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al physics, 3

Space is geometric relationships. It is not made of anything.

… the focus is on how nature responds to measurement, not on what space is “made of”. You take a finite set of geometric information and describe how it evolves.

You can say it is discretized because the area and volume operators are quantum operators with discrete spectrum —- but probabilities can mix the outcomes so that they can vary continuously.

… Maybe the main lesson is don’t take it too literally when popular writers say “discrete”. There may not be anything material there to be discrete or continuous. Geometry might be about information, or making measurements.

— How could spacetime become discretised at the Planck scale?

— marcus

2012.03.19 Monday ACHK

醫生原理 3

你看醫生時,那個醫生 聰不聰明、勤不勤力、友不友善,都不是最終重點。你真正關心的是,他可不可以醫好你。

試想想,假設有一位醫生聰明過「愛因斯坦」、勤力過「新界隻牛」 和 友善過「德蘭修女」。但是,他偏偏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治癒你病痛。那樣,你還會信任他嗎?

— Me@2012.03.18

2012.03.19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醫生原理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5 月 26 日的對話。

千萬不要有一個心結:我要做一個勤力的學生。你真正需要追求的,是學問和成績,而不是「勤力」。「勤力」只是手段之一,而不是最終目的。

如果「勤力」可以令我的學問成功,我就會勤力起來。相反,另一些時候,「懶惰」反而對我有利的話,我就會懶惰一番。或者說,最好的學生,並不是最「勤力」的學生。最好的學生,會懂得在哪些地方勤力、哪些地方懶惰。正如,人能在眾多動物中脫穎而出,並不是因為人比其他動物勤力。 

在人生大部分的劇情中,勤不勤力,也似乎沒有什麼重要的關係。

例如,如果公開試的成績上佳,就一定會有大學取錄你。相反,即使你是地球上,最勤力的那個人,如果公開試的成績不足,大概也沒有大學會取錄你。一來,勤不勤力,並不是重點。二來,大學又怎會有辦法,判斷你勤不勤力呢?

又例如,你看醫生時,那個醫生勤不勤力,並不是重點。你真正關心的是,他可不可以醫好你。假設,有一位醫生十分「懶惰」,只肯花一分鐘,去診斷你的病症。但是,他往往能解決你的問題。那樣,你不會介意他的「懶惰」。相反,假設有一位醫生十分勤力。但是,他沒有足夠的才智,去治癒你病痛。那樣,你還敢去看他嗎?

人生的時間十分有限,一切有機會成本。在無關痛癢的地方勤力,就會導致你沒有足夠時間,去處理真正重要的事情。在不重要的地方勤力,就相當於在重要的地方懶散,得不償失。

— Me@2012.03.18

2012.03.19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