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式員頭腦

(安:…我覺得在這些例子我幾critical(批判)。〔但我不是任何情況下都critical,所以〕我在想,我有多少情況下是critical,多少情況下不critical。這很視乎我的知識網…)

這要看你有沒有寫程式的能力。為什麼我這樣說呢?因為寫程式的一個特質就是一個step(步)都不可以錯。我有寫程式的能力,所以整個程式system輸入了我的腦海後,我會feel(感覺/偵測)到有什麼不妥。即使是其他知識系統,我吸收了之後,有漏洞的話,我會feel到。

(安:你這個”feel到”是一看一聽就立刻做到?)

有時是,有時不是。

(安:是經過反思之後才”feel到”?)

好多時是即刻feel到的。而且,這個能力是好得意的。我可以將某個人輸入自己的腦海中,我可以feel到他整個人有什麼問題。

不是。應該說我feel到他人格有問題,但未必知道有什麼問題。但是,起碼我先知道他人格有問題。

分不分到兩種情況?一種是知道有問題,另一種是知道有什麼問題。

(安:這個我又覺得好有火花:”寫程式能力”這個講法。)

因為只有寫程式才需要那麼大的intellectual power(智力)。

不是。應該說,寫程式才需要這一種intellectual power。

〔其他範疇則不需要這一種能力。〕例如,數學家的數學推導,可能中途其中的一兩步有錯。所以,當一個數學家將數學推論發表成學術文章後,其他數學家要花時間檢驗,看看有沒有錯漏。

(安:但是數學都不可以有錯…)

對。數學推論中一步也不可以錯。〔一步錯了,會導致整個推論都錯。〕但是,當你錯了一步後,因為沒有方法立刻檢驗該個數學推論,看看它能不能運行(check 吓佢work 唔work)。即是,你運算的那一刻,可能錯了也不知道,要事後覆檢才知。

你說”數學都不可以有錯”的意思是指如果你不改掉錯誤的步驟,整個推論則無效。

對。但你不會立刻知道。而寫程式則是輸入了程式,然後看看它能否正常執行(run)。

不能run的話,你就立刻知道你的程式有錯。

— Me@2010.01.24

2010.01.24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Propagator

In relativistic theories, there is both a particle and field representation for every theory. The field representation is a sum over all field configurations, and the particle representation is a sum over different particle paths.

— Wikipedia on Path integral formulation

2010.01.24 Sun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