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此際 3.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安:那時你的工作量,真的是那麼驚人嗎?)

無錯。

其實,真正令我厭惡那份工作的,是當中的大部分工序,沒有意義,對人對己也沒有益處。大部分時間,我也被迫在「忙碌做虛事」;而對人有用的「實事」,反而沒有機會去實現。

那不禁令我慨嘆,我的人生就這樣,給那些不用腦袋思考的人,白白浪費掉。如果我可以用那些時間,做真正有意義的事,我一早就已經,改善了很多人的一生。

有意義的辛苦我不怕。我真正「怕」的,是辛苦來沒有價值。不過,如果是有意義的工作,就自然不會叫你,企圖違反自然定律,例如,要你在一天之內,完成價值兩天的事情。所以,「工作過量」這種辛苦,往往反映了那些工作指令,不經大腦;那些工作內容,沒有意義。

— Me@2013.04.20

2013.04.20 Satur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