼特別,因為,你可以把它看成,貨幣的兌換。

.

E = c^2 m

能量 =(光速二次方)\times 質量

.

1 \text{USD} \approx 8 \times 1 \text{HKD}

1 美元 \approx 8 \times 1 港元

.

公式中的 c^2(光速平方),角色其實正正就是,能量 E 和質量 m 之間的「貨幣兌換率」。

(而光速 c,則是時間和空間的兌換率。)

— Me@2018-05-11 09:10:00 PM

.

.

2018.05.11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Inception 16.4.2

潛行凶間 16.4.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13 日的對話。

.

例如,你在夢裡,正在期待著夢中故事的結局時,就不小心地醒了。你試過沒有?

(CPK:試過臨知道答案前,就醒了。)

你留意,《潛行凶間》就刻意拍到那樣—在觀眾就要知道結果時,就停了。換句話說,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刻意把這部以夢為主題的電影,拍到有如夢境一樣。

.

那是他的習慣。例如,他的另一部電影—《死亡魔法》—以魔術為主題。導演就把它拍到彷彿魔術一般,由始至終,一路戲弄著觀眾。

.

所以,千萬不要連續看幾部,Christopher Nolan 的電影。看了一部已後,最好先隔一段時間,待心情平伏以後,才看下一部。

.

至於《潛行凶間》結尾,主角是否還在夢境之中?

是或否,兩個解釋,二選其一,都可以講得通。

.

你記不記得,戲中有一句,大概有以下的意思:「在夢中,通常都不會知道,自己正在發夢。只會在蘇醒時,才發現剛才,自己在發夢;才驚覺剛才,劇情不合理。」

你在看《潛行凶間》時,都有同樣的感覺。在戲院看時,覺得一切都合理,又有詳細解釋。但是,看完後,回家時,才驚覺劇情,有些地方不妥,講來講去講不通。其中一個例子是,陀螺會不會停止,並不能用來推斷,主角是否仍在夢中。

.

如果陀螺永不停止,那必定是夢中。但是,如果陀螺倒了下來,也不一定是現實,因為,即使在夢中,造夢者都可以令陀螺停止。

— Me@2018-04-24 11:36:31 AM

.

Some pundits have argued that the top was not in fact Cobb’s totem, rendering the discussion irrelevant. They say that the top was Mal’s totem; Cobb’s was his wedding ring, as he can be seen wearing it whenever he is in a dream and without it whenever he isn’t. As he hands his passport to the immigration officer, his hand is shown with no ring; thus he was conclusively in reality when seeing his children. Furthermore, the children were portrayed by different actors, indicating they had aged.

— Wikipedia on Inception

.

.

2018.04.24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Inception 16.4

潛行凶間 16.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13 日的對話。

.

(CPK:在自己的夢裡面,是不是真的可以,想怎樣就怎樣?)

有時可以。但只是有時。

剛才講過,

《潛行凶間》中的意念,你可以假想,有七成是真的。

亦即是話,有些部分不是真的。例如,現實中(暫時)並沒有那「夢境同步」機器。

又例如,現實中,你並不可以完全操控著,你的夢境。你可以控制到一點點,但不會完全控制到。

例如,你在夢裡,正在期待著夢中故事的結局時,就不小心地醒了。你試過沒有?

(CPK:試過臨知道答案前,就醒了。)

你留意,《潛行凶間》就刻意拍到那樣—在觀眾就要知道結果時,就停了。換句話說,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刻意把這部以夢為主題的電影,拍到有如夢境一樣。

.

那是他的習慣。例如,他的另一部電影—《死亡魔法》—以魔術為主題。導演就把它拍到彷彿魔術一般,由始至終,一路戲弄著觀眾。

— Me@2018-04-18 02:48:05 PM

.

.

2018.04.18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潛行凶間 16.3

Inception 16.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13 日的對話。

.

怎料,當早所看的電影《潛行凶間》那麼應景,恰巧在主題中有「清醒夢」和「多層夢」。那就是為什麼我剛才說:

《潛行凶間》中的意念,你可以假想,有七成是真的。

知道這些有趣知識——原來世間上,是有「清醒夢」和「多層夢」——是有實質好處的。

例如,你會繼而知道,原來人是有「潛意識」的;而在一些清況下,「潛意識」的智力和能力,多過「顯意識」。但是,「潛潛意識」又再利害過「潛意識」。

再例如:

3. 多重自我

3.1 每一個人,其實有超過一個自我。

3.2 而每一個自我,其實有超過一個層次的意識。

至於在平日,怎樣可以存取到,各個層次的潛意識呢?

有太多的方法,有些是健康的,有些是自殘的,不能盡錄。現在只講一兩點。

健康的方法有,適量的睡眠。睡眠太多或太少,都到身體、顯意識和潛意識有害。睡眠太少的話,你的潛意識,沒有足夠時間,去整理日間接收了的資料。

自殘的方法有,患病。

.

「清醒夢」或「多層夢」,如果自然發生,你可以細心觀察。

但是,千萬不要主動去引發「清醒夢」或「多層夢」。它們時常發生的話,會破壞意識,脫離現實。

— Me@2018-04-08 10:51:30 AM

.

.

2018.04.08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潛行凶間 16.2

Inception 16.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13 日的對話。

.

又例如:

2. 多層夢

有時,明明已經起了床,關掉了鬧鐘;怎料,「明明已經起了床,關掉了鬧鐘」這劇情,只是另一個夢——我仍然未醒來。結果,要醒了很多次,經歷很多層,才真正醒來。

而對我個人而言,最有趣的地方是,我在看《潛行凶間》之前一晚,正正發了「清醒夢」和「多層夢」。

我在看《潛行凶間》前的那個時期,身體長期不太舒服,可能是傷風或者感冒,導致有少許咳嗽。但是,在戲院內咳喇的話,會影響他人,所以可免則免。因此,在前一晚,因為知道明早要去看電影,我的潛意識對身體下令,要立即康復。那樣,一來令我腦部活躍,二來令我身體病發,引發了我的「清醒多層夢」。

怎料,當早所看的電影《潛行凶間》那麼應景,恰巧在主題中有「清醒夢」和「多層夢」。那就是為什麼我剛才說:

《潛行凶間》中的意念,你可以假想,有七成是真的。

知道這些有趣知識——原來世間上,是有「清醒夢」和「多層夢」——是有實質好處的。

例如,你會繼而知道,原來人是有「潛意識」的;而在一些清況下,「潛意識」的智力和能力,多過「顯意識」。但是,「潛潛意識」又利害過「潛意識」。

(但是,千萬不要主動去引發,「清醒夢」或「多層夢」。它們時常發生的話,會破壞意識,脫離現實。)

— Me@2018-03-08 08:32:52 PM

.

.

2018.03.0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潛行凶間 16

Inception 16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8 月 13 日的對話。

d_2018_02_18__19_10_12_PM_

這幾個月來,我跟一位來自大學時代的朋友,討論一些較為深刻精采,一般人也不會討論的話題。怎料,《潛行凶間》竟然囊括那些深刻精采話題,之中的一大部分。

在我朋友的同意和鼓勵下,我把那些對話錄了音,再化成文字。那就彷彿是把那些意念,由氣體凝結成液體。怎料,該電影卻把那些意念,再由液體凝固成固體。

我把對話化成文字,莫非都是為了避免,同一堆說話,再講一次。同一堆說話講第二次,並不是一個快樂的過程。有了文字版後,當有其他朋友需要那些意念時,我就可以引述我的文章,從而開發下一個層次的話題。

但是,有了《潛行凶間》這電影後,凡是之中有的意念,我的相關文章,都可以一概置之不理;因為,我只要介紹該電影,給對那些意念,有興趣的朋友就可以。

電影內,有太多超凡的意念,不能一次過講得完。你們可以分開幾次來問我,例如:

1. 清醒夢

1.1 有些人在某些時候,在夢知道自己在發夢,卻又可以保持住,發夢的狀態。

1.2 那些人之中的部分人,在那些清醒夢時候的部分時候,甚至可以控制著,那些夢境的劇情演變。

你有沒有試過,在夢裡面,知道自己在發夢?

(CPK:未。不過,我的姐姐試過。)

我中學時代,有一次清醒夢時,刻意留意一棵樹。

我發現,原來夢中的東西,不只有黑白色。我不單看到,那棵樹的葉是綠色的,而且,還可以見到,那些樹葉中的每一塊。

《潛行凶間》中的意念,你可以假想,有七成是真的。

又例如:

2. 多層夢

有時,明明已經起了床,關掉了鬧鐘;怎料,「明明已經起了床,關掉了鬧鐘」這劇情,只是另一個夢 — 我仍然未醒來。

3. 多重自我

3.1 每一個人,其實有超過一個自我。

3.2 而每一個自我,其實有超過一個層次的意識。

— Me@2018.02.18

.

.

2018.02.18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馬後炮

注定外傳 2.3.4 | Can it be Otherwise? 2.3.4

或者說,到頭來,你也是要根據「有沒有道理」這個原則,去判別一個想法,是不是「神的旨意」。

如果沒有「神的旨意」,你就要靠自己,判斷是非明白,決定行事策略。如果有「神的旨意」,你也要靠自己,判斷哪些意念想法,真的是「神的旨意」,應該跟隨執行。

換言之,即使有「神的旨意」,你並不會在一件事發生之前,(在毋須自己判斷的情況下,)就知道那是不是「神的旨意」。

你至多只可以在,該件事件發生後,根據它的結果好壞,把它歸類為「神的旨意」或否。

但是,那又會令我們回到,今天討論的起點:

以往的事是注定的;未來之事不完全注定。

即使有些未來之事是注定的,你也不會在事前,百分之百肯定地知道,那注定的結果是,眾多可能性的哪一個。

既然就算有注定,你也不知注定為何;事情注定與否,對你又怎會有影響呢? 

— Me@2017-02-03 04:15:54 PM

2017.02.03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