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裝 2

別人明不明白高深的學問,很視乎你的包裝技巧。當然,不是任何高深的學問都可以這樣包裝。你不可以將 相對論 包裝成只有一兩句,令人很易理解又不會導致威力降低。

(安:可以包裝的,當然不會做成困擾。但是超凡的人,不會只是有一些容易包裝的高深學問,他們還會有一些類似 相對論 難度,但又不易包裝的學問。哪應怎麼辦呢?)

不說便行。既然是類似 相對論 難度的東西,通常即是凡人不需要的東西。那我不教他們,他們也沒有損失。

如果有一些超難又不易包裝,剛巧是一般人也需要的東西的話,整個社會自然會有一整個系統去輔助平民百姓去理解它。例如,在以前的世界,一般人是不需要懂邏輯的 … 起碼不需要太複雜的邏輯。但是,現代世界有了電腦,導致需要很多人寫程式。而寫程式所需要邏輯頭腦,比邏輯課時所需要的,還要複雜幾倍。所以,現代社會自然會有很多教育機構開設,教大眾寫程式。這又是一個自然定律。

(安:這個想法很有趣。)

如果去到 2100 年,世界上大部人都需要 相對論 的話,中學公開試的課程自然會包括 相對論,亦自然會有很多補習社教人 相對論。你試想想,現在一個中學生的數學知識,已多過一個十七世紀數學家的數學知識。

— Me@2010.02.11

2010.02.12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包裝

(安:根據你的教學經驗 或者 你與其他人相處經驗,如果你講的東西,對方吸收不到,你會不會覺得很氣餒?)

大概都沒有什麼大不了… 當你學養足夠高時,自然大部分人不明白你的說話,這個是自然定律。(因為 ”超凡” 的意思就是 “超越凡人”,所以如果你是超凡的話,凡人自然不明白你。)

(安:但是,你的(教學)目的,就是要一般人也能明白你教的東西。)

那我就說一些沒有那麼高深的東西 …

或者那些高深的東西可以包裝成貌似淺白的東西,令人容易理解。

(安:這是一個常用的方法,將原本高深的東西包裝到很易理解、很大眾化。又或者用一種比喻的方法。)

但又不要減輕它的威力。

(安:但是這種方法的代價是,當中的 insight(洞察)會跌了很多倍。)

不一定。那要視乎你的教學技巧的高低。

其中一個技巧是,你將原本難以理解的事情,用 ”談戀愛” 來比喻。

例如,如果我說: ”有些事情,雖然適合做你的興趣,但是未必適合做你的事業。” 你未必明白我這句是什麼意思。

但是,如果我說: ”有些人適合做你的朋友,但是未必適合做你的情人;就算適合做你的情人,亦未必適合做你的太太。” 那就比較容易明白。

別人明不明白,很視乎你的包裝技巧。

當然,不是任何高深的學問都可以這樣包裝。你不可以將 相對論 包裝成只有一兩句,令人很易理解又不會導致威力降低。

— Me@2010.02.11

2010.02.12 Fri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Analytic continuation

Analytic continuations are unique in the following sense: if V is the connected domain of two analytic functions F1 and F2 such that U is contained in V and for all z in U

F1(z) = F2(z) = f(z),

then

F1 = F2

on all of V. This is because F1 – F2 is an analytic function which vanishes on the open, connected domain U of f and hence must vanish on its entire domain. This follows directly from the identity theorem for holomorphic functions.

— Wikipedia on Analytic continuation

2010.02.12 Frida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