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元宇宙 15

我們現在討論的「原因」是取其廣義,意思是「眾多先決條件之一」。而日常生活中的所講的「原因」,是取其狹義,意思是 「眾多先決條件中,最重要的一個」,即是「主要先決條件」。

(安:問題是,怎樣才為之「主要」?)

如果很多人也有條件 A,而只有少部分人得到結果 B 的話,那 A 就不是 B 的「主要先決條件」。如果有條件 A 的人之中,大部分人得到結果 B 的話,那 A 就是 B 的「主要先決條件」。在日常生活的意思下,A 是 B 的「原因」。

例如:雖然有很多人也「出了世」,但是只有少部人「讀到大學」。所以,「出了世」並不是「讀到大學」的「主要先決條件」。換言之,在日常生活的意思下,「出了世」並不是「讀到大學」的「原因」。

又例如:如果「努力讀書」的人之中,只有一半的人「讀到大學」的話,「努力讀書」並不是「讀到大學」的「主要先決條件」。換言之,在日常生活的意思下,「努力讀書」並不是「讀到大學」的「原因」。

再例如:如果「努力讀書 和 聰明」的人之中,有九成的人都「讀到大學」的話,「努力讀書 和 聰明」就是「讀到大學」的「主要先決條件」。換言之,在日常生活的意思下,你可以說「『努力讀書 和 聰明』是『讀到大學』的『原因』」。

我們可以改用另一組情境作為例子。

例子一:男士 A 追求女士 D。 A 向 D 示愛。 D 接受了 A。

如果 A 不向 D 示愛的話,他就不能追求到她。所以,「示愛」是「追求到」的「先決條件之一」。但是,在日常生活的意思下,D 不會說:「他追求到我的原因是他有示愛。」因為根據常理,總不能凡是有人示愛,就會接受。接不接受對方,除了「對方有沒有示愛」之外,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因素要考慮。

如果根據我們以上的講法,怎樣解釋「『示愛』並不是『追求到』的『主要先決條件』」呢?

如果男士 A, B, C 都有向 D 示愛,而 D 只接受了 A 的話,那樣,「示愛」並不是「追求到」的「主要先決條件」。所以,「追求到」的「原因」,並不(只)是「有示愛」。

例子二:男士 A, B, C 在各方面的條件都非常接近。只有 A 向 D 示愛,而 D 接受了 A。在這個情境下,「示愛」是「追求到」的「主要先決條件」。如果 B 問 D:「既然我和 A 各方面的條件也非常差不多,為什麼選擇 A 而不選擇我?」D 可以這樣答:「我接受 A 的『原因』是,他『有示愛』,而你沒有。」

— Me@2010.04.21

2010.04.21 Wedne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多次元宇宙 14

我就參考「相對論」,把「時間」看成其中一個 dimension(次元)。「時間」者,「因果網絡」也。只要其中一個次元是「時間」,「多次元宇宙」這個 model 就自動包括了「因果」。

(安:因為我們其實不是太清楚「時間」是什麼,所以我們也不是太清楚「因果」是什麼 … )

正如剛才所說,「原因」可以定義為「眾多先決條件之一」。如果 A 是 B 的「眾多先決條件之一」的話, A 就為之 B 的「原因」。

暫時總結我的講法:「時間」是「因果網絡」的簡稱;而「原因」是「眾多先決條件之一」的簡稱。你暫時也找不到我這個講法有什麼漏洞。這個講法已經「完備」,不需要再多的定義。再多的,也只會是修飾,雖然修飾有時有教學上的用處。

(安:等一等。如果用你這些定義,那會很奇怪。如果「眾多先決條件之一」就為之「原因」的話,就會有很多奇怪的結論。例如:如果我沒有「出世」,我就不會「讀大學」。所以「出世」是「讀大學」的「眾多先決條件之一」。換言之,我「讀大學」的「原因」是我「出了世」。但是,這並不符合我們日常生活中,「原因」這個詞的用法。)

應該說,你「讀大學」的「原因之一」是你「出了世」。

(安:加了「之一」,就好像沒有那麼奇怪。但是,那仍然不符合我們日常生活中,「原因」這個詞的用法。如果有人問我:「為什麼你可以讀到大學?」我總不能回答:「我讀到大學的原因之一是我『出了世』。」)

「原因」這個詞,有三個可能的意思。

1. 第一個意思是「充份條件」(sufficient condition)。「所有先決條件」(all the necessary conditions)加在一起,就是「充份條件」。為免節外生枝,這裡暫時不討論這個意思。

2. 我們現在討論的「原因」是取其廣義,意思是「眾多先決條件之一」。

3. 而日常生活中的所講的「原因」,是取其狹義,意思是 「眾多先決條件中,最重要的一個」,即是「主要先決條件」。

(安:問題是,怎樣才為之「主要」?)

— Me@2010.04.20

2010.04.21 Thursday (c) All rights reserved by ACHK

Inception

Christopher Nolan 3

.

Nolan worked on the script for nine to ten years. When he first started thinking about making the film, the director was influenced by “that era of movies where you had The Matrix, you had Dark City, you had The Thirteenth Floor and, to a certain extent, you had Memento too. They were based in the principles that the world around you might not be real“.

— Wikipedia on Inception (film)

.

.

.

2010.04.21 Wednesday ACHK