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D, 3.8.1

財政自由 1.3.1

.

The secret to creativity is knowing how to hide your sources.

— Not Einstein

.

In 1924, while working as a Reader (Professor without a chair) at the Physics Department of the University of Dhaka, Bose wrote a paper deriving Planck’s quantum radiation law without any reference to classical physics by using a novel way of counting states with identical particles. This paper was seminal in creating the very important field of quantum statistics. Though not accepted at once for publication, he sent the article directly to Albert Einstein in Germany. Einstein, recognising the importance of the paper, translated it into German himself and submitted it on Bose’s behalf to the prestigious Zeitschrift für Physik. As a result of this recognition, Bose was able to work for two years in European X-ray and crystallography laboratories, during which he worked with Louis de Broglie, Marie Curie, and Einstein.

— Wikipedia on Satyendra Nath Bose

.

(問:根據你的講法,好像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應該讀研究院似的。)

在理想的情況下,你可能應該讀研究院。

.

(問:那樣,你心目中的理想情況是什麼?)

假設你已經有財政自由,你就有可能,適合讀研究院;…

.

讀研究院的最大作用是,獲取獨家資料和人脈。

做到物理學家的其中一個,近乎先決條件是,認識一些一流的物理學家,從而可以跟他們對話。換句話說,讀研究院的主要目的是,爭取跟一些物理神人,對話的機會。

(問:那金錢和時間成本奇高。間中約他們暢談可以嗎?)

那比較困難。

如果你不是他們原本的朋友、同事或學生的話,大概不會有足夠時間,分配給你。

(問:自己一個做研究,一定不可以嗎?)

那十分困難。

即使是獨行俠愛因思坦,他的獨行俠形象,也是假的。大概而言,那只是他的大眾形象、公關技巧。

實情是,他在學術上,有一個開放謙卑的態度,十分願意吸收他人的思想,無論對方當時的名氣是怎麼樣。

例如,他有一段時期會,參加維也納學團的學術討論聚會。

又例如,有來自印度一所大學的,一位尚未世界知名的物理學家,企圖發表一篇文章,但給學術期刊拒絕了。於是,他把那篇文章,寄給了愛因思坦。

雖然素未謀面(?),愛因思坦仍然用心閱讀,發現該文有料到,十分有意思。不單如此,他更親自把文章由英文翻譯成德文。在他的引薦下,德國一著名物理期刊出版了該文。

那位印度物理學家,就是後來舉世聞名的玻色。

愛因思坦一生幾大曠世鉅著之一,玻色-愛因斯坦統計規律,就是緣起於他和玻色的這次合作。

— Me@2019-10-29 10:20:33 PM

.

Bose adapted this lecture into a short article called Planck’s Law and the Hypothesis of Light Quanta and submitted it to the Philosophical Magazine. However, the referee’s report was negative, and the paper was rejected. Undaunted, he sent the manuscript to Albert Einstein requesting publication in the Zeitschrift für Physik. Einstein immediately agreed, personally translated the article from English into German (Bose had earlier translated Einstein’s article on the theory of General Relativity from German to English), and saw to it that it was published. Bose’s theory achieved respect when Einstein sent his own paper in support of Bose’s to Zeitschrift für Physik, asking that they be published together. The paper came out in 1924.

— Wikipedia on Bose–Einstein statistics

.

.

2019.10.29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財政自由 1.2

(問:那就即是話,要在還年青時,就賺到一生夠用的金錢?

為什麼要選擇,那麼難的目標?)

.

(問:但是,財政自由,又可以如何實現呢?)

.

首先,要有一個概念,就是:

長遠而言,為生不可靠「售賣時間」,而要靠「創造價值」。

例如,你是一位音樂演奏家。如果你的收入,主要來自去現場演出的話,那就為之,以「售賣時間」為生。

.

假設,作為音樂演奏家的你,今次的主要收入,再不是來自去現場演出,而是靠灌錄唱片來售賣的話,你就是以「創造價值」為生。那就再不只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了。你的收入,再不取決於,你花了多少時間演奏;而是取決於,你演奏的質素。那樣,你的收入,再不只是,靠主動去賺取,還同時有另一部分,可以被動地接收。

前者可以稱為「主動收入」;而後者則可稱為「自動收入」。

(問:依靠「售賣時間」而來的收入,就為之「主動收入」?

倚賴「創造價值」而來的收入,就即是「自動收入」?)

無錯。

(問:有自動生成收入的話,就當然十分高興。但是,那些「自動收入」,又從何而來呢?

你講的例子,我很難執行。

我又不是音樂家。即使是音樂家,大賣唱片,或者開到大型演奏會的,萬中無一。)

那並不是非黑即白。我並不是叫你,將你所有的靠「售賣時間」的收入來源,立刻刪除,百分百改為「創造價值」。

第一步應是,正職以外先加多,起碼一個收入來源;不論那一個新的賺錢方法,在開始時,賺到的有多微薄。

重點是,那方法的方向正確,長遠而言,可以令你收入中的自動部分,比重越來越多。

— Me@2019-09-10 08:33:38 PM

.

.

2019.09.14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財政自由 1.1

(問:根據你的講法,好像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應該讀研究院似的。)

在理想的情況下,你可能應該讀研究院。

.

(問:那樣,你心目中的理想情況是什麼?)

假設你已經有財政自由,你就有可能,適合讀研究院;…

.

(問:那就即是話,要在還年青時,就賺到一生夠用的金錢?
為什麼要選擇,那麼難的目標?)

.
 
(問:但是,財政自由,又可以如何實現呢?)

首先,要有一個概念,就是:

長遠而言,為生不可靠「售賣時間」,而要靠「創造價值」。

例如,你是一位音樂演奏家。如果你的收入,主要來自去現場演出的話,那就為之,以「售賣時間」為生。

「售賣時間」的致命傷是,收入不可倍增放大。那就是所謂的「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問:「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有什麼問題?)

連基本正常的生活,也可能推持不到。

例如,衣食住行是必須的。即使只講「住」,如果你的收入來源,只有薪金的話,你也要花十至三十年(或以上)的時間,才可以累積到有足夠的金錢,去支付買房子所需的首期。

— Me@2019-08-21 07:40:35 PM

.

.

2019.08.23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7.2

碩士 4.7.2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7.2

.

(問:根據你的講法,好像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應該讀研究院似的。)

在理想的情況下,你可能應該讀研究院。

(問:那樣,你心目中的理想情況是什麼?)

假設你已經有財政自由,你就有可能,適合讀研究院;因為,以前講有關讀研究院的一堆大問題,將會細很多,例如:

  1. 如果你是自資,就即是不拿學校的資助。那樣,你就不是僱員。研究以外的工作,例如做助教等,可以一概不理。

  2. 同理,你的博士導師再不會是,你工作上的上司。反而,你是消費者,他是你的僱員。

(問:怎樣為之「有財政自由」呢?)

即是你當時的積蓄,已足夠你一生人的使用。

(問:那就是即是「退了休」?)

不太一樣。

一來,「退休」通常是指,年紀大時才發生。追求財政自由的人,通常不會計劃,在年老時才財政自由;因為,追求財政自由的主要目的是,不用再每天上班,從而,有足夠的時間,去追求自己的理想。

二來,大有部分人「退休」時的積蓄,其實不夠餘生的使用。亦即是話,他們的財政,其實未有自由。

(問:那就即是話,要在還年青時,就賺到一生夠用的金錢?

為什麼要選擇,那麼難的目標?)

假設,你的理想是要,做一個物理學家。如果沒有財政自由,即使你做了物理學家,你也做不到物理學家。

(問:那麼玄?什麼意思?)

如果要做物理學家,通常的方法是,做物理教授。但是,做了教授後,你會發覺,教授的主要工作,其實是為其研究團隊,爭取研究撥款。

那樣,你只會剩下極少時間,給自己研究物理。

— Me@2019-07-06 10:57:22 PM

.

.

2019.07.10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7.1

碩士 4.7.1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7.1

.

(問:根據你的講法,好像大部分情況下,都不應該讀研究院似的。)

在理想的情況下,你可能應該讀研究院。

(問:為什麼不講實際情況,而要講理想情況。講理想情況,即是脫離現實、執行不到。那不是浪費時間嗎?)

不是。

一來,「理想不能達到」,只是通常,並非必然。

二來,即使在「理想不能達到」的情況下,探討理想,都可以有益處;因為,那會令你知道,如何接近它。

(問:但是,現實可能同理想,相差「十萬八千里」。)

那樣,你仍然可以研究,如何把那「十萬八千里」的距離,縮減成「十萬七千九百九十九里」。

(問:那麼小的進步,又有什麼用呢?)

多麼小的進步,都可能帶來,鉅大的後果。例如,考試僅僅合格,和僅僅不合格,相差多少分?

還有,你並不是進步一點後,就原地踏步。

反而,進了一小步後,現實就立刻稍有不同,令你很有機會,可以繼而,進下一小步,甚至是下一大步。

簡言之,「見步行步,行步見步」,是一個不斷循環的過程。

(問:那樣,你心目中的理想情況是什麼?)

假設你已經有財政自由 …

— Me@2019-05-18 03:14:02 PM

.

.

2019.05.18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6

碩士 4.6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6

.

有生以來,你遇過的教師有多少個?

而值得尊重的,又有多少個?

— Me@2019-04-30 11:22:05 PM

.

.

2019.04.30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5

碩士 4.5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5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要完成一個「研究式碩士」課程,上課考試雖然必須,但只是次要的劇情。你「正職」要做的是,做研究。你雖然需要交學費,但大學會有資助給你。一般而言,大學給你的資助,會大於你給大學的學費。

理論上,你可以視那個差額,為你的「薪金」,或者「生活費」。有了這個「薪金」,你就可全職做研究。

(問:實際上呢?)

實際上,就當然沒有那麼理想。

讀研究式碩士或博士課程,因為有資助,你需要做本科課程的助教;職責包括,批改大學本科生的功課、開導修課等。所以,作為一位研究生,你做研究以外,既要上課考試,亦要做助教。

(問:三重身份,哪有那麼多的時間?)

無錯。你真正可以做研究的時間,不多於半職。

即使是研究部分,大部分情況下,你也只可以研究,你上司有興趣的課題。而那課題,往往也未必是,你自己最想研究的東西。

(問:你上司?)

即是你碩士或博士的論文導師。那教授有雙重角色。他既是指導你的老師,亦是指示你的上司。

那兩個角色,本來就不應由,同一個人飾演。

(問:為什麼呢?)

如果甲是你的老師,他做決定時,主要會由誰的利益出發?

如是甲是你的上司,他做決定時,又主要會由誰的利益出發?

(問:你的意思是,「誰是主角」和「誰是助手」?)

如果甲是你的老師,甲你二人,誰是僱主?誰是僱員?

如果甲是你的上司,甲你二人,那誰是僱主?誰是僱員?

— Me@2019-04-05 12:00:42 PM

.

.

2019.04.05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4

碩士 4.4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4 | 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3.4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他們大概毋須,任何博士學位吧?

根本,「愛因斯坦」這名字,遠遠重要過,「博士」這銜頭。)

無錯。所以,我以上是說「理想而言」。實際而言,在你不是研究生的情況下,要「不斷做研究」,近乎沒有可能;除非,你是金庸小說中的主要角色。

(問:什麼意思?)

他們彷彿都是,既不用上班,亦毋須維生。

那樣,他們才可以全天候地,鑽研武功。

(問:那即是應該攻讀研究院?

但是,你剛才又說:

如果不是為了做研究,而是純粹為了穫得,碩士或博士學位的話,攻讀研究院是,十分浪費時間的。

你的意思是,應該為了「做研究」而讀研究院,而不應為了「得學位」?)

差不多。

這兩個目標不一定有衝突,可以並存。

但是,「做研究」應為主要目標,「得學位」應為「副作用」,或「錦上添花」。

詳細一點來說,「讀研究院」是為了獲得資源,令你有全職的時間,去研究學問。

(問:什麼「資源」?)

錢,又名「生活費」。

.

碩士有分兩種:「修課式碩士」和「研究式碩士」。 

要完成一個「修課式碩士」課程,你只需讀一些,深過大學本科程度的科目,考試合格就可以。你需要交學費,沒有大學資助。它適合一些工作職位上,需要碩士學歷,而毋需博士學歷的人士。換句話說,報讀「修課式碩士」的人士,通常也沒打算,繼續攻讀博士。

要完成一個「研究式碩士」課程,上課考試雖然必須,但只是次要的劇情。你「正職」要做的是,做研究。你雖然需要交學費,但大學會有資助給你。一般而言,大學給你的資助,會大於你給大學的學費。

理論上,你可以視那個差額,為你的「薪金」,或者「生活費」。有了這個「薪金」,你就可全職做研究。

(問:實際上呢?)

實際上,就當然沒有那麼理想。

— Me@2019-03-06 12:11:31 AM

.

.

2019.03.06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3

故事連線 1.1.5.3 | 碩士 4.3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3 | 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3.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所以,如果不是為了做學問、做研究,我大概不會去讀研究院。

(問:那是什麼意思?)

如果不是為了做研究,而是純粹為了穫得,碩士或博士學位的話,攻讀研究院是,十分浪費時間的。

換句話說,理想而言,不應為了穫得博士學位,去花(例如)六年時間,寫博士論文。反而,如果你的終極目標是做學問,你就應該直接,不斷做學問;能否穫得碩士/博士學位,並不應成為你考慮的,主要因素。

在你不斷做研究的途中,自然會有一刻,累積的研究成果/文章,無論在質素和份量上,都等價甚至優於,一般的博士論文。那時,你就有機會,透過遞交研究成果,向大學申請參與,博士論文答辯試(thesis defense);從而有機會,「直接」獲得一個博士學位。

換而言之,你的研究文章,如果是真材實學、上乘之作,它就是你的「博士論文」。

當年,哲學家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和物理學家愛因斯坦,都是用這個方法,獲得博士學位的。

(問:他們大概毋須,任何博士學位吧?

根本,「愛因斯坦」這名字,遠遠重要過,「博士」這銜頭。)

無錯。所以,我以上是說「理想而言」。實際而言,在你不是研究生的情況下,要「不斷做研究」,近乎沒有可能;除非,你是金庸小說中的主要角色。

(問:什麼意思?)

他們彷彿都是,既不用上班,亦毋須維生。

那樣,他們才可以全天候地,鑽研武功。

— Me@2019-02-21 03:06:38 PM

.

.

2019.02.21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2

故事連線 1.1.5.2 | 碩士 4.2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2 | 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同理,合理一點的博士論文編寫模式,同樣是「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極速(而)頻繁(地)出版)。如果我攻讀博士課程,從課程之開頭,我就應該(例如)每一出版一篇網誌短文。日日如是,累績三年。然後,選當中最好之十篇文章合體,再打磨成學術文章出版。

(問:那樣,會不會在你成功,出版學術文章之前,就已經被同行之中的害群之馬,盜取了你的原創概念,從而捷足先登,出版了文章?)

絕對有可能。所以,你未必要跟足這個例子。重點是,你根據其精神,來設計你的策略。

(問:你的「其精神」,是指「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無錯。以下把它簡稱為「頻繁出版」。有了這個精神,你自然可以適當地修改這個例子,避免被壞人抄襲。例如,你每天學術短文,不必發表於公開網誌上。你可以改為,只發表在半公開的網誌上,導致只有知己朋友可以看到。

而最重點是,有了這個「『極速頻繁出版』遠比『延緩完美出版』優勝」的心態後,你會知道,在博士課程中途,甚至是之初,在專業學術期刊發表,每篇幾頁的文章,遠比在博士課程後期,在大學研究院之內發表,每本三百頁的論文,來得重要。

試想想,如果已經出版過,幾篇學術文章,把它們合體成博士論文,又有何難度呢?

其實,你博士論文中,最重要的想法,就已經在那幾篇文章之中。你需要做的,就只是串聯、擴展和打磨罷了。

(問:你的意思是,要透過每天出版一篇短文,累積成每數個月一篇,可出版的學術期刊文章;然後,再透過那數篇學術期刊文章,累積成你那本博士論文?)

— Me@2019-01-22 06:46:23 PM

.

.

2019.01.22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3.1

故事連線 1.1.5.1 | 碩士 4.1 | On Keeping Your Soul, 2.2.1 | 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 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一般寫博士論文的方法過程,有如 closed source software(閉源軟件)的開發一樣,是不合理的。

那個方法是,花數年時間,編寫一個軟件程式,然後才正式出版。這個方法的危險之處是,如果軟件上市以後,才發現不受市場認同的話,那數年的投資,基本上是血本無歸的。

合理一點的開發模式是,open source software(開源軟件)開發時,一個經常採用的方法,叫做「release early, release often」(極速(而)頻繁(地)出版)。意思是,與其花數年時間,去編寫一個軟件程式的「完美」版,然後才正式出版,倒不如,先把那個軟件的「最粗疏但已經可用」版本,極速完成,然後立刻出版。

那樣,那公司就可以馬上得到,市場的初步反應;從而決定:是否繼續開發那個軟件:如果繼續的話,又應該改進哪些部分。

如果決定繼續開發,就立刻重覆這個「極速出版」流程。亦即是話,再把那個軟件改進部分的,「最粗疏但已經可用」版本,極速完成,然後立刻出版。

— Me@2019-01-13 06:22:43 PM

.

.

2019.01.13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宇宙大戰 1.2

PhD, 2.4 | 故事連線 1.1.6 | 碩士 3.4

.

(問:我也遇過類似的情境。

我和一位好朋友合作做小組習作時,雖然未至於反目,但總會有很多爭拗。和他合作前,明明和他感情要好。各自有什麼困難時,對方總會杖義相助。

為什麼人類會,那麼奇怪呢?)

.

簡單地說,即使是同一個人,其實也有不同方面,各樣性格。

做朋友時,你只需要接受小部分—你可以選擇,只接受他,最好的優點。但是,做工作伙伴時,你卻要接收大部分—你未必可以選擇,不接受他,最壞的缺點。

.

(問:那樣,如果要「複雜地說」呢?)

.

複雜地說,每個個體也透過自己,在這宇宙間的經歷,形成一個「主觀宇宙」,簡稱「世界觀」。

大部分人,也不自覺地,以為他的主觀宇宙,就是客觀宇宙的全部。這個不幸,源於每個人的主觀宇宙,是他唯一能夠觀察到的「客觀宇宙部分」;每個人當時的主觀宇宙,是他當時唯一能夠,觀察到的「客觀宇宙部分」。

只有一些「被選擇的心靈」,簡稱「半神人」,才會想像到,他的主觀世界,只是客觀世界的極小部分。所以,如果兩個人也不是「半神人」,而又要在工作上合作的話,其實就相當於,把兩個(主觀)宇宙的大部分,重疊在一起。

每個宇宙原本,都有各自的運行法則;貿然要求兩個宇宙,互相干涉對方內政,自然會十分危險。

六千五百萬年前,單單是一個小行星與地球相撞,就足以令大部分恐龍滅絕。試想想,兩個宇宙相撞,殺傷力會大多少倍。

— Me@2019-01-01 11:20:57 PM

.

.

2019.01.01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宇宙大戰 1.1

PhD, 2.3 | 故事連線 1.1.5 | 碩士 3.3

.

(問:你好似講到,人類那麼危險?)

.

因為事實上,人類的確是,那麼危險。

.

剛才所講,有關選擇碩士或博士論文導師,所需的技巧,背後的精神,其實是通用的—同時適用於你將來選擇公司、上司、生意合作伙伴、配偶,等等。

選擇錯誤,同樣是有改變一生的後果。

.

(問:人類真的那麼危險嗎?)

.

你一日未試過,同一個人有工作關係,或者錢銀來往,你也不會知道,他的真面目。

時常會聽到一類故事:

甲和乙是幾十年的要好朋友。他們決定合作創業。不料,一同工作不出幾個月,就反目收場。

.

(問:我也遇過類似的情境。

我和一位好朋友合作做小組習作時,雖然未至於反目,但總會有很多爭拗。和他合作前,明明和他感情要好。各自有什麼困難時,對方總會杖義相助。

為什麼人類會,那麼奇怪呢?)

.

簡單地說,即使是同一個人,其實也有不同方面,各樣性格。

做朋友時,你只需要接受小部分—你可以選擇,只接受他,最好的優點。但是,做工作伙伴時,你卻要接收大部分—你未必可以選擇,不接受他,最壞的缺點。

.

(問:那樣,如果要「複雜地說」呢?)

.

— Me@2018-12-20 11:06:49 PM

.

.

2018.12.20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2.2

故事連線 1.1.4 | 碩士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有很多人的「個人形象」和「公眾形象」,都是差天共地的。

.

(問:即是表裡不一?)

.

有時,甚至是「表裡相反」。

.

(問:那應該怎麼辦?

除了在本科生年代,修讀心目中候選導師的課以外,還可以有什麼「測試」?)

.

可以試試找他,做你的本科畢業論文的導師。但是,這個風險仍然太大。我不太建議。

風險較小的方法有,詢問一下,他現時的研究生。他們最知道,該教授的真正面目,究竟是真材實學,還是欺世盜名。

還有,即使他真材實學,也不代表他肯花時間,用心教導研究生。他會不會那樣做,只有他以前或現時的研究生,才會知道。

.

(問:你好似講到,人類那麼危險?)

.

因為事實上,人類的確是,那麼危險。

.

剛才所講,有關選擇碩士或博士論文導師,所需的技巧,背後的精神,其實是通用的—同時適用於你將來選擇公司、上司、生意合作伙伴、配偶,等等。

選擇錯誤,同樣是有改變一生的後果。

— Me@2018-12-13 10:33:47 PM

.

.

2018.12.14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hD, 2.1

故事連線 1.1.3 | 碩士 3.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安:你的意思時,不鼓勵年青人,攻讀研究院?)

不是。

研究工作,有其獨特的至尊好處。我反而覺得,每個人都應花兩年時間,經歷一次。換句話說,你可以考慮,先讀一個研究式的碩士,然後才盤算,自己適不適合再攻讀博士。

不過,你要留意,無論是攻讀碩士還是博士,你在之前選擇指導教授時,都要格外小心。你要保證,你的指導教授,有品德和有才能,幫你把與論文課題沒有直接關係的工作,全部推開。當然,那樣可靠的教授,萬中無一。

— Me@2012.08.20

.

在從來未與一位教授共事過的情況下,就選他為自己的碩士或博士論文導師,是十分危險的事。

那足以令你,自此不能再於學術界發展,抱憾終生。

(問:在那位教授成為你的論文導師前,又怎會共事過呢?)

可以在之前,有過其他形式的工作關係,直接或間接地,知道他的才德如何。

(問:你意思時,在本科時,就選修他的課?)

可以那樣說。聽他的講課和做他所予之功課,就可以知道他,工作態度認不認真、思考清不清晰 和 顧不顧及他人感受。但是,那也只是第一重的「測試」,先決而未充分;因為,那只是他的「公眾形象」而已。當他作為你的論文導師,你作為他的研究生時,你再也不是,和他的「公眾形象」相處了。

有很多人的「個人形象」和「公眾形象」,都是差天共地的。

(問:即是表裡不一?)

有時,甚至是「表裡相反」。

(問:那應該怎麼辦?)

— Me@2018-11-24 08:17:17 PM

.

.

2018.11.25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凌晨舊戲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能結出好果的,就為之「好樹」。能治療(或舒緩)病患的,就為之「好醫生」。

同理,如果一個建議,或者個觀點,能大大改善,讀者的心靈世界,甚至實際生活的話,那就為之「境界極高道理」。

(以下的「瀕死經驗者」,是「自稱經歷瀕死經驗人仕」的簡稱。同理,「瀕死經驗後」,是「所宣稱的瀕死經驗後」的縮寫。)

有部分瀕死經驗者,在瀕死經驗後,性格太幅度地改善,道德超常地提升。那樣,他口中的道理,可信度自然甚高。

(問:那樣,你又如何呢?

雖然,你未曾有過瀕死經歷,但是,你有閱讀過,所謂由瀕死經歷中,領悟到的道理。你有沒有嘗試,應用過它們?結果是「好果」?還是「壞果」?)

有部分是好果,受用無窮。但是,不幸地,亦有部分是壞果,受害無窮。那就是為什麼,我剛才再三強調,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樣,你又可否舉例,哪些是帶來「好果」的真道理,而哪些卻是帶在「壞果」的假道理?)

不太可以,因為,沒有足夠的上文下理,個別道理說出來,很容易造成誤解。但是,要有足夠的上文下理的話,除了此刻需要,長篇大論外,聽者的人生閱歷,不能太少。

(問:即是話,要足夠老?)

可以這樣說。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大方向。

年輕人,很容易以為,動聽的(所謂)道理,就是真確的道理。

只要你能夠提防這種錯覺,你就已經可以,避免大量的錯誤。

— Me@2018-11-08 11:24:23 AM

.

.

2018.11.08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凌晨舊戲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

如果,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我當時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問:那亦可能只是你的誤會。按常理,程度較低的人不會知道,所謂「程度高的人或說話」的真假。

例如,如果你沒有學過物理,當一個物理學家,介紹核電廠如何運作時,其實,你並不會百分百肯定,他講的東西,是真還是假;除非,他的言論,明顯自相矛盾;那樣,你就可以立刻肯定,那是假的。)

所以,我只提及「可信度」,而沒有一口斷定「真假」。

其實,有更日常生活的例子:

我因為不是醫生,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有病時才會考慮去醫生。而正正是因為,我的醫學知識遠低於醫生,我並沒有能力,可以肯定一個醫生的建議是正確的。但是,我總不有能因為那樣,而任何情況下,都不去看醫生。

判斷一位醫生可不可信,唯有靠(他人或自己)的實證。

合理的做法是,如果一個醫生的建議,通常令你的病情舒緩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可信」。相反,如果一個醫生的治療,只是「間中」令你病情舒緩,而「間中」到一個程度,令你覺得那跟隨機沒有分別的話,他的說話,就為之「不可信」。

——

當然,「瀕死經驗」並沒有所謂「實證」。你總不能叫我,刻意製造「瀕死經驗」,冒生命危險,去檢驗其真偽。

但是,留意,即使是剛才「判別醫生說話真偽」的例子,所講的「實證」,其實也只是,間接的實證。如果你要直接的實證,你就真的需要,先入醫學院,受訓成為醫生,才接近百分百地肯定,其他醫生的建議,是真還是假。

但是,那成本太高。在一般情況下,常人也不應那麼誇張。利用一個醫生的治療準繩度,來釐定其可信度,才是合理可行的方法。

——

同理,如果某人(甲)宣稱,經歷過「瀕死經驗」,而你又想「判別其真假」的話,你可以用以下的幾個方法。

(留意,這裡的「判別其真假」只是「評價其可信度」的簡寫。剛才你也提到,要百分百地證明,某些言論是真的,是沒有可能的。)

.

第一,甲所講的瀕死經驗,和其他曾經瀕死人士的講法,有何異同。

第二,會不會甲其實根本未曾有過瀕死經驗,只是道聽途說,人云亦云而已。

這一點非常難考證。以下的則比較容易觀察。

第三,瀕死經驗中,他所領悟到的道理,合情合理之餘,我感覺到它說的道理,遠超過一般道理的境界的話,那道理的可信程度,就再高一點。

繼而,甲版本的瀕死經驗,可信度亦會高一些;因為,如果甲所講述的「境界極高道理」,其實是他自己的創作的話,一般而言,他並沒有動機,去把功勞賦予一個,虛構的瀕死經驗。

(問:但是,道理又怎樣為之「境界極高」呢?)

這個問題,跟前一個問題性質一樣,所以,答案跟前一個答案相若,都是用「好樹結好果」這個大原則。

— Me@2018-10-26 08:48:21 PM

.

.

2018.10.26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凌晨舊戲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8 日的對話。

.

(問:你閱讀過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

可以這樣說。

如果你閱讀那些文章的話,要小心一點,因為那類文章良莠不齊——當中有些文章發人深省,有些則謊話連篇

(問:那你怎樣分辨,「瀕死經驗」的文章之中,哪些是真,哪些為假?)

看看文中所說的,合不合理。

.

例如,你怎樣知道,我說的話,是真還是假?

.

合情合理,自圓其說的,就有機會真;無情無理,自相矛盾的,則必定為假。

我當年閱讀,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是因為有極大的興趣。

而我當年閱讀,很多有關「瀕死經驗」的文章,則是因為那時是,我的研究生時代;在工作上,有著極大的不幸。閱讀「瀕死經驗」的文章,可以暫時抽離當時的生活,以作減壓。

那段時期,我大部晚上,也不太願睡覺;往往拖到凌晨三點鐘才睡。我十分不想,明日的來臨。我不願面對,明日的事務。

當然,那十分不健康,不宜鼓勵。

— Me@2018-10-12 05:48:23 AM

.

.

2018.10.12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神的旨意 2.4

魔:為什麼「全能」者不可「全惡」?

甲:你如果是「全能」,就毋須問我這個問題。

.

如果你是「全惡」,你的構成部分,就不能相處。而「你」,作為一個整體,並不會存在;必須散落成一大堆,獨立的部分而存在。而各個分部,各自內裡必有善部,才可能凝聚,不再分裂。

.

魔:即使我不是「全惡」;即使我有所謂「善部」,你難保我「惡部」的法力,大於「善部」?

.

甲:

第一,即使假設是那樣,那也沒有大意義,因為,你總不能完全忽略,你善部的旨意。

如果你的惡部,完全不理善部地作惡,那就即是,你的善部名存實亡。沒有善部,「你」必會分裂。

.

第二,除了你存在以外,我也存在;其他生命體也存在。

善的會合作,那是定義。善的會合作,去抵擋你的惡。

雖然,惡部有「破壞容易過建設」的優勢,但是,善部也可以應用「破壞容易過建設」,去破壞惡部的破壞計劃 。

.

第三,惡人自有惡人磨:

相似的人,因為各種原因,傾向身處相近的地方,簡稱「物以類聚」。

壞人的身邊,通常是其他壞人。壞人最怕的,往往是其他壞人。

最終對付你的人,是你自己。最終對付你惡部的人,是你自己的惡部。

— Me@2018-09-02 03:05:45 PM

.

.

2018.09.02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神的旨意 2.3

.

神:我是神,而你只是人。神的心思,凡人不一定能夠理解。所以,作為凡人的你,應該心存謙卑,完全信任你的神,奉行神的旨意。

甲:不合理呀!

如果要殺害無辜,才可上天堂,而不殺害無辜,會被罰落地獄的話,那代表著,你天堂的居民,都是壞人;而你地獄的居民,反而是善人。

那樣,你的所謂「天堂」,根本是我的地獄。而你雖然自封為「神」,卻根本是我的「魔」。

.

魔:我是魔又如何?我的法力遠高於你。我可以令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甲:會有真正善良的神,去保護我。

魔:難保我的法力高過善神。「魔」就不可以是全能的嗎?

甲:如果是全能,你怎會有動機,去虐待凡人呢?既是全能者,又怎會那麼無聊,損人不利己?

另外,如果你法力高強,乃至「全能」,你就不可能是「全惡」的。你必定有善部和惡部。你的善部,就是善神。

魔:為什麼「全能」者不可「全惡」?

— Me@2018-08-13 11:54:47 AM

.

.

2018.08.13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