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旅程 4.4

Meaningful 12.4 | 惜此際 4 | A. J. Ayer, 2.2

這段改編自 2010 年 4 月 3 日的對話。

(安:那我自己的存在呢?為什麼「自己存在」,好過「自己不存在」?)

那是一個奇怪的問題。那亦是一個「不成問題」的問題,因為,「自己」並沒有所謂「存在不存在」。意思是,「你的存在」並不是「你的性質」。

「性質」的意思是,你可以利用它,來把人群分成兩組。例如,「輕盈」是一個性質。所以,你可以把人群分成兩組:一組是「輕盈」的人,另一組是「不輕盈」的人。

但是,你可不可以假設,「存在」是一個「性質」呢?亦即是話,你可不可以把人群分成兩組:一組是「存在」的人,而另一組是「不存在」的人呢?

「你的存在」,並不是「你的性質」,而是其他東西的性質。準確一點講,「你的存在」,是「你環境的性質」。例如,你在學校參加課外活動,加入了足球學會,但沒有加入籃球學會。那樣,「你的存在」就是足球學會的性質,而不是籃球學會性質。

「性質」的意思是,你可以利用它,來把人群分成兩組。因為你不可以用「存在」和「不存在」,把人群分成兩組,所以一個人的存在,並不是那個人自己的性質。

但是,某個人的存在與否,可以把學校中的課外活動學會,分成兩組。例如,我們可以把所有學會分成兩組:一組是「有你」加入的學會,另一組是「沒有你」的學會。在這個上文下理之下,「你的存在」就是課外活動學會的性質。

記住,「你的存在」,並不是「你的性質」。

剛才提到,「你的體重」是「你的性質」。所以,你可以考慮一下,究竟「輕盈」一點會好一點,還是「豐滿」一點會更健康?
   
但是,因為「你的存在」,並不是「你的性質」,所以,「究竟『自己存在』對我來說好一點,還是『自己不存在』可以為我刪除痛苦」這個問題,根本沒有任何形式的意思。

例如,你可以問,一般來說,「輕盈」的人還是「豐滿」的人,會快樂一點?

但是,如果你問:

平均而言,究竟『存在的人』,還是『不存在的人』,會快樂一點?

」,

我就根本完全不知你在說什麼。「不存在的人」,還算是「人」嗎?「不存在的東西」,還算是「東西」嗎?既然「不存在」,又何來「快不快樂」呢?

自殺的人,至少犯了兩大錯誤。而這個邏輯錯誤,就是第一個。

他們以為,自殺以後,自己就不再存在,所以可以減輕痛苦,增加快樂。但是,如果真的「不再存在」,就沒有所謂的「增加快樂」。換而言之,自殺以後,即使假設自己不再存在,也沒有「減輕痛苦」的功效。只有「存在的人」或者「存在的意識體」,才有能力和有機會,減輕自己的痛苦。

第二個錯誤是,自殺的人以為,自殺以後,自己就不再存在。那是不一定的。

有時,他們又會以為,即使意識仍然繼續存在,他們也可以成功逃避到現世的痛苦。但是,那亦是沒有根據的。如果現世是痛苦的,你憑什麼可以假設,下一個世界是快樂的呢?

或者,「下一世」比「現世」,更加光怪陸離。

比喻說,逃學的年青人,以為輟學可以刪除讀書的痛苦。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輟學」的後果是,要「上班」養活自己。對於一個年青人來說,「上班的痛苦」,往往大於「上學的痛苦」。

相反,如果那位年青人正常地完成學業,他反而可以大大減輕,未來上班的痛苦。

— Me@2013.07.28

2013.07.28 Sun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