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 Chan 時光機 3.3

他答了我很久,阻礙了他的工作,十分抱歉,萬分感激。

.

他當時和我對話的最大作用是,在我在最無助時,舒緩了我的情緒。

至於在長遠上、實際上,讀書時所需的策略設計、時間編排 和 心態管理,則未有提供。

.

當然,要他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答了我物理問題後,再要完整設計一個,適合我溫習時間表,是沒有可能的。

.

那些所謂的「策略設計、時間編排 和 心態管理」,雖然當年不知道,但在之後讀預科、大學本科、研究院時,經過無數的撞板碰壁後,二十九歲時有所領悟。

(問:你研究院碩士畢業時,才二十四歲。為什麼要在二十九歲時,才有所領悟?)

當然,經驗是一年比一年多。

「二十九歲時才有所領悟」的意思是,我在那時才有一個,(我覺得)完整的讀書策略體系,適合大部分人使用。

如果有一個特級極超聰明的人,當然就毋須所謂「策略」。但是,不幸地,我並不是那類人。我相信,我提議的方法,適合那些像我一樣,不太聰明,智力正常的人。

(問:你又怎樣知道,你的讀書策略體系完整,適合大部分人使用?)

當然不會百分百肯定,亦不會有方法,可以去百分百的證實。但是,有一定證據,因為碩士後,我到過高中教書三年;發現了原來我當年,有關讀書的心理或情緒問題,竟然大部人也有。

What is most personal is most general.

— Carl Rogers

另外,之後我重回大學,讀第二個碩士。再做學生後,令我深層領會我那時(28歲)和當年(17歲)的讀書問題。

(問:那些是什麼問題?)

問題太多,不能盡錄。但願有一天,我有時間,把那些問題,一一詳述,令到其他人,毋須再犯。

而這正正是這個網站的作用。

.

如果可以用時光機,把那些讀書策略傳送到 16 歲時的自己,而又只能夠長話短說的話,我會提醒自己,

不要企圖去,違反「自然定律」。 

比喻說,如果你企圖把二公升的水,倒進只有一公升的杯中,悲劇注定會發生。

同理,如果有一件工作,正常人要花十小時,才能圓滿完成,而我企圖去,僅僅用五小時的話,質素必然會奇差。

— Me@2020-01-20 10:26:20 PM

.

.

2020.01.20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3.2

有一次,他在晚上十一時多,回覆我的致電。他說先要關掉實驗機器。他回答了我的物理題目後,我順道問他讀書方法,訴苦說,來不及溫習應試。

你識得咁樣問,幾好喎。(你懂得那樣問,相當好。)

他的意思是,欣賞我有上進心。

.

他答了我很久,花了他大概一個小時多,非常抱歉。

他講了一些東西。以下不依次序。

中五(會考年)每天溫習五、六小時,很正常的事。

你化學不好,為什麼不補化學?

我答:補得太多的話,我沒有足夠溫習。

他說:咁又係。(那又是。)

他問我附加數學有哪些課題。

如果讀了那幾個課題就不會有大問題。

.

他暫時不表達立場地,問我喜不喜歡生物科。我答不太喜歡後,他才和應。

係囉,成日有好多嘢背。都唔知背嚟做乜。(是的,時常有很多東西要背。都不知背來為了什麼。)

.

我又問中六時,應該選化學還是應用數學。(其實我一早就想選,應用數學。)我問他當年是讀什麼科。他說他預科時毋須二選一。

我兩科也有讀。

他中六預科時修讀的科目是,英文、純數學、應用數學、物理 和 化學,共五科。

我那時沒有中文必修科。[所以毋須犧牲,化學或應用數學。]

.

我又講到另外一些東西。我現在不記得是什麼。他答我:

你完成了力學的 MC(多項選擇題)沒有?

我大概回答,雖然完成了,但仍然沒有把握。(那些 MC,總共花了我三個月,沒有可能重新做一次。)

你試試逐題看一看,不需做多一次,只需嘗試對自己,講一講該題的做法。如果講得出,就為之學懂了該題。如果講不出,才詳細研究該題。

.

他答了我很久,阻礙了他的工作,十分抱歉,萬分感激。

— Me@2019-12-26 06:59:01 PM

.

.

2019.12.27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3.1

當年,他留下了傳呼機台的號碼。留言後,他會電話回覆,回答物理問題。

我在從事教學後才知道,用電話答物理概念問題,不會太花時間。但是,如果是答具體物理題目的話,其實十分費時,因為沒有紙筆的輔助。需要畫圖或者有繁複運算步驟時,大家也只能靠想像力。

同一題題目,假設當面解答,只需要 5 分鐘。但是,電話指點的話,就可以花上 15 分鐘至半小時不等。

但是,Ken Chan 仍然願意,以這個方式,為最多的學生,解答最多的問題,我對他十分感謝。

有一次,他在晚上十一時多回覆我的致電。他說先要關掉實驗機器。問了題目後,我順道問他讀書方法,訴苦說,來不及溫習應試。

他答了我很久,花了他大概半小時至一個小時,非常抱歉。

他講了一些東西。以下不依次序。

中五(會考年)每天溫習五、六小時,很正常的事。

你化學不好,為什麼不補化學?

我答:補得太多的話,我沒有足夠溫習。

他說:咁又係。(那又是。)

他問我附加數學有哪些課題。

如果讀了那幾個課題就不會有大問題。

— Me@2019-12-08 10:36:20 AM

.

.

2019.12.11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2.2

那時,Ken Chan 有一項特點,令我覺得奇怪。

他有極多的職位。當時,我不明白,他哪有那麼多的時間。

長大後,我發現,其實,有很大機會,那只是語言技倆。例如:

  1. 當時他眾多職位之中,全部是真的嗎?

  2. 即使全部是真的,有多少是實職?又有多少,只是名銜而已?

  3. 即使全部是實職,有多少需要親力親為?又有多少,只是出主意、提意見而已?

長大後,我發現,一句說話,即使根據字面意思,不是直接的假話,也可以十分誤導。

.

例如,

愛迪生一生中,發明了千多樣科技産品。

沒有誤導的版本是,

愛迪生一生中,透過他的公司,發明了千多樣科技産品。

.

又例如,

達文西一生中,在多門學問,也有鉅大的成就。

如實反映的版本是,

達文西一生中,在他工作室團隊的附助下,在多門學問,也有鉅大的成就。

— Me@2019-09-30 01:09:36 PM

.

.

2019.09.30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2.1

那時,Ken Chan 有一項特點,令我覺得奇怪。

他有極多的職位。當時,我不明白,他哪有那麼多的時間。

.

1.1 除了是物理補習天王外,

2.1 他宣稱有在大學教書。是教授、講師,還是其他,我就不知道。我忘記了,他有沒有講過。

2.2 他在大學做研究。據我理解,他當時研究的是有關激光的實驗物理。

有一次,我打電話給他問題目。他說他正在做實驗,需要先行關掉,用來做實驗的機器。

2.3 他有時要往大陸作學術演講。

3.1 然後,他亦是某某什麼工程學會的主席。

名銜太多,不能盡錄。

.

雖然,那是九十年代,但是,他十年後的廣告,大概可作參考。

畢業於香港大學工程學系,並擁有多個學位、專業資格及榮銜,包括: 香港大學太古學者、英國皇家物理學會、香港工程師學會、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中國機械工程師學會……等等。

廣告中的那些學會,不知是哪個意思。例如,他是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的什麼?

只是會員?還是管理層?

— Me@2019-08-30 09:31:52 PM

.

.

2019.09.01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4.1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醫學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問:但是,在現今社會,無論是上班,或是讀書,完全不「開夜車」,又好像不切實際。)

其實,主要是講讀書時代。如果在工作時代,你的職位需要,你時常「開夜車」的話,你根本就應該另謀高就。

試問,世間上,有什麼工作,竟然值得你冒生命危險,去時常「開夜車」呢?

.

言歸正傳,讀書時代,如果時間管理得宜,需要「開夜車」的情況,其實是很少。

(問:那樣說有意思嗎?我正正是問你,在時間管理失宜,需要「開夜車」時,該如何自處?)

一定「開夜車」的話,你至少要做到以下幾點,去保障自己的安全:

  • 只可以間中,不可以經常。

  • 日間中途要有小睡。

  • 平均而言,你仍必須要有,充足的睡眠。亦即是話,某一天睡少了,必須於在當個星期,還回「睡債」。

    • 例如,如果你的充足睡眠是,每天七小時,而你在某一天只睡了六小時的話,你就有義務,在當個星期的另一天,睡多一小時。

.

另外,有時,只要跳出框框,破格思考,或者,只要你的時間表稍改一點,就根本毋須「開夜車」。

本文章並(!)不(!)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醫學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 Me@2019-06-06 08:23:56 PM

.

.

2019.06.08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追憶逝水年華, 3

In Search of Lost Time, 3 | (反對)開夜車 3.1 | 止蝕 4

.

其實,我中五那年,試過企圖「開夜車」。詳細過程怎樣,已不太記得。但是,總體的感受,仍然是深刻。

那時,我有很多天真的想法,例如:

1. 只要每晚睡少四小時,就每晚可以多四小時溫習。

2. 只要每晚可以多四小時溫習,就可以追回之前,落後了的進度。

.

實情是,「貪心」帶來「貧窮」:

很多時,我也是覺得自己,溫習的進度落後了,來不及準備那年的公開試。所以,想透過凌晨(例如)三時起牀,來追回之前,落後了的進度。但是,我卻幾乎每天凌晨,也起不到牀,導致溫習大計失敗,遺撼非常。繼而,因為失落了,更多的時間,我就覺得,更加需要在下一天,凌晨起牀。

惡性循環,持續了很久,浪費了我大量的時間。其實,只要我睡眠適量,作息定時,反而有不少機會,有上佳的成績。

現在回想起來,仍然驚嘆著,為何年輕時,可以那麼愚蠢。

只可以說,人在惶恐時,多麼糊塗的事,都可以發生。

— Me@2019-05-09 10:04:55 PM

.

.

2019.05.10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2.3

Ken Chan 時光機 1.4.2.3

.

本文章並(!)(!)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專業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結果,他那天只睡了,一個半小時。

.

我那時以為,那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是現在,我也已一把年紀了,才驚覺,只要有一點不幸,那就可以造成,嚴重的後果。

(問:那有什麼「嚴重的後果」?)

「嚴重後果」中,較為輕微的,我也經歷過,而且可以視為「不可逆轉」的。

例如,大前年開始,我左眼患有飛蚊症。即是話,視野中,有一些黑點等,不應存在的小垃圾。

飛蚊症可以視為「不可逆轉」的原因是,以現今科技,醫治飛蚊症方法,風險遠比「良性飛蚊」的症狀本身高。所以,除非一個人的飛蚊症極度嚴重,否則,眼科醫生也不會建議病人,去接受那些手術。

(問:「良性飛蚊」?)

「良性飛蚊」的「良性」,並不是說真的有益,而只是指「不會致盲,只會帶來精神困擾」。

至於「惡性飛蚊」,即是指「有致盲風險」,因為,那代表著,視網膜開始脫落;必須立刻做手術制止之。

(問:如果開始有飛蚊,自己又怎會知道是,「良性」還是「惡性」呢?)

不會知道。

所以:

  • 第一,你要在未有飛蚊時,防範於未然。

  • 第二,萬一仍然出現飛蚊的話,要立刻看眼科醫生,讓他為你檢查,是否視網膜開始脫落。

    • 如果不是,就不用擔心。

    • 如果是,可以立刻做手術,制止視網膜脫落,保住完整的視力。視網膜開始脫落,而不立刻做手術制止之,有致盲的風險。

.

至於,我自己的案例,則幸好是良性的,不會致盲;只要飛蚊不惡化,視力不會減弱。

(問:但你剛才說,飛蚊症「會帶來精神困擾」?)

無錯。可以說是心靈創傷。

(問:為什麼呢?)

本文章並(!)(!)可作為醫學建議。如需專業意見,請諮詢專業人士。

— Me@2019-02-25 04:01:37 PM

.

.

2019.02.26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2.2

Ken Chan 時光機 1.4.2.2

.

The light that burns twice as bright burns half as long, …

— Blade Runner (1982)

可能,因為他「溫習到凌晨」式的方法,對他來說有效,他亦鼓勵學生那樣做。

我現在的記憶,暫時未能確定,他在課堂中,有沒有明示推介過,用這個方法。但是,我記得在他派發的筆記中,其中一頁,有一個正在深夜讀書的漫畫。而在漫畫下面,有一句「study to 3 a.m.」(讀書至深夜三點鐘)。

.

長話短說,我是反對這個方法的,理由有很多,例如:

第一,長期睡眠不足,會導致腦袋呆了,大大減低下一天的工作效率。

第二,長期睡眠不足,會導致身體時常病。

在 Ken Chan 的部分課堂,特別是假期的補課中,我就見到他時常咳嗽。可能,他在工作時代,仍然過著,極度忙碌的生活。

.

還記得在九月,在課程的第一課,他就已經遲到,遲了大概 15 至 30 分鐘之間。那課原定於早上八時半開始。上課中途,他有點咳嗽。他說,因為當天早上之前,吸入了太多的氮氣。他懷疑一位同事,作弄了他。

話說,他工作的地方,有一部儀器壞了。他的同事跟他說:「部機好似壞咗,漏緊啲 nitrogen 喎,你聞下係唔係?」(那儀器疑似壞了,正在洩漏氮氣。你聞一聞,看看是不是。)

Ken Chan 事後回心一想,才醒起:「Nitrogen 又點會有味咖?」(氮氣又何來會有味道呢?)

結果,他那天只睡了,一個半小時。

.

我那時以為,那沒有什麼大不了。但是現在,我也已一把年紀了,才驚覺,只要有一點不幸,那就可以造成,嚴重的後果。

— Me@2019-02-03 07:02:42 AM

.

.

2019.02.03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反對)開夜車 2.1

Ken Chan 時光機 1.4.2.1

.

之前提到,Ken Chan 所讀的中學不正常:

在中四和中五的校內考試測驗中,不斷地考核高考課程。所以,他在中四時代開始,已經要鑽研,高考程度和大學程度的物理。

那樣,他何來有,那麼多的時間呢?

那時,他往往要讀書,至通宵達旦。

.

那樣,他的公開試成績,又如何呢?

根據他所講,他事後發現,會考物理科中的 MC(多項選擇題)部分,錯了兩題;他達不到他原本,「全部科目全部滿分」的理想。

.

那樣,他又做不做到「狀元」,全部科目「奪 A」呢?

他在另一天的課堂中,暗示自己當年,差一點才做到「狀元」:

(我暫時不記得,他以下說話的上半句是什麼。)

… 如何不是那樣,我就毋須於,放榜當天的晚上,在家裡哭。唉!還是不說了。

當時,我想知道詳情。可惜,他真的沒有說下去,我也沒有辦法。

雖然,主觀而言,從他自己的角度,成績不是理想,因為,那不是「全部科目全部滿分」;但是,如果不是對自己,那麼苛刻的話,客觀來說,他的成績是上乘的。

.

可能,因為他「溫習到凌晨」式的方法,對他來說有效,他亦鼓勵學生那樣做。

我現在的記憶,暫時未能確定,他在課堂中,有沒有明示推介過,用這個方法。但是,我記得在他派發的筆記中,其中一頁,有一個正在深夜讀書的漫畫。而在漫畫下面,有一句「study to 3 a.m.」(讀書至深夜三點鐘)。

.

長話短說,我是反對這個方法的,…

— Me@2019-01-18 03:47:50 PM

.

.

2019.01.19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2.2

聖誕假後的常規課程中,Ken Chan 預計應該不會有時間,教光學和熱學。但是,他認為那兩個課題很淺易,所以,期望我們即使自修,也沒什麼難度。

但是,他後來改變主意,還是決定於,農歷新年的年初一、二、三,為我們補課,教回光學和熱學。

今次,那三天的課,他不單不收我們的學費,他還要自己,花時間找課室、花金錢付租金。

後來,他改為每天收 20 元,即是總共 60 元。他解釋道,補課社的職員因為他的補課,要犧牲那三天的農曆新年假期。那每人 60 元的學費是,全數慰勞他們的。

那三天的補課,好處是光學和熱學;壞處是,由於每天也補多個小時,我少了大量,各科的溫習時間。但是,那個農曆新年長假,因為我自己時間管理不善,而損失的時間,遠多於那三天的補課時間。

感謝 Ken Chan 的額外付出。我亦慶幸,生於那個時空,還是有真人授課的年代。出生遲十年,就已經只能透過錄影帶,來獲得 Ken Chan 的教導。

— Me@2019-01-06 02:18:47 PM

.

.

2019.01.06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2.1

當年是 1996 年,我 9 月開始上他的課程。每星期上 1.5 小時,由星期六早上 8 時半,上到 10 時正。所以,每個星期六,我也要在還未睡夠時,就很早起床。去補習社的路程中,往往是一邊行,一邊流鼻水;唯有勉勵自己:「即使再辛苦,只要捱過『會考』(公開試),就可以有好日子過。」

記憶所及,大概在聖誕前,剛好完成了力學分部。

然後,他於聖誕假期中,有額外補課—歷時三天的全日課程,不再是每天 1.5 小時。就在那三天,他要完成波動分部。

他在公佈有這個聖誕波動補課時,我有兩點不開心。

第一點是,我要交額外的學費。不過,相對於第二點而言,那也只是小問題。

第二點是,那補課的學額有限,只有常規課程的兩成。我現在的記憶可能有誤,未必真的是兩成,但也必定是,遠少於他常規課程的學生數目。換句話說,如果供不應求,我就可能報讀不到。幸好,正正是因為這個擔憂,我及早報名,爭取到一個補課學位。

— Me@2018-12-27 03:50:13 PM

.

.

2018.12.27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迷宮直升機 5.3

Ken Chan 時光機 1.4.3

.

其實,那種情形,對現為中四的你而言,並不只是一個「假設」,因為,你現正修讀, G.Maths(核心數學)和 A.Maths(附加數學)。

「附加數」比「基礎數」而言,艱深非常,大部分人也覺得,十分辛苦。但是,亦正正是因為「附加數艱深非常」,你才會覺得「核心數容易萬分」。

那又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呢?

.

(問:程度高了?)

.

無錯。水平高了。

試想想,你參加了一個走迷宮比賽—與另外幾位參賽者,鬥快逃出同一個迷宮。

在那個情況下,「勤力」一點,跑快一些,是沒有什麼大作用的;因為,你只要在其中一個分岔路口,做錯決定,你就已經可以,前功盡廢。

走迷宮的致勝之道—在現埸極速逃出的方法是,在事前用大量時間準備,一架直升機,在比賽期間,把你釣出迷宮。

即使沒有那麼多資源,至起碼,在比賽開始前,你就要準備好,該迷宮的平面圖。

.

(問:無論是直升機,或者是鳥瞰圖,好像都是犯規?)

.

那要視乎,具體是哪一個遊戲。

試想想,中學生自修大學程度的課程,有沒有犯規?

.

(問:似乎沒有。但是,那又好像十分辛苦。)

.

一般而言,世間少有不勞而獲的東西。鉅大的好處,很多時也需要付出,鉅大的代價。

還有,如果策略妥當,閱讀大學程度書籍,所需的額外時間,未必如想像中的那麼多。

比喻說,假設你修讀 A.Maths(附加數學)的唯一目的是,提升 G.Maths(核心數學)。那樣,你的「附加數」成績,並不需要保證,名列前茅。

反而,即使在最壞情況,你的「附加數」成績不合格,只要你曾經用心研習過,「附加數」也會令你覺得,「核心數」容易了很多。

同理,如果你閱讀大學物理書籍的主要目的是,提升中學物理的話,你並不需要完成,整本「大學物理」的課文和習題。

反而,最重要的是,你嘗試過「大學物理」中,部分題目的難度;那就足以令你感到,中學的版本,顯淺非常。

— Me@2018-12-17 07:05:34 PM

.

.

2018.12.17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迷宮直昇機 5.2

Ken Chan 時光機 1.4.2

.

但是,他的學校不正常——在中四和中五的校內考試測驗中,不斷地考核高考課程。所以,他在中四時代開始,已經要鑽研,高考程度和大學程度的物理。

結果,到真正會考時,由於「只會」考核中五程度的東西,他會突然覺得十分容易。

.

其實,那種快感不難體會。

.

假設,你現在是中學四年級。

你想像,如果突然之間,那份中四的數學卷,換成中一程度的數學卷。你會有什麼感受?

你不單會覺得如釋重負,而且會有信心,有機會取滿分;即使,那份中一測驗卷的課題,在中一以後,從來未刻意溫習過。

.

(問:我又不敢說,我一定會滿分。)

.

我沒有說「一定」。我只是說「覺得有機會」。

試想想,現為中四的你,面對一份中四的數學卷,你夠不夠膽說「有機會取滿分」?

.

(問:不太敢,因為,那幾乎沒有可能。但是,我明白你的意思。現在要我做回中一的測驗卷,又真的會覺得,一定會高分,可能會滿分。)

.

其實,那種情形,對現為中四的你而言,並不只是一個「假設」,因為,你現正修讀, G.Maths(核心數學)和 A.Maths(附加數學)。

「附加數」比「基礎數」而言,艱深非常,大部分人也覺得十分辛苦。但是,亦正正是因為「附加數艱深非常」,你才會覺得「核心數容易萬分」。

那又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呢?

— Me@2018-12-09 09:03:02 PM

.

.

2018.12.09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1.4.1

迷宮直昇機 5.1

.

至於第三個技巧,則實在是最宏觀,亦可能是最重要。

Ken Chan 說:「你們現在會盤算,在會考中,各科太概會有什麼目標,奪取什麼等級的成績。但是,我當年全部科目,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要『攞 full』」。

那就即是要,全部科目中的每一科,不只要甲等,而是要滿分;因為在當年,如果可以在全部科目奪得滿分,考生會獲頒一張特別證書。他那時就為了,那張證書而努力。

但是,那是如何辦到的呢?

考生在中五時參加「會考」,中七時參加「高考」。所以,正常的學校,會在中四和中五的校內考試測驗中,考核會考課程。

但是,他的學校不正常——在中四和中五的校內考試測驗中,不斷地考核高考課程。所以,他在中四時代開始,已經要鑽研,高考程度和大學程度的物理。

結果,到真正會考時,由於「只會」考核中五程度的東西,他會突然覺得十分容易。

— Me@2018-11-18 10:06:43 PM

.

.

2018.11.18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Ken Chan 時光機 1.3

唔識就飛 8.4.2

.

另一個技巧是,考試時「唔識就飛」:想不通的話,就立刻先做下一題,或者同一題的下一部分。

假設我現時記憶正確,Ken Chan 是第一個教我這個技巧的老師;我日校的純數學科老師,則是第二個(亦是最後一個)。

這個技巧,對我來說,實在太重要,因為,在兩年多後的純數學科高考中,如果我不是確切執行這個政策的話,我有極大機會會失手,繼而在當年,升不到大學。

那個故事,現不再詳述,因為已於另一篇文章「唔識就飛 8.4」中講過。請參考該文章。

— Me@2018-10-31 09:39:05 AM

.

.

2018.10.31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如有 HKDSE physics 香港中學文憑試之物理問題,歡迎以右邊之電郵地址,聯絡本人。

Ken Chan 時光機 1.2

多項選擇題 7.2 | Multiple Choices 7.2

.

重點是,無論「勤力」還是「懶惰」,也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本身。

.

二來,即使有時,「勤力」是正確的;那又應該如何「勤力」呢?

我的老師中,大概只有兩位,曾經講過一點讀書方法。其中一位,就正正是 Ken Chan。(另一位則是,我日校的「純數學」的老師(程兆海)。)

我記憶所及,Ken Chan 教過的溫習技巧,又不是真的很多,因為他並沒有,(例如)花一個課堂的時間去講。但是,就憑他有講的一點點,就已經令我,受用無窮。

Ken Chan 所提及,其中一個技巧是,在物理科,如果新學一個課題,就應該先做,大量該個課題的 MC(多項選擇題)。那樣,你就可以極速釐清,該個課題中的新概念。

註:必須為考試局所出的,以往公開試題目,而不是坊間出版社的練習。

— Me@2018-10-20 11:46:04 AM

.

.

2018.10.20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如果需要聯絡本人,可用右邊的電郵地址。

Ken Chan 時光機 1.1

多項選擇題 7 | Multiple Choices 7

.

我在中學時代,很想知道讀書方法。但來,近乎從來沒有老師,教授求學攻略;彷彿那完全不重要。

.

大部分老師,大概只會說:「勤力一點。」

那是答非所問。

.

一來,勤力一定有用嗎?

如要只要勤力,就解決到問題的話,世界會簡單很多。實情是,那不會。

試想想,人的科技發展幅度,遠大於其他動物,並不是因為人勤力過其他動物。有時候,剛剛相反。正正是因為人想「偷懶」,才會發展各式各樣的科技,以逸代勞。

重點是,無論「勤力」還是「懶惰」,也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本身。

— Me@2018-10-03 03:59:04 PM

.

.

2018.10.05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如果需要聯絡本人,可用右邊的電郵地址。

Ken Chan 去咗邊呢?

無足夠資料 11.1

.

來到這版,可能是你看了 Ken Chan 的物理參加書時,發現了他的網址:

d_2018_04_10__11_57_18_AM_

不到意思,他已經沒有用這個網址了。我不是 Ken Chan,而是他九十年代的學生。(無錯,我都已經係老餅。)

我租了這個網址,一來,用作紀念;二來,亦可以避免他人冒充 Ken Chan;繼而,我就可親自冒充他。

(邪惡地笑)

d_2018_04_11

當然,那於理不合,於法不容。所以,我重申一次:

我不是 Ken Chan,而是他九十年代的學生。

(但是,如果需要聯絡本人,可用右邊的電郵地址。)

.

那樣,Ken Chan 又去了哪裡呢?

我也不知道。他既然停用了自己的課程網址,那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從教學界退了休。

~~~

我不喜歡「補習老師」這個詞語,因為我不喜歡「補習」,又不喜歡「老師」:

「補習」一詞,給人「多餘」、「依賴」和「騙錢」的感覺。

「老師」一詞,給人「年老」、「沉悶」和「沒有發展」的感覺。

.

所以,我不會稱 Ken Chan 為我的「補習老師」;如果一定要給一個尊稱,我會叫他為我的「物理先知」。

同理,雖然我也有從事類似的行業,我亦不會叫我自己做「補習老師」,而是「學術顧問」。

而 Ken Chan 的境界,遠遠高於其他老師的原因,正正就是,他的人生目標(或稱正職),並不是做「補習老師」,而是一位學者,從事學術研究。

(至於他的在哪間大學任教和研究,我則不知道,因為,他沒有公開。)

在學生時代,我已經立志(!)不做(!)全職的中學教員。

一個稍為有創意、略略有志氣的年青人,又怎能忍受自己人生中的幾十年,重複教著同一堆東西呢?

除非,教學只是他的職責之一。他仍有大半時間,從事學術研究。學術的精神世界,仍然是不停地發展的。

~~~

如果他真的退了休,香港的物理學生,又如何是好呢?

問題有那麼嚴重嗎?

有。如果香港沒有實力相近於 Ken Chan 的,物理兼工程專家,去指導眾多年輕人,那就真的十分大件事了。

.

當年,如果沒有他的教導,我大概不能升學。

— Me@2018-04-11 12:21:42 PM。

.

.

2018.04.11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