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上情人

天人之才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我在自己的筆記中寫過,「Find a Metaphysical Lover」(尋找形上的情人)。後來,我發現在李生的著作中,也有類似的想法。他著作中其中一句的大概是,「愛情應該始於外在條件,成於形上。」

那就證明了「英雄所見略同」。又或者,可能是當年我閱讀過,李生的那一句,自始埋藏在我的潛意識之中。後來回想起,就以為該意念是我自己原創領悟的。

不過,那其實又沒有什麼分別,亦沒有必要分別,除非那是需要申請專利的科技發明。意念創意本來就不容易,很明確地劃分,哪是由誰,最先想出來的。

(安:無錯。即使你那一句背後的意念,真的是來自李生的意念,你的寫法卻截然不同。

又例如,我最近抽了一點維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的引言金句來讀,開始明白他的部分句子。但是,我明白,是因為我直接明白,還是你曾經也發表過,一些類似的意念給我呢?

如果實情真的是,你之前講過類似的思想給我,那它們是你原創的,還是其實你也是,受過維根斯坦的影響,才能領悟到呢?)

所以,大部分情況下,追究一個意念從何而來,是相當無謂的。或者說,追問究竟「你才華橫溢」,是因為你本身勁(厲害),還是你的老師勁,未必有什麼大意義。真正重要的是,那些才華思想意念,用處大不大。

— Me@2014.09.07

.

.

2014.09.07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二百萬 2.2

夢幻組合 1.2 C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發現「質量守恆定律」的,是一位化學家,名叫拉瓦節(Antoine-Laurent de Lavoisier)。他的正識是一位稅務官。因為高薪厚職,他的充足的金錢,去購買很多高級準確的化學儀器,以作化學研究之用。他的其中一個科學功績是,透過他的一些實驗,印證了「質量守恆定律」。

拉瓦節的太太 Marie-Anne Pierette Paulze,同時是他的助手 —— 為拉瓦節把文章翻譯成外語,從而把拉瓦節的化學研究成果,發揚光大。

This is a file from the Wikimedia Commons.

拉瓦節夫婦的合作,正正是我上次所講,「機械人比喻」的一個例子:

另一個方法是,嘗試找一個程度比你低,但可以成為你人生夢幻拍檔的人。正如一些機械人卡通的劇情:有時有一隻大機械人不懂飛。但是有一隻小機械人可以變成一對翼,和大機械人合體。他們整體就可以飛起來。

大機械戰鬥力再高,本身也不懂飛。小機械人戰鬥力不足,飛來也沒有什麼用。但是,兩機合體就變成了夢幻組合。

拉瓦節太太的化學造詣,不及丈夫;而拉瓦節的文字功力,亦不及太太。但是,他們卻是夢幻組合,合力發表了,很多改變歷史的作品。

— Me@2014.08.27

.

.

2014.08.29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Empathy

themodelplumber 25 days ago

I used to live near the Tojimbo cliffs and have been thinking about the place (and what happens there) on and off since my first visit. I also really liked this NYT article, about a retired cop who made it his mission to stop suicide attempts at the cliffs. 222 lives had been saved as of late 2009.

scott_s 25 days ago

“Mr. Shige says his approach to stopping suicides is quite simple: when he finds a likely person, he walks up and gently begins a conversation. The person, usually a man, quickly breaks down in tears, happy to find someone to listen to his problems.”

Genuine empathy can be both powerful and shocking.

—–

bradleysmith 25 days ago

[Unexpected] empathy is always particularly moving, especially for the hopeless. It’s a STRONG pattern interrupt to a negative view of the world around you, and really makes people question themselves.

— Hacker News

.

.

2014.08.26 Tuesday ACHK

二百萬 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我覺得,「談戀愛」主要是令到兩個人快樂。但是,「認真工作」卻可以令到無數人快樂。例如,我的工作是學術、教學、寫作等。任何一樣我只要認真經營,都可以大大改善,很多人的一生。

但是,那不代表「談戀愛」和「認真工作」不可共存,因為,還有一個可能性,就是我的戀愛對象,和我有共同的人生目標,都想改善這個世界。那樣,我和她就可以互為助手。

如果沒有共同或相近的人生目標,拍拖(談戀愛)的過程中,就很可能會充滿,很多無意義的活動和劇情。那就大大浪費了我,很多原本可以用來,轉捩其他人的時間。(「轉捩」在此作動詞用。)

相反,如果可以互為助手,那就相當於二人合力,去創造一個嶄新的世界。共同創作,可能是拍拖過程的,最美滿版本。

— Me@2014.08.24

.

.

2014.08.25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共同理想

.

除了建立家庭外,很少情侶有共同理想。

長久而言,那會導致「談戀愛」時,沒有什麼好談。

— Me@2011.07.03

— Me@2014.07.22

.

.

2014.07.22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大甲等人 5.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愛情上,也有類似的現象。

大部人受到別人追求時,如果對方的條件太好,即使自己十分喜歡,也不敢接受;因為,對方條件太好的話,你會覺得,她可能隨時會離開自己,十分沒有安全感。

那並不是一個健康的心態。安全感不應建基於,別人的同情。安全感亦不應建基於,別人的弱勢。

安全感應該建基於,自己的才智實力和完整人格。

我在舊網誌寫過,大部分情況下,與他人相處時,無論你倆是什麼關係,也

不要強勢, 不要弱勢, 要平等. – Me@2009.10.06

而「平等」在這裡的意思是,互相尊重。

— Me@2014.07.21

.

.

2014.07.21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pen Source MindOS, 2.3

朋友同事 5.3 | 已婚單身 2.3 | Singles 2.3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拍拖(談戀愛),是一個「互相改變」的過程。

無傷大雅的缺點,你可以選擇不改,因為更改太快太多,會十分煩厭。但對於事關重大的缺點,你不敢不改。

要發現和改正自己的缺點,往往需要一個,十分瞭解你的人,加以提醒和指導。而拍拖,就正正是那個「互相修正」和「互相創造」的過程。

M. C. Escher

Though this image is subject to copyright, its use is covered by the U.S. fair use laws because

1. It illustrates an educational article …
2. It is a low resolution image.
3. It is not replaceable with an uncopyrighted or freely copyrighted image of comparable educational value.

「不斷修正」和「不斷創造」的後果是,雙方各自也不斷重生成,新版本的自己。二人對於對方來說,也會不斷帶來新鮮感。那樣,愛情方能長久。

— Me@2014.07.14

.

.

2014.07.14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pen Source MindOS, 2.2

朋友同事 5.2 | 已婚單身 2.2 | Singles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有重大壞處的「缺點」,如果可以改但不願意改,就是「人格問題」。

例如,「我太矮,不適合做籃球運動員」是我的「缺點」,但不是「人格問題」,因為這「缺點」不可能改。

又例如,「我烹飪欠佳,不適合做廚師」是我的「缺點」,但不是「人格問題」,因為這「缺點」並沒有重大壞處,只要我不以廚師作我的職業就可以。

再例如,「我烹飪欠佳,但選擇以廚師作職業」既我的「缺點」,又是「人格問題」,因為,這「缺點」既有重大壞處,卻又明顯「可改」—— 要麼我進修廚藝,要麼我轉換職業。兩步也不肯做的話,我的人格就明顯有問題。

換句話說,一個人如果「受教可改」,就自然沒有「人格問題」。所以,我的其中一個擇偶條件是,她的心靈作業系統,是 open source 的。

(安:但是,有時有些「缺點」,自己不單願意,甚至非常想改,但偏偏改不到。那樣,那個「缺點」,還算不算是「人格問題」?)

並不可能有這種情形發生。如果想改,但自己改不到,你自然會求教於人。如果自己改不到,但卻不肯求教,那就不算是「想改」。

.

「缺點」有四大層次:

1. 你不知道自己有缺點;

2. 你知道自己有缺點,但不知道是什麼缺點;

3. 你知道自己有缺點,而且知道有什麼缺點,但偏偏不知道如何改正;

4. 你知道自己有缺點,而且知道有什麼缺點,再加上知道如何改正。

最後一種情形,很少會發生。而正正是因為大部分人,在大部分情況下,也不知如何改正,自己的缺點,「受教」才那麼重要。

拍拖(談戀愛),是一個「互相改變」的過程。

無傷大雅的缺點,你可以選擇不改,因為更改太快太多,會十分煩厭。但對於事關重大的缺點,你不敢不改。

要發現和改正自己的缺點,往往需要一個,十分瞭解你的人,加以提醒和指導。而拍拖,就正正是那個「互相修正」和「互相創造」的過程。

— Me@2014.06.30

 

M. C. Escher

Though this image is subject to copyright, its use is covered by the U.S. fair use laws because

1. It illustrates an educational article …
2. It is a low resolution image.
3. It is not replaceable with an uncopyrighted or freely copyrighted image of comparable educational value.

.

.

2014.07.08 Tu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pen Source MindOS, 2.1

朋友同事 5.1 | 已婚單身 2.1 | Singles 2.1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所以,我的其中一個擇偶條件是,她的心靈作業系統,是 open source 的。換句話說,即是「受教可改」。受教可改,就自然沒有「人格問題」。

「人格問題」不同於「缺點」。人不會「沒有缺點」,但可以「沒有人格問題」,即是「人格完整」。「人格問題」和「缺點」的分別,之前已經講過,所以,現在不再詳述。

簡單而言,個別不足之處,為之「缺點」,可以避開,因為其害處是局部的;思考或處事模式之誤,為之「人格問題」,必會碰釘,因為其害處無所不在。我之前講法是:

例如,我的其中一個缺點是『不懂烹飪』,但那不算是我的『人格缺失』。但是,如果我在既『烹飪欠佳』,又『不肯學習』的情況下,仍然要別人吃,我所煮的菜色的話,這性格就是我的『人格問題』。

又例如,『間中遲到五分鐘』不算是『人格缺失』。但是,如果『遲到五分鐘』後,竟然沒有任何歉意,亦沒有絲毫改正的意圖的話,這態度就是『人格缺失』。

又或者,你其實是有歉意的,但是『遲到五分鐘』已經成了你的習慣,再不是個別事件,這習慣就是『人格問題』。

比喻說,一個人的「一般缺點」,就好比一部電腦「個別應用程式」的問題。你可以把「個別應用程式」暫時關閉,甚至移除,然後安裝替代程式;而電腦中的其他程式,期間可以如常運作,不受影響。

一個人的「人格問題」,則有如「作業系統程式」的毛病,其害處你想避也避不到,直至你修改了,那「作業系統程式」的問題部分為止。

(安:「人格」其實即是「習慣」。「人格問題」,又即是「思考」或「處事」上的「壞習慣」,所以,其害處會如你所講,無所不在。)

差不多,不過要「同情地理解」才可以,因為「人格」和「習慣」,不算是百分百的同義詞。例如,我穿鞋時,每次都是先穿左邊的那一隻。那是我的「習慣」,但和我的「人格好壞」無關。

但是,如果我每次穿鞋都要花十分鐘,那就不只是我的「習慣」,而且是我的「人格問題」,因為那是有系統地浪費時間。

(安:無好壞處的「習慣」,就和「人格」無關。但是,有明顯壞處的的習慣,即是「壞習慣」,就是「人格缺失」。)

可以那樣說。

.

人格

~ 性格

.

~ 系統

~ 習慣

.

人格

~ 性格系統

.

— Me@2014.06.30

.

.

2014.07.02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Open Source MindOS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安:我發覺我都有一個,大部人也沒有的優點。我這類性格的人,又真的很少。)

什麼優點?

(安:我比較容易受教。我舉一個例子:

有一次,我和朋友甲討論一個邏輯問題。我的心目中一直以為,因為「先決條件」和「充份條件」,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所以沒有關係。但是,甲指出「充份條件」其實即是,「所有先決條件」的總和。

經過他的解釋,我發覺原本「兩者沒有關係」的想法是錯的。我就自然立刻承認。我不單不會因為發現自己錯,有絲毫不高興;我反而會十分開心,因為,「發現自己原本錯」,其實就即是「發現了真正的答案」。

換句話說,「發現自己錯」的那一刻,正正是我知識增長,和智力提升的那一刻。)

那就即是話,你腦中的作業系統,是 Open Source 的 —— 容許別人修改。

(安:但是,我發覺大部分人,也不是那樣的。他們不單不會因為,發現「真正答案」而高興,甚至會全盤否定它,為的只是要「自己不會錯」。

這是我不能理解的。直到學到你的「心靈作業系統」理論,加上哲學家羅素的那一句,我才開始理解到,為何大部地球人,無論在過去、現在、將來,也「不可能有錯」。)

— Me@2014.06.26

.

A stupid man’s report of what a clever man says is never accurate, because he unconsciously translates what he hears into something that he can understand.

—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 Bertrand Russell

.

.

2014.06.27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點石不成金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我發現我有一個,一般人沒有的優點,就是除了想自己才智過人外,亦同時想令到身邊的人,有我的才智,或者超過我的才智。

我發現我有一個,一般人沒有的優點,就是除了想自己才智過人外,亦同時想令到身邊的人,才智過人。

(安:我都有一點兒這個傾向。但是,最大的問題是,我發覺大部分人,也是不能提升的。例如,我試過以一個免費補習的形式,教導一位舊同事英文文法。那樣,他就可以有系統地,學習英文文法。

我不是說我是,英文文法專家,但我純熟過他很多,所以,我教他的文法,一定足夠他平日工作使用。

不過,在上了很多課之後,我發現他仍然會問我一大堆,在課程之中,明明已經教過他的東西。換句話之,我花了那麼多時間後,他竟然可以,近乎一句不漏地,把我教的內容忘記。)

有些情況下,應該幫助別人。有些情況下,則不應該幫助別人。至於哪些情況下應該幫,哪些情況下不應幫,可根據一個大原則,就是

如果你幫他,事情的發展,是好還是壞?

換而言之,你要企圖做好事,但千萬不要企圖做好人。時刻「企圖做好人」的危機是,你很多時會「好心做壞事」,害了別人,又害了自己。

你在這件事上,棋差一着的地方是,你竟然「免費」教導他。沒有成本,自然不會上心。毋須付出,自然不會重視。

如果他有交學費,而那些學費是來自他自己,不是來自他父母金錢的話,他就不會對你的教導,左耳入右耳出。

— Me@2014.06.23

.

If you’re good at something, never do it for free.

— The Dark Knight

.

When you give a lot of importance to someone in your life, you lose your importance in their life.

.

.

2014.06.23 Mo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The Nice Guy Paradox, 2

Being a nice guy can be a problem, because “always being nice” gives no feedback and no directions. In effect, “always being nice” gives people an infinite number of choices. Remember,

choices ~ headaches

In other words, you should be nice as often as possible, but not always. Be angry when you have to.

— Me@2011.06.26

— Me@2014.06.22

.

.

2014.06.22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吸引力

男士 ~ 演講

女士 ~ 唱歌

— Me@2011.05.31

.

.

2014.03.13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可操作目標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Design is a side effect.

傑作是一種副作用。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之中,哪些事應該「人謀」,哪些事應該「天成」,需要一定的智慧。需要一定的智慧,其實就即是代表,沒有百分百的公式,未必有一定的答案,很多時需要「執生」,即是隨機應變。那正是「寧靜禱文」中,想帶出的其中一點。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

The 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

— Serenity Prayer

(安:這個講法我並不反對。但是,有沒有一些大方向,可以給「種子論」的初學者,在有足夠的智慧前,就可以判斷到,哪些目標不可以直接追求,而只能成為一些「踏腳石目標」的「副作用」呢?)

簡化起見,我把「不可以直接追求,而只可以間接追求的目標」,簡稱為「副作用目標」。「副作用目標」的特性是,你只能透過,先找出其對應的「踏腳石目標」,然後奮力追求,去間接達到。在追求那「踏腳石目標」的過程之中,自然會衍生出,你原本想要的「副作用目標」。

可以直接追求的目標,我則稱為「正作用目標」。凡是「踏腳石目標」,都是「正作用目標」,因為,如果一個目標不可以直接追求,你就不會把它用作「踏腳石」。

但是,不是所有「正作用目標」,都是「踏腳石目標」,因為,有時候,那「正作用目標」,就是你的「最終目標」;你在事前並沒有期望,它還會再衍生出,什麼「副作用」。

.

你問題的意思是,有沒有簡單一點的方法,去分辨「正作用目標」和「副作用目標」?

.

有,但那真的只是「大方向」,不宜過份解讀,亦不要胡亂使用。

幾乎,凡是 actionable(可操作的)的目標,都是「正作用目標」。「可操作」的意思是,你有一些實質行動,可以立刻執行,令你明顯地,立刻直接向著那目標,走近了一點。例如,「找到另一半」這個目標,並沒有任何的一步,你可以立刻執行,所以,「找到另一半」並不是「正作用目標」。

你要走近「找到另一半」,就唯有先找出,它的「踏腳石目標」。例如,「增加自己的吸引力」,可以是「找到另一半」的其中一個「踏腳石目標」,因為,「吸引力增加」的其中一個「副作用」是,「找到另一半」。而「增加自己的吸引力」之中,有很多步驟,都可以立刻執行。

例如,如果你平日沒有運動,你就應該立刻開始。當你養成了,做適量和適當運動的習慣後,除了身體會健康一些之外,你的身型亦會健美一點,而精神氣息更會明朗很多。那樣,你的整體吸引力,自然會大大提高。

.

又例如,有時候,面對一件大功課,或者大任務時,你會覺得有很大壓力。而大壓力的主要原因是,你企圖「完成任務」。但是,「完成任務」並不是一個「正作用目標」。亦即是話,它不是一個「可操作的目標」。試想想,有哪一個步驟,你現在立刻可以做,去「完成」哪個任務呢?

沒有。而亦正正是,根本沒有任何步驟,可以立刻執行去「完成任務」,而你又很想,去立刻「完成任務」,你才會煩惱不安。

正確的態度應該是,首先,你要認清,「完成任務」並不是一個「正作用目標」,所以,你要想一想,有什麼「正作用目標」,可以作為「踏腳石目標」,會引發出「完成任務」這個「副作用」。

其實很簡單,「完成任務」的「踏腳石目標」,就是「開始任務」。「開始任務」是一個「正作用目標」,可以直接去追求。一方面,「開始任務」可以立刻執行,即是「可操作的」。另一方面,只要你不斷「開始任務」,「完成任務」這一個劇情,自然最終會出現,不用你去操心。

— Me@2014.03.06

.

Keep on starting, and finishing will take care of itself.

— The Now Habit, p.109

.

.

2014.03.06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踏腳石目標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

Design is a side effect.

傑作是一種副作用。

.

「尋找另一半」是最重要的人生目標之一。但是,「尋找另一半」的難度,卻有如「尋找外星人」。

重點是,如果你要提高,找到女朋友的機會率,就要「不刻意去找」,但不要「刻意不去找」。例如,如果你除了「上班」和「回家」以外,就根本不會在地球上,其他地方出現的話,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就根本沒有機會遇到你。你有多大的吸引力,也沒有用。

「要不刻意去找」的意思是,「找到另一半」不適宜作「正作用」,而只適宜作為,你追求其他目標時的「副作用」。

「不要刻意不去找」的意思是,你千萬不要,連那些有機會衍生出,「找到另一半」這個「副作用」的目標,都不積極去直接追求,因為,沒有「正作用」,就沒有「副作用」。如果你創造不到,「精采人生」和「有趣生活」這一對「正作用」,就自然不能透過它們,去達到「找到志趣相投的女朋友」這個「副作用」。

(安:你這個對「種子論」的全新演繹十分美妙。美妙的地方在於,它帶出了,「種子論」其實不是「被動」的。

上次我們有關「種子論」講法,對初學者來說,很容易會產生誤會,以為「種子論」是「消極」的:

我們平日做事,很多時,很多事也不會成功。或者說,世事因素太多,一件事的成功與否,往往都不是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內,所以不宜期望太大。就正如農夫散播種子時,他既不能控制,亦不能保證,哪一粒種子會發芽開花結果。

但是,今次的講法,又詳細了一點:

有些目標,並不適宜作為『主要目標』,直接去追求,而只能作,你在追求其他目標時的『副作用』。但是,你同時又要記得,沒有『正作用』,就沒有『副作用』。如果你不主動積極,去追求其他貌似不相關,而實質是踏腳石的目標,你就不會得到,你原本想要的『副作用』。『播種』不一定會『結果』,但『不播種』就一定『沒結果』。

有了這個「種子論」的新詮釋,聽者讀者就會知道,必須勤奮執行「播種」,才會有「結果」的機會。)

而更加重要的是,「種子論」的重點,並不在於「主動」還是「被動」,而是在於,應該在哪些地方「主動」,和應該哪些地方「被動」。「積極」和「消極」,實在有「左右腳」般的合作關係。

而「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之中,哪些事應該「人謀」,哪些事應該「天成」,需要一定的智慧。很多事情,「成功結果」的機會率很微,所以做事不可強求,不要期望。同時,正正亦是因為,「成功結果」的機會率很微,所以做事時,更加要勤奮去「播種」—— 不斷地去,散播超大量的「因緣機遇種子」。

— Me@2014.02.28

.

.

2014.02.28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重點副作用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10 日的對話。

Design is a side effect.

傑作是一種副作用。

這句的其中一個意思,是指有很多目標,例如「好的設計」,都是「可遇不可求」 —— 如果要達到,都不能直接追求,只能由側面走近。

例如,如果要找結婚對象,最直接的方法是,辭去你的工作,花全職的時間,去尋找你的另一半。但是,如果你那樣做的話,大概沒有人會敢做,你的另一半。

又或者,你沒有辭去工作,但一日未找到女朋友,你都心靈空虛,終日悶悶不樂。那樣,即使你遇到「未來女朋友」,她都會對你望而生厭。你那沒有「未來」的神情,導致你沒有「女朋友」。

「找到女朋友」的最有效方法是,令到自己「不需要女朋友」。當你擅長獨處時,你會專心生活,從而帶出豐富的學問、穩定的事業 和 精采的人生。當你「不需要女朋友」,而生活過得特別有趣時,吸引力反而大增。

而更加重要的是,這個進路會令你更加容易,找到志趣相投的女朋友。例如,你去參加畫畫班,原意是提升自己的藝術才能,但卻「不幸」地,遇上了同樣是,沉迷藝術的未來女朋友。

(安:你這個理論,其實即是上次講的「種子論」 —— 「有心栽花花不香,無心插柳柳成蔭」。)

無錯。「找到志趣相投的女朋友」,並不可以做直接的目標,而只可以作,「精采人生」和「有趣生活」的「副作用」。

想「快」一點找到女朋友,就要「快」一點過著「精采人生」,或者「有趣生活」。

(安:「精采人生」和「有趣生活」,兩者有什麼分別?)

沒有分別。不過「精采人生」這個講法,比起「有趣生活」,好像偉大一點。正如,「目標」、「目的」、「用途」和「企圖」等,都有同樣意思,但是有著十分不同的感覺。例如,「人生目標」好像很偉大;「人生目的」卻會很平凡;「人生用途」令人一頭霧水;「人生企圖」則十二分邪惡。

「尋找另一半」是最重要的人生目標之一。但是,「尋找另一半」的難度,又有如「尋找外星人」。

重點是,如果你要提高,找到女朋友的機會率,就要「不刻意去找」,但不要「刻意不去找」。例如,如果你除了「上班」和「回家」以外,就根本不會在地球上,其他地方出現的話,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就根本沒有機會遇到你。你多大吸引力也沒有用。

— Me@2014.02.22

2014.02.23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師奶是怎樣煉成的

I think the important thing about the real world is not that it’s populated by adults, but that it’s very large, and the things you do have real effects. That’s what school, prison, and ladies-who-lunch all lack. The inhabitants of all those worlds are trapped in little bubbles where nothing they do can have more than a local effect. Naturally these societies degenerate into savagery. They have no function for their form to follow.

— Why Nerds are Unpopular

— Paul Graham

2013.11.19 Tues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